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孽畜,还不趴下!【求保底月票】

  最后,几乎所有的铜甲僵不是被彻底肢解,就是已经没办法行动,而巨鳄银甲僵身上的死煞之气淡得跟铜甲僵没多大区别,动作也变得更加迟缓,大大的嘴巴张着不时大口喷出尸气,隐藏在暗处的葛东旭这才如猎豹一样猛然冲了出去。

  一手拿着镇尸印符“啪”地一下贴在巨鳄银甲僵那两只如灯泡般大的眼睛中间,瞬间催动。

  以巨鳄银甲僵的级别,葛东旭手中这镇尸印符别说镇压它了,恐怕才刚贴上就被它身上的阴煞死气给冲得化为粉碎,不过如今这巨鳄银甲僵体内的阴煞死气早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动作迟缓。

  不仅一下子就被贴上了镇尸印符,身子更是一僵,竟然有被镇住的迹象。

  这机会稍纵即逝,葛东旭见状哪敢迟疑,早已经不惜精血画出生印猛地打入巨鳄银甲僵的神识中去。

  葛东旭的生印刚刚打入,那镇尸印符就已经化为灰烬,而巨鳄银甲僵便如同被激怒了绝世凶兽一样,张嘴就要朝葛东旭咬去。

  葛东旭见状立马后退,同时神念一动,学着电视里的台词,威风凛然地一声冷喝:“孽畜,还不趴下!”

  葛东旭这一声冷喝,那打入巨鳄银甲僵神识内的生印顿时释放出浓浓的生气,如同火苗一般在巨鳄银甲僵的识海内猛地蹿了上来,似乎要焚尽它的神识。

  这神识相对于巨鳄银甲僵就跟人的灵魂相对于人一样。

  葛东旭如今硬生生在它的神识里打入与它本源力量相反,并且还是以葛东旭充满至阳生气的精血画成的生印,就跟在人的体内装了个定时炸弹没什么区别。

  这生印一发威,巨鳄银甲僵顿时“灵魂”战抖,几乎想都没想就趴服在了地上,一对死灰的大眼睛,看向葛东旭竟然带着一丝眼巴巴哀求的神色。

  葛东旭看着这一幕,终于大大松了一口气,这口气一松下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

  最终,他还是成功了!

  而这一幕,幸好没有被擅长炼尸的术士看到,否则肯定眼珠子掉落一地。

  一个练气境界的术士,一个从没学过炼尸术的家伙,竟然以自创的法印控制了一头银甲僵,而且还是一头中阶银甲僵,而且还保留了它的神识,这简直就是对他们这类“专业人士”的天大讽刺。

  像他们这类“专业人士”,面对一头中阶银甲僵,除非他们掌握了很厉害的秘传法印,并且自身修为还要比银甲僵厉害不少,才有可能控制一头银甲僵并保留它的神识,否则不过只是痴人做梦而已。

  像葛东旭这样,在练气期就凭自己创造的法印控制住了一头中阶银甲僵,古往今来,在炼尸界估计也就他这么一位。

  葛东旭自然不知道不知不觉中自己创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壮举、记录,

  大大松了一口气之后,葛东旭给巨鳄银甲僵下了道清理场地的命令。

  曾经把他追杀得满丛林逃蹿的巨鳄银甲僵立马就乖乖地当起了苦工,把一具具僵尸残体搬出山谷埋掉,不仅如此,还施法取了水潭里的水,将沾满了尸液的战场给冲了数遍。

  当巨鳄银甲僵在清理山谷战场时,葛东旭抬眼凝望废墟山峰。

  那里还有一头蛟龙银甲僵,只有把它也给收服之后,在这秘境中他方才真正没有危险,才真正可以放手而为,突破龙虎境。

  不过葛东旭并没有心急,刚才他损耗了一些精血,如今并不在最佳状态,之前的战斗巨鳄银甲僵消耗也大,状态更是在低谷,这时显然不是收服蛟龙银甲僵的最佳时期。

  当天,当巨鳄银甲僵收拾了战场之后,葛东旭便放它回炼尸寒潭。

  它需要在那里吸收阴煞死气,方才能重新回到巅峰状态。

  数天后的晚上,葛东旭坐在水潭边望着夜空发呆。

  因为今天正是大年三十。

  本来他是应该在家里陪着父母亲过年,如今却只能遥望夜空思念家人。

  许久,葛东旭收回了目光,缓缓站了起来,神色渐渐凝重起来。

  因为生印乃是他精血所化,又是烙印在巨鳄银甲僵的神识之中,所以他跟巨鳄银甲僵能通过神念交流,甚至只要葛东旭愿意,他可以随时知道巨鳄银甲僵的一举一动。

  就在刚才巨鳄银甲僵给他传来信息,它已经恢复了全部尸力,所以今夜就是他动手收服蛟龙银甲僵的时候。

  很快,葛东旭的身影便消失在山谷,不久之后出现在了废墟山峰。

  到了废墟山峰之后,葛东旭依旧以死气遮掩自己的气息,小心翼翼地穿过天尸宫来到了炼尸殿,然后躲在炼尸殿靠近炼尸寒潭的一段断壁后面。

  夜光下,葛东旭看到了本是沉浸在寒潭里的蛟龙此时爬出了寒潭,正对着夜空吞吐着阴煞寒气,似乎正在修行。

  那天蛟龙沉浸在黑色的寒潭中,再加上葛东旭怕引起它注意,所以根本没仔细打量它,只隐约看到像是一条传说中的蛟龙,如今星空下方才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看清楚,饶是葛东旭心坚如铁,也是忍不住有点发虚。

  只见星空下,那蛟龙足有巨鳄银甲僵三四倍长度,身子如水桶般粗大,浑身披满铜钱般大小的鳞片,鳞片在星空下闪着一抹银色的寒芒。

  它的身子下面长有四足,足有五爪,头比篮球还要大,上面长有两个凸起的肉冠。

  这么庞大的身子,还有那锋利的爪子,葛东旭不难想象,不管是被它的身子扫中,还是被它的利爪给抓一下,估计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不过为了离开秘境,葛东旭也只能强行压下心虚,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给同样趴在寒潭边的巨鳄银甲僵下达了命令。

  巨鳄银甲僵得了命令,突然朝蛟龙银甲僵扑了过去,四爪死死抱住了蛟龙银甲僵水桶般粗的身躯,锯齿般的大嘴张得大大的,朝蛟龙银甲僵的脖颈猛地咬下去。

  ps:这是第二更,还有一更要迟一些,求十二月份保底月票,谢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