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十五章 祭炼界印

  能掌控天尸宗界印,很显然不是天尸宗的宗主也必是天尸宗内极为显赫重要的人物。三寸人间

  这样的人物修为自然极高,若是换成他还在世时,以葛东旭现在的修为,别说想祭炼此界印,估计还没走近它就已经被它发动禁制阵法给灭得灰灰湮灭。

  只是如今这界印的主人早已经作古不知道多少年,这本命精血便也如失了魂一般,历经漫长岁月,逐渐流逝,只在这界印上留下淡淡的印记。

  不仅如此,这禁制结界威力其实也随着地球灵气变化,尤其东海阴气地脉的变化、衰退,也减弱了许多,再加上没人操控,这才有九九八十一年一次的门户自动显现。

  不过就算如此,也需葛东旭以蕴含至阳力量的精血方才能破去它的印记,显出这印记的真正祭炼方法。

  界印事关天尸宗门户结界,甚至从某种角度上讲,它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储物袋,它把一个上百平方公里的岛屿给生生从外界分隔开来,让人不仅很难看到,而且就算门户显现,也得以集聚众人法力方才能推开,可想而知这结界的庞大和复杂。若不是大门派,又刚好有合适的地脉之力源源不断支柱,而且还要有压阵眼的法宝,根本没办法布下如此一个结界的。

  那祭炼的办法,不仅需要一滴葛东旭的本命精血,而且那祭炼的办法,葛东旭只看了一小会儿,便觉得头昏脑涨,竟然有一种神念操练过度的感觉。

  “还好我修为最近增长不少,又日夜操练神念,否则这祭炼方法摆在这里,估计我都得耗费多日才能读下来。”葛东旭感慨道,没敢再继续盯着界印,而是离了寒潭,然后又一路回到山谷,取了一颗这些日子炼制的培元气血丹服用,打坐静养。

  今天他损耗了不少精血,神念也耗费过度,需要先行恢复才能继续做祭炼界印的打算。

  在山谷打坐静养了几日,葛东旭感觉状态恢复到巅峰,这才重新去了炼尸殿,由蛟龙银甲僵和巨鳄银甲僵左右护着下了炼尸寒潭。

  炼尸寒潭水位恢复了少许,颜色也不如之前那般清透,不过要想恢复到之前的水位和漆黑如墨却不知道还要历经多少年月。

  界印还在寒潭底部静静搁着,散发着点点霞光。

  在蛟龙银甲僵和巨鳄银甲僵的守护下,葛东旭盘腿坐在界印面前,开始参悟界印的祭炼之法。

  日复一日,转眼又是过了一个月。

  天气变得越发炎热起来,不过盘坐在寒潭底祭炼界印的葛东旭却感觉不到一丝丝夏日的炎热。

  此时他四肢几乎是冻僵如冰,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

  不过他的真气法力,他的神念,却每时每刻如同蚕吃桑叶一般一点一滴地破开界印,并把它祭炼。

  不知不觉中,他的识海中出现了一个霞光四射的方印。

  这方印跟那放在泉眼上的界印一模一样,上面不仅有祭炼之法,还有各种禁制符文,不过这些禁止符文如今都已经附上了葛东旭的印记。

  方印在识海中沉浮,葛东旭感觉到自己的神念似乎顺着这方印不断延伸。

  他不仅“看”到了秘境里的一山一水一树一花,他还“看”到了在秘境底下,无数条阴气地脉如无数枝条分叉一样遍布秘境,然后汇聚到一条通到这泉眼的主干上,这条主阴气地脉的另外一头一直延伸到大海里,他更“看”到了,阴气地脉的主干和分叉所穿过的地方都布着一个个禁制阵法,正是这些禁制阵法构成了一个巨大的结界,将整座海岛包成一个球一样,虽然还是存在在这片东海区域,却又跟这片区域隔了开来,让人看不见也触摸不到。

  甚至,葛东旭的神念沿着那条主阴气地脉深入到了大海里。

  然后他“看”到了辽阔的大海,看到了海水产生的零星癸水灵气从无穷尽的海水里如万流归宗一样缓缓流向阴气地脉,而阴气地脉则如同海纳百川一样,将这些癸水灵气吸收进来,化为更加凝练纯净的阴气地脉,甚至这阴气地脉到了那秘境底时已经凝聚了液体,从泉眼处汩汩流出。

  “看”着这一幕,葛东旭陷入了一个玄之又玄的境界,感觉就像进入了天人合一一样。

  不过葛东旭知道这不是天人合一。

  天人合一是神念融入了天地间,但这一次,他是借着界印将神念大大延伸了出去,一下子“眼界”大开。

  这一刻,葛东旭就像是站在了巨人肩膀上一样,又像是井底的青蛙,突然跳出了它生活的井,看到了外面无尽浩瀚世界。

  这种经历,并不是他这个境界的人能经历的。

  因为没有一个门派会把关系着门户的界印交给一个练气期的弟子祭炼掌控。

  也正因为这样,葛东旭的收获远比他表面上祭炼了一块界印,又或者拥有了一座秘境要大得多。

  当然此时葛东旭正陷入这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他的神念沿着阴气地脉还想深入到大海里“看”得更远更多,并没有意识到此时他成了那只跳出水井的青蛙,整个人的内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蜕变。

  葛东旭的神念正想着“看”得更远更多时,突然一阵眩晕感涌上大脑,紧跟着大脑是一阵针刺般的疼痛,葛东旭的神念一下子就回到了现实中。

  捧着发疼的脑袋,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葛东旭感觉刚才的一切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但他知道,刚才他“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

  “真是奇妙啊!”葛东旭伸手摸着泉眼上的界印。

  这一刻,他与界印有着血脉相连的亲密感,摸着它,再也不会感到刺骨的冰冷,甚至就连脚下的万年玄阴黑岩也不再感到冰冷。

  “现在我已经祭炼了界印,应该可以出去了吧!”摸着界印感慨了一番,葛东旭心情突然激动和迫不及待起来。

  神念一动,葛东旭便想催动界印。

  结果葛东旭神念才一动,便立马感到头疼欲裂。

  不仅仅是因为刚才神念过度使用,也因为这界印给他的感觉竟然是异常的沉重。

  他要催动它,就像一个小孩要搬动一块大石头一样。

  ps:还有两更要在晚上哈。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