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真是好狠毒啊!

  葛东旭低头看了一眼广云真人,又抬脚踢了巨鳄银甲僵一腿,道:“少给我耍心眼,少不了你的好处,不过现在你给我老实叼着他。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巨鳄银甲僵如今可是高阶银甲僵,已经有了不低的智商,闻言死灰般的大眼睛里闪过一抹欢喜嗜血之色,然后把广云真人给重新叼了起来,摇头晃脑地站在葛东旭身边。

  看着巨鳄银甲僵就像猫叼着老鼠一样,叼着堂堂龙虎境高手,在葛东旭脚前摇头晃脑地走来走去,元玄等人浑身都是汗毛悚然,心里阵阵发毛。

  至于林菲她好不容易被冻醒过来,看到这一幕,再次“啊”地一声尖叫,然后又一次昏死过去。

  葛东旭没有理会她,也没再理会凌远,而是心念一动,又是一阵阴煞和强大到了恐怖程度的气息骤然出现在大殿里。

  一条蛟龙腾在大殿半空,那数十米,水桶般的身躯,还有两个篮球大的脑袋上凸起的两个肉冠,除了无争道长看到它的出现还算冷静,其他人,包括心坚如剑的元玄真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声。

  “蛟龙!”

  被巨鳄银甲僵叼在嘴里,冻成狗一样的广云真人看到半空中的蛟龙,心里那个欲哭无泪啊!

  老天,有这么玩人的吗?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异果,坐了五十年的死关,这才修成了龙虎境!

  本以为这样天下无敌,可以唯我独尊了,结果老天爷却整出了这么一个变态的家伙!

  半步龙虎境就养着两头银甲僵和一群铁甲僵、铜甲僵,其中一头竟然还是蛟龙银甲僵!

  “去,在空中给我盯住昆仑派门人,不准一个人走脱!”葛东旭向蛟龙银甲僵传令。

  蛟龙银甲僵在半空中对着葛东旭点点头,一对死灰般的大眼睛扫了一眼巨鳄银甲僵嘴里叼着的广云真人,目中闪过一抹嗜血之色,然后腾飞而去。

  龙虎境强者的精血,对它绝对是大补之物啊!

  蛟龙银甲僵腾飞而去时,大殿里又多了数十头铁甲僵跟在它后面,鱼贯而出了昆仑宫。

  看着蛟龙银甲僵带着一群铁甲僵出了昆仑宫,大殿里的人又哪里不明白葛东旭的意思,个个脊背直冒寒气,而凌远更是懊悔得恨不得一死了之,只可惜他现在连死都没机会。

  果断地镇压广云真人等昆仑派弟子,又派了蛟龙银甲僵带着铁甲僵封锁昆仑派山门,不准一个昆仑派弟子逃脱之后,葛东旭顾不得跟父母亲还有元玄等人解释,而是一手搭在杨银厚的手腕上,面露凝重之色。

  葛东旭如今坐拥东海秘境,手头并不缺灵草灵药,若杨银厚只是林菲这个岁数就算被废修为,以葛东旭的修为,还有他的医术,炼丹术,要让杨银厚重新恢复功力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杨银厚如今已经是百岁老人,他的身躯本就老迈,所剩寿元本就不多,就如同摇摇欲坠的老房子一样,如今被人废掉修为,葛东旭想要在短时间内让他恢复功力又谈何容易?

  一旦短时间内没办法做到,寿元一尽,就算葛东旭有回天之术也没办法挽留住杨银厚了。

  众人见葛东旭搭手在杨银厚的手腕之上,立马都屏住了呼吸,而昆仑派的人想起之前自己门派对丹符派所作所为,想起凌远真人废杨银厚的修为,个个面如土色,眼中透出绝望之色,甚至都有些恨起了凌远父女。

  若不是他们,他们又何至于要直面死亡之危?

  葛东旭如今何等修为,手一搭上杨银厚的手腕就立马察觉到了一缕无比阴冷的气息潜伏在他的体内,如同毒蛇一样在慢慢啃食他的生机。

  “你这个王八蛋!”葛东旭这时哪里还不明白凌远歹毒的用意,一想起自己若来迟一步,自己的父母亲还有其他人也少不了要受这等歹毒手段陷害,葛东旭心头简直就是杀意滔天,两眼都变得赤红,上前一步,对着躺在地上的凌远便是狠狠踢了数脚,然后冷声道:“本来我还不想做得太残忍,会给你们一个痛快,但是,现在不可能了!”

  见葛东旭说出这话,元玄真人早已经变了脸色,一个健步上前,抓起了杨银厚的手腕,将手指搭在上面。

  没过片刻,元玄真人也变了脸色。

  “真是好狠毒啊!”元玄真人看向凌远的目光同样充满了杀机,同时内心更是阵阵后怕。

  若不是葛东旭及时赶到,恐怕等他出来之后,他的父母还有所有丹符派的人全部都要不在人世了。

  洞明真人、崂山二老等人闻言心头一震,上前也跟着探查了一番杨银厚的体内状态,接着个个也都变了脸色。

  要说之前,看着昆仑派转眼间有了灭门之灾,洞明真人等没有起一丝恻隐之心绝对是假的,但现在,他们是一点都不可怜昆仑派,更不可能可怜凌远父女还有广云真人。

  为了昔日那点事情,昆仑派都已经决意要灭丹符派满门了,现在就不能怪葛东旭决意灭他们昆仑派。

  “东旭,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生死又何尝不是这样?以前为兄不明白,如今遭此一劫,反倒明白了。所以事情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糟糕,你不要因为为兄的事情而心生嗜血暴戾之气,这不是你的本性。该杀的杀了,无关的人该放还是得放。”在众人个个脸色大变时,唯有杨银厚这个当事人反倒一脸平静,走上前,抓着葛东旭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说道,看向他的目光中饱含着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深厚感情。

  葛东旭闻言心头不禁一震,眼中的赤红渐渐褪去,手早已经再度搭在了杨银厚的手腕上。

  这次把脉的时间比刚才长了不少。

  他隐隐察觉到有一缕很微弱的生机正在杨银厚体内深处在渐渐长大。

  这抹生机不是老迈的,而是带着新生的力量,就像埋在土里的种子一样,在土下面悄然生长,等着破土而出,迸发出蓬勃的生机。

  ps:今天三更完毕,高潮处算是一气呵成了,看得爽的话,还请帮忙投张月票,谢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