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还请真人恕罪

  “元玄真人!”这一望去,崂山二老等人全都心头大震。三寸人间

  因为元玄真人已经一百二十多岁,真要论辈份,他是跟凌远真人和崂山二老的师父他们同辈。

  崂山二老等人跟当时上蜀山派要人的樊洪他们一样,都以为元玄真人已然坐化,没想到今日他竟然出现在这里。

  “没想到数十年不见,真人不仅尚还健在,而且修为竟然也已经臻至练气九层!”凌远显然关注的不是辈分,而是元玄真人刚才那一剑的威力,心头震惊过后,看向他的目光带着凛然和凝重之色。

  凌远此言一出,昆仑派弟子、崂山派弟子,还有樊洪等人全都浑身一震,看向元玄真人的目光全都是敬畏之色。

  尤其崂山二老,还有昆仑派凌字辈长老眼中更是多了一抹浓浓的羡慕之色。

  他们都是年纪老迈,半条腿已经踏入鬼门关的人,若这次东海秘境不能得遇机缘,今生绝对无望练气九层,若无望练气九层,就无法踏入那通道,那么他们也就只能坐等寿元耗尽,一生苦修全都化为枉然。

  “本真人这都是快要入土的人方才突破到练气九层,跟你是远远没办法比啊。如果本真人没记错的话,今年你不过才刚过古稀之年吧。”元玄真人说道。

  “真人所记不错,本真人今年刚刚七十有一。”凌远真人傲然道,并没有因为元玄真人与他师父同辈就敬他如长辈。

  “那还真是厉害了!”元玄真人眼眸深处闪过一抹不喜,不过却没有流露出来。

  奇门中素来以强者为尊,凌远如今修为已是练气九层,说起来也确实有跟他元玄平起平坐的资格。

  “真人过奖了,不知道真人刚才出手拦我是何用意?”凌远真人拱手谦虚了一句,立马又质问道。

  “我与葛真人乃是好友,所以不愿见你与他为敌。”元玄真人回道。

  说完,元玄真人转向葛东旭行礼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葛真人,别来无恙啊!”

  元玄真人说这话时,眼眸深处有感激之色闪过。

  他本是绝对无望练气九层,幸得葛东旭不计前嫌指点,又好意炼制阴阳水火丹给他,元玄真人正是前段时间日夜参悟剑道,又服用了那阴阳水火丹方才得以突破到练气九层。

  在场的除了元玄真人和葛东旭本人还有虚空,就算樊洪他们也不知道葛东旭与元玄真人的真正关系,就更别说崂山派和昆仑派的人了。

  他们见元玄真人竟然说葛东旭是他好友,并且还主动先向葛东旭行礼,顿时间全都脸色大变。

  尤其崂山派的人更是暗暗叫苦,刚才那位拦车的无争道士更是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连元玄真人都要称一声好友的术士,又岂是他区区一个崂山派无字辈弟子能拦阻的?

  “我挺好的,没想到你也来了。”葛东旭微笑着回了一礼道。

  “没有蜀山派就没有我元玄,临走前总得为蜀山派尽一份心意。”元玄真人回道,声音中透着一丝不舍。

  葛东旭闻言肃然起敬道:“真人这份心意让人敬佩。”

  “当不起真人赞誉!”元玄真人拱手谦虚道。

  “父亲!”见葛东旭与元玄真人相谈甚欢,林菲不禁急了,扯了下凌远真人的衣襟。

  见女儿扯自己的衣襟,嘴角还犹然挂着一抹血丝,凌远脸色变了几变,最终冲元玄真人拱手道:“此人当面伤我爱女,此事我本是不能就此算了的。不过既然他是真人的好友,我可卖真人一个面子,只要他能当面向我爱女鞠躬赔礼,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樊洪等人闻言顿时面露愤怒之色,脾性相对暴烈一些的顾程宇已经忍不住骂道:“明明是你女儿一言不合就施展术法攻击葛先生,这才自取羞辱。你应该感谢葛先生没有下重手才是,竟然还说是卖元玄真人的面子,方才只要先生向你女儿道歉!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笑话?若不是元玄真人的缘故,就凭他敢伤我,我父亲必废了他!现在只让他赔礼道歉,你们竟然还不服气?”林菲冷声道。

  元玄真人听到这里脸色已经变得很是难看,冷哼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你父亲有本事能废了本真人再说这话吧!”

  凌远真人闻言脸色骤变,目光如剑地看向元玄真人,沉声道:“真人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一定要护着此人吗?”

  “大家都是同道中人,莫伤了和气,莫伤了和气。”崂山二老见凌远真人和元玄真人较劲上,连忙上前打圆场。

  “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本真人自是不愿伤了和气。只是本真人爱女被伤,这件事情总得有个交代!”凌远真人态度强硬道。

  “没错,必须得有个交代!”林菲重重点头道。

  “这个……”崂山二老闻言不禁面露难色地看向依旧面色平静如水,看不出是喜是怒的葛东旭,心里暗暗责怪他躲在元玄真人后面,不主动出来承当责任。

  “哈哈,看来本真人是好心被当驴肝肺了!”元玄真人见凌远父女态度强硬,一副吃定了葛东旭的样子,怒极反笑。

  众人见元玄真人突然哈哈大笑,说的话也让人摸不着头脑,个个用惊奇的目光看着他,只有虚空真人才真正明白他师父这句话的意思。

  因为只有他最清楚那次他师父与葛东旭比斗的结果,那不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而是他师父根本不堪一战。

  不过真正让众人惊奇的却是元玄真人大笑过后,突然对着葛东旭一躬到底,面带惭愧之色道:“之前我念着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修行不易,又见凌远乃我故友广云真人的弟子,所以不想见真人与他起争斗,这才出剑插手,如今方才知道是我孟浪了,还请真人恕罪!”

  元玄真人这一躬到底,这一声还请真人恕罪,顿时惊得众人目瞪口呆,就连凌远真人也是陡然变了脸色,看向葛东旭的目光终于透出无比的凝重之色。

  ps: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