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巨鳄银甲僵

  见葛东旭带着元玄真人腾飞而起,峡谷下的僵尸们个个抬头,目中透出嗜血之光,但却只能望天兴叹。三寸人间

  由葛东旭“掌舵”,元玄真人踏着空气,耳边风声呼呼,俯首看到那些僵尸们只能望天兴叹,几头凶猛的铜甲僵飞跃而起,试图抓住他们却不过只是枉然,方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不过元玄真人一口气方才刚刚松了下来,突然看到废墟山峰那边有几点黑影掠空而来。

  “那是什么?”元玄真人瞳孔一下子缩了起来。

  元玄真人话音刚落,就感到空中有阴冷的大风刮来,这阴冷的大风中带着腐朽死亡的气息。

  “是飞禽!该死,怎么会有飞禽僵尸!”葛东旭这时自然也发现了那几点黑影,脸色骤变,咬牙切齿道。

  “飞禽僵尸?”元玄真人闻言身子一震,随即心里头一阵苦涩。

  他以为自己终于逃出了生天,却没想到这秘境中竟然还有飞禽僵尸。

  不过细一想,既然秘境中有走兽僵尸,有飞禽僵尸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无非之前他们一路上遇到的不是人形僵尸便是走兽僵尸,就很自然地没去想飞禽僵尸的存在。

  “东旭,放我下来吧!”事到临头,元玄真人反倒平静了下来。

  反正之前他就没想过能逃出生天,如今不过是再次被打回原形罢了。

  “没事!到目前为止也就出现五头飞禽僵尸,可见飞禽僵尸应该很难产生!我只要杀了它们,我们应该就能逃出去了。”葛东旭冷静道。

  说话间,葛东旭已然捏碎五块玉符,一道道飞剑破空而去。

  不过飞禽僵尸显然比走兽僵尸灵活多了,竟然知道躲闪,不与飞剑硬碰硬,葛东旭捏碎五块玉符,数十道的飞剑竟然只伤到了一头飞禽僵尸。

  “该死!”葛东旭见状脸色再变。

  他袋子里所剩的玉符所剩已经只有一半。如果飞禽僵尸这般难杀,万一远不止眼前这五头,那么他和元玄真人就真危险了。

  不过葛东旭脸色虽然骤变,但心境却在这危险紧急下,反倒彻底冷静下来。

  手再次伸向袋子,拿出五块玉符捏碎。

  这一捏碎,一道道绿色的藤条便在空中密密麻麻出现,结成了一张张巨大的藤网,正好五张。

  五张藤网朝着飞禽僵尸当头落下,覆盖的面积至少也有上百米。

  那飞禽僵尸虽然动作灵活,却也躲不开这般大面积的攻击术法,顿时翅膀被藤网给缠住,无法扇动,纷纷跌落空中。

  见飞禽僵尸纷纷跌落,葛东旭和元玄真人不敢有半点放松,全力催动法力,如风驰电掣般飞出峡谷,翻过那与废墟山峰遥遥相对的山头。

  直到这一刻,葛东旭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只要离开那座废墟山峰,哪怕再有飞禽僵尸出现,他也可以直接走地面。

  以他随身携带的玉符,还有一直保留着,没有耗费多少的法力,地面上那些僵尸还是挡不住他的,唯一要担心的是不要被太多的僵尸包围,拖延了时间。

  因为现在太阳已经彻底落山,天已经渐渐暗下来,留给他离开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他们除了要逃出这丛林,还得赶在通道开启前离开秘境。

  当葛东旭带着元玄真人翻过与废墟山峰遥遥相对的山头时,那头从寒潭里爬上来,浑身仿若镀了一层水银的巨鳄僵尸摇头晃尾地爬行到了废墟山峰之巅。

  两只如灯泡一样大的眼睛正遥遥望向葛东旭和元玄真人离去的方向,冰冷中带着一抹嗜血。

  一股强大的阴煞之气从它身上缓缓释放出来,一团黑色而冰冷的云雾在它的脚底缓缓生成。

  这头巨鳄僵尸便驾着脚底那团黑色云雾缓缓升空,然后卷起一股阴冷的大风,带着浓浓的腐朽气息,那团云雾便快速朝葛东旭和元玄真人离去的方向飘去。

  或许正如葛东旭所判断的,飞禽僵尸在秘境中极少。

  接下来的这段路,葛东旭和元玄真人没有遇到飞禽僵尸,两人高空凌飞,偶尔落在树梢上借力,转眼又腾空而起,如此一来,在丛林中游荡的僵尸根本奈何不了他们。

  途中,元玄真人对真气外放的控制越来越熟练,到后来自己已经渐渐摸出了点门道。

  “你们丹符派的术法真是奇妙,真是奇妙!竟然能让术士在练气阶段便能凌空飞行一段距离。”元玄真人渐渐摸出一点门道,又见丛林里的僵尸根本奈何不了自己两人,心情不禁放松了不少,连连赞叹道。

  葛东旭见元玄真人夸这术法奇妙,表情微微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因为这术法正是他感悟所创。

  元玄真人夸这术法奇妙,自然也就是在夸他!

  元玄真人自然不可能想到如此奇妙的术法竟然不是传自上古,而是自己身边这位年纪才二十来岁的结义兄弟自己所创,所以见葛东旭表情突然变得不自然起来,立马联想到了其他方面,神色突然变得很是严肃道:“东旭你放心,此门术法为兄绝不会外传,以后若不是遇到生死攸关,也不会轻易使用。”

  葛东旭闻言不禁一愣,然后立马就明白过来元玄真人误会了自己。

  不过葛东旭并不想解释,他是丹符派掌门,他所创的术法,自然也算丹符派独门术法,一般情况下不可轻易外传。此趟若不是为了要救元玄真人,别说传授了,就连施展,这独门保命秘法他都不会。

  既然元玄真人自己提出绝不外传,葛东旭是巴不得。不过元玄真人说不遇生死攸关之际,连使用都不会轻易使用,对于葛东旭而言就有些过于苛刻要求了。

  毕竟这门术法乃是他自己所创,他还是有权力做主的,所以葛东旭虽然没有特意解释,闻言还是道:“既然传与大哥,大哥自然可随意施展,只要不传与外人便是。”

  元玄真人闻言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到了今时今日,他们兄弟两人已经无需再客套,葛东旭既然说可以那就可以,说不可以那就不可以。

  元玄真人默默点头后,没过片刻,两人便望到了沙滩。

  ps:还有一更在傍晚。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