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十八章 你的两位师祖呢?

  将所有僵尸收入封尸环,葛东旭再次腾空而起,朝沙滩御气而去。

  如今葛东旭虽然还没有真正进入龙虎境,但已经一只脚踏了进去,修为比起刚进入秘境时厉害了一大截,御气而行的速度自然也快了许多。

  不过片刻功夫,葛东旭便到了沙滩。

  那扇需要历经九九八十一年方才会再度显现的古门,如今赫然显现在海面上。

  葛东旭稳了稳情绪,心念一动,那扇原本需要聚集众人法力方才能推开的古门立马便缓缓打了开来。

  葛东旭见状不再迟疑,一脚便踏了进去。

  东海上空,乌云密布,雷电闪烁。

  狂风呼啸,波涛汹涌。

  八九月份,正是台风形成和肆虐的季节。

  葛东旭出来的时候,正是这片区域受台风影响的时刻。

  “出来的还真是时候!”葛东旭一踏出古门,便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威力,心情大好的他不禁笑了起来,然后顶着狂风大雨,踏浪而去。

  好在这一刻,天空漆黑,所有的船只都已经进了避风港,否则他们要是看到有人在这种台风天里,踏浪而行,还不以为是海龙王显灵才怪。

  踏浪而行,转眼便到了岸,正是崂山。

  因为台风天,家家户户都房门紧闭,葛东旭也就不愿意去惊扰别人,想想崂山派就在这附近,便施法卷了一团云雨遮了自己的身影,迅速朝崂山派山门而去。

  崂山派的山门与蜀山派一样,表面上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道观,后面却别有乾坤洞天。

  这道观平时在前头主事的正是上次奇门大会,在度假山庄酒店拦住葛东旭他们车子,要让他们停在一边先让昆仑派的车子先行的无争道长。

  当无争道长看着外面狂风呼啸,大雨倾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时候,眼前突然便多了一个人。

  “葛,葛,葛真人!”当无争道长看清楚了眼前之人的面容,吓得魂都差点要飞了起来,上下牙齿打颤地叫道。

  “你这是干什么?我看起来很凶残吗?”葛东旭见状微笑着揶揄道。

  “不,不,不是。我家两位师祖说,您,您被困在了秘境中,晚辈还以为您,您……”无争道长闻言不仅没有放松,反倒越发紧张起来。

  因为那秘境不仅要九九八十一年才会再度开启,数百年来从无一例外,而且还凶险无比,葛东旭既然被困在里面,在绝大多数人看来,自然是有死无生,无争道长自然也是这么认为。

  但如今葛东旭却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若不是他是有术法在身,并不怕鬼,否则这时他早已经尖声叫起“鬼啊”了。

  “你也说了是被困,自然是可以出来的。”葛东旭淡淡一笑,然后紧跟着眉头皱了起来,道:“你的两位师祖呢?”

  原来就在刚才葛东旭跟无争说话间,他的神念早已经如网铺开,却没有察觉到崂山二老通玄和通云的任何气息。

  以葛东旭如今神念的强大程度,自然不会出差错。

  无争道长听到这话,突然间似乎想起了什么,浑身都哆嗦了一下,看葛东旭的目光充满了说不出来的怪异。

  “难道说通玄和通云两位真人已经突破到练气九层,离开了?没这么快吧?”葛东旭见无争道长表情怪异,难免有些猜想。

  “真人误解了,我家两位师祖回来后,服用了些灵药,修为虽然也有所精进,但他们说想要突破到练气九层却还得看机缘。”无争道长回道,总算恢复了些许正常。

  “既然如此,那你刚才那副表情是什么意思?”葛东旭问道。

  “是,是因为我家两位师祖前几日起身去往昆仑派了。”无争道长回道,看向葛东旭的目光透着一丝异样。

  “昆仑派?”葛东旭眉头立马皱了起来,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是的,听说昆仑老祖广云真人前些日子出关,并颁下法旨说近日昆仑派要举办开派大典,各古老门派的掌门、长者都得前去观礼。”无争道长回道,眼中隐隐流露出一抹屈辱之色。

  “法旨?好大的口气!他广云真人不过只是昆仑老祖,有何资格向其他门派颁法旨?”葛东旭闻言冷笑一声,不过紧跟着脸色突然骤变道:“你这里是否有电话?”

  “有,有。”无争道长连忙点头,然后拿了电话给葛东旭。

  葛东旭拿起电话立马给父母拨打,不过并没有联系上,紧跟着葛东旭又给师兄拨打,还是没联系上。

  这时葛东旭的脸色已经变得很难看,然后开始给樊洪拨打电话,竟然还是没办法联系上。

  葛东旭终于脸色大变。

  樊洪身为异能管理局的主任,他的电话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晚辈有一次无意中听到我家师祖说起,在真人被困秘境后,凌远真人曾去了真人的宗门,幸好有元玄真人坐镇,凌远这才无奈离去。只是这次广云真人出关,昆仑派那边方才透出消息,说之前广云真人并没有坐化,而是服用了异果,坐的是参悟龙虎境的死关,此趟出关,竟然对各大古老门派颁法旨,又一改昆仑派隐世作风,要大开山门,举行开派大典,恐怕广云真人此次就算没有参透传说中的龙虎境,一身修为也必然是功参造化,不是晚辈所能度测的。真人上次与凌远起了冲突,这次广云真人出关,要办开派大典,真人的同门,还有樊主任他们必然也被请了去。昆仑派山门隐蔽,地势极高,人迹罕至,手机是没有任何信号的。”无争道长主要负责崂山派世俗间的事情,自然深谙人性,也懂得察言观色,揣摩心思,他见葛东旭接连打电话,哪还不知道他是打给谁,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提醒道,看向他的眼神很是复杂。

  要是放在葛东旭没进秘境前,他自然少不得幸灾乐祸。

  当时葛东旭不仅教训了他,落了他的面子,更是把崂山派的主持大权都给剥夺了去,无争道长自然怀怨在心。

  只是如今,无争道长对葛东旭自然再没有怨恨。

  ps:还有更新要在晚上,可能会有点迟。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