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生死一念之间

  感受到那新生的力量,葛东旭脸上渐渐露出了欣喜若狂之色。三寸人间

  “哈哈,好,好,恭喜师兄了!”终于葛东旭放声笑了起来,松手对着杨银厚拱手道。

  修为被废,大不了再修行,大不了耗费灵草灵药再进补便是。

  生命若没,却是什么都枉然。

  如今杨银厚终于窥到一丝真正的生死奥秘,破而后立,重获新生力量,这却是比修为提升还要珍贵许多倍,这让葛东旭如何不狂喜?

  “若不是师弟,我也不会有今日啊!”杨银厚感慨万千道。

  他这话指的既是葛东旭指点他感悟四季生命变化还有黑海感悟生死,也是刚才那生死一刻之际,葛东旭给了他一定要活下去的执念,并没有就此放弃,而这要是换成以前,到了他这个年纪,修为被废,又被人下了阴招,肯定万念俱灰,若那时杨银厚万念俱灰,那么他就窥不到那丝重生的奥秘。

  正如那黑海的中间隔层。

  生死在那隔层里交汇,一念之间,一步往下跨是死,一步往上跨却是生。

  当凌远废杨银厚修为,暗下阴招时,杨银厚便正如处于那生死交汇的隔层,他若万念俱灰,那就是真正的沉沦死亡,他若还有求生执念,那便能破开死阴,踏入新生。

  因为葛东旭一次次给他这位师兄帮助,让杨银厚执念自己不能就这样死去,他要等着他回来,他要在他出来之前守护丹符派,守护他的双亲。

  这抹执念让他如凤凰涅??重生。

  当然若没有葛东旭先前的指点,没有葛东旭带他去黑海感悟,杨银厚就算有求生的执念,也只是跟无数人有求生的执念一样,没有任何特别。

  两者合在一起,杨银厚这才有机会窥到那一丝生死奥秘。

  “若不是师弟我,师兄也不用遭此一劫啊!”葛东旭闻言又是感动又是惭愧道。

  “既是劫难也是我的机缘啊,况且这件事又哪里能怨得了你,要怨也只能怨凌远他们心肠歹毒,不配为人。”杨银厚说道。

  “幸好东旭你及时赶来,杨道友也是因祸得福,领悟天道,否则为兄就算入了土,在九泉下也是无颜见你啊!”元玄真人上前说道,脸上满是惭愧之色。

  “若没有大哥,我丹符派去年就已经惨遭毒手了,又哪里等得到现在。”葛东旭连忙道。

  “其实还是大师兄说的对,都怨这些人心肠歹毒,不配为人。爸和你妈还以为修道之人肯定都是道德之士,没想到却这么歹毒。如今没事了,你回来就好,大家也都不必自责,这种事情谁也料不到的。”葛胜明说道。

  “没错,没错。而且谁能料到广云竟然不仅没有坐化,反倒踏入了龙虎境呢!”洞明真人上前来附和道。

  洞明真人这话一说出口,众人的目光都下意识地纷纷投向了葛东旭。

  龙虎境啊!结果呢?

  “秘境里的事情,以后我再找时间跟你们解释,还是先处理了昆仑派的事情吧。”葛东旭见众人纷纷朝他望来,哪里还不知道他们存了什么心思,想了想说道。

  一听到葛东旭说要先处理昆仑派的事情,洞明等人全都心头一阵凛然,看向葛东旭的目光透出一抹发自灵魂深处的敬畏。

  经历过崂山派的奇门大会,还有秘境之事。

  他们都很清楚,葛东旭有情有义,不拘小节,心胸宽大,但一旦触犯到了他的逆鳞,那么他也绝对会变得铁血无情。

  “广云、凌远还有林菲要置我父母,我丹符派门人与死地,他们三人必须得死!其他昆仑派门人则全部废去修为,并且我还要下禁制,让他们再无法重新修行,从此彻底成为世俗普通人,而昆仑派也不复存在。”葛东旭目光扫过众人,最后落在了樊洪身上,沉声问道:“樊主任,你是异能管理局主任,你可认为这样做符合我们异能管理局处理此类事情的法规?”

  “异能管理局本来就是个特殊的部门,奇门间纠纷的处理原则上是按奇门规矩来处理。先生肯给昆仑派其他人一条生路已经很仁慈了,我们异能管理局没有意见。而且按奇门规矩,既然昆仑派决意灭尽丹符派,并且要占据丹符派所有一切,那么如今昆仑派既然不复存在,这昆仑境的一切理所当然归丹符派所有。我想其他道友应该不会有意见吧?”樊洪先是神色肃然地回道,紧跟着又补充了一点,然后目光扫向其他人。

  崆峒派等奇门术士对上樊洪的目光,全都心头一颤,不假思索地点头道:“本应该如此!”

  开玩笑,连龙虎境强者都被葛东旭养的僵尸宠物一巴掌给镇压了,如今樊洪要按规矩将昆仑派的产业划给丹符派,他们还哪敢有意见啊?除非他们也想被丹符派兼并了。

  术士们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个铁甲僵押解着昆仑派门人弟子走进了昆仑宫,看得这些术士们个个浑身发毛,四肢冰冷。

  他们根本没办法想象,葛东旭是怎么能控制这么多僵尸的?

  葛东旭将众人的表情全都一一收入眼中,心里头暗暗冷笑。

  他生性素来低调,但为了避免今日之事以后再度发生,却不得不彻底高调一回。

  他要彻底震慑住在场的人,让他们心里留下深深的敬畏,哪怕他们中将来有人取得很高的成就,但一想起今日的事情都要投鼠忌器,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因为他葛东旭的实力,绝不是他们能想象的。

  他们若想对付丹符派还有他葛东旭的亲人朋友,那就好好想想面对他愤怒的恐怖下场。

  “慕容、塞信去取来昆仑派的宗谱,一一核对人员。”收回目光,葛东旭沉声下令道。

  塞信虽然远在泰国,但因为他的名字被录在丹符派宗谱上,所以也被昆仑派的人从泰国押解回了昆仑境。

  慕容和塞信鞠躬领了命,然后去审问昆仑派长老级人物,问出了宗谱藏放之处,取来了宗谱。

  再然后根据宗谱的名字,一一核对在场的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