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我师父来了

  僵尸是死物怎么可能会有生命气息?葛东旭眼中流露出一抹困惑之色。

  不对,如果按我这种逻辑推理,那么僵尸不应该有它的智商和思维,因为它是死物!

  死物是不应该有思维和生命气息的。可进化了的僵尸明明有它的智商和思维,这是百分百肯定的。

  难道说以前我把僵尸简单地定位为死物是错的,当尸体转为僵尸时,它实际上是开始了另外一种生命形式,就像自然界中的植物,就像微生物……谁能说它们是没有生命呢?

  生死或许就像阴阳,就像水火,它们只是事物的两面。

  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火可让水化为水汽,甚至温度到了一定高度可以将水分为氧气和氢气,氢气和氧气燃烧又转为水……

  僵尸在需要阴煞死气的同时,它也需要阳气生机来调和促进。

  玄而又玄的天道奥秘,现代自然科学的知识,在葛东旭的脑海里不停地转动交融,到后来,一丝丝明悟在葛东旭脑海里产生。

  他不再简单地把事物对立起来,他不再简单地把生死切开来看待……

  葛东旭的境界依旧没有踏入龙虎境,但他的心境,他悟的很多天道都在悄然中得到了升华,已经超越了龙虎境。

  就像有些小孩,他虽然还没有成年,但因为见过世面,学过很多知识,他的眼光,他的见地已经超越了成年人一样。

  葛东旭的眼中困惑渐渐转为了清澈,然后他的神识又回到了现实中来。

  他低头看到了山川河流,看到了郁郁葱葱的草地树木。

  原来不知不觉中两头银甲僵已经带着他离开了昆仑山。

  两头银甲僵严格遵照葛东旭的吩咐,以云雾遮掩住自己和葛东旭,不管在天上还是地上,他们一人两头银甲僵都只是一朵悠悠飘在空中的云朵。

  这一次,不像上一次那般赶时间,也不是披星戴月,连夜赶路。

  葛东旭驾龙而行,目光透过云雾可以一路无遗地欣赏到祖国壮丽的山川河流,让他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同时也第一次开始遐想起那传说中的洞天福地,那浩瀚的宇宙。

  看到的越多,领悟的天道越多,他就越有一种坐井观天的感觉。

  或许有一天,他会选择踏上那条通道。但绝不是现在,也不是短暂的未来。

  因为再如何坐井观天,这里是他的家,有他的父母,有他的爱人,有他的朋友,有他所有的感情,而且地球现代文明的发展,也让葛东旭看到还有许多他需要学习,去探索的知识。

  所以偶尔的遐想之后,葛东旭立马就回到了现实中。

  山川河流,村庄城市在脚下飞快掠过。

  傍晚的时候,一朵云彩悄然飘到了校长袁中启家的上空。

  院子里,袁雨桐正在哭闹。

  袁校长和余院长,还有他儿子和儿媳妇都一脸着急而无奈地看着袁雨桐。

  “爸妈,还是没办法联系上妞妞师父吗?”袁立文问道。

  袁校长和余院长都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葛教授已经快一年没来上课了,唐教授说他最近正在闭关修炼,学校这边的事情他让我给葛教授找个理由安排一下。”余院长说道。

  “那可怎么办?妞妞这几天情绪一直都不稳定,脸色也很难看,我心里很是不安。”张佳眼泪汪汪道。

  女儿因为阴阳眼的缘故,从小就没少吃苦头,也没少让她为她操碎了心,后来老天开眼,让他们遇到了葛东旭,女儿因祸得福,他们好不开心,没想到这好日子才开始没长时间,女儿似乎又旧病复发了。

  “再等几天看看,应该不会有事情的。”袁校长宽慰道。

  袁校长话音还没落下,袁雨桐又哇哇大哭起来。

  一家人立马围着她哄,可是怎么哄都没有用,慌乱中张佳眼角余光瞥到有一朵云彩竟然似乎缓缓朝他们这边的院落落下,那云彩的形状似龙似蛇,看起来很有一种卡通喜剧感。

  “妞妞你看,你看,天上那朵云彩好漂亮啊,它正朝我们飘来呢!”慌张中的张佳指着云彩说道,试图引开女儿的注意力。

  女孩子生性都是好奇,袁雨桐闻言条件反射地就朝云彩望去。

  “师父!我师父来了!”袁雨桐立马破涕为笑了起来。

  “孩子你别瞎说啊,别瞎说啊!”张佳等人被女儿这话说得慌张了起来,还以为她神经出现错乱了。

  张佳等人正慌张间,那云却是越压越低,也越缩越小。

  当云彩被院子四周高大的水杉树遮掩住时,一个人从云彩从踏了下来,而云彩也转眼随风散去,仿佛从来没有过一样。

  “葛教授!”饶是袁校长等人早就知道葛东旭乃是神通广大的神奇之人,但看到这一幕还是吓得浑身都抖了一下,眼珠子都差点要掉落了下来。

  甚至张佳差点两腿一软就要俯首叩拜。

  腾云驾雾!

  这不是神仙是什么?

  在袁校长等人惊骇莫名时,袁雨桐早就一头钻入了葛东旭的怀抱中。

  葛东旭抱着这小家伙,心里充满了疼爱和愧疚,手轻轻摸着她的脑袋道:“让你受苦了,现在师父回来了就没事了。”

  说话间,柔和而充满生机的力量早就从葛东旭手中顺着他的手缓缓渗入袁雨桐的体内,转眼间把凌远下在她体内的禁制手法给破了。

  “好舒服啊!”袁雨桐在葛东旭怀中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就像小猫一样蜷缩在他的怀中深深入睡了。

  看到这一幕,袁校长一家人才回过神来,然后都大大松了一口气。

  不过葛东旭并没有因此而面露轻松之色,相反他的神色带着一丝凝重。

  如果把杨银厚比喻成老树,那么袁雨桐就是一棵幼苗。

  杨银厚在劫难之后,领悟天道反倒有一抹新生的力量蓬勃而发,便如老树逢春一样,抽出了新的枝丫叶子,枝丫叶子会越长越茂盛,甚至最终成长为新的一棵参天大树。

  但袁雨桐不同,她的生命还很娇嫩,虽然正在蓬勃生长,但同时也正是需要呵护栽培的阶段。

  这个阶段一旦受到伤害,会造成先天上的伤害,而她年纪尚小也不可能像杨银厚一样领悟天道,从而破而后立。

  所以看似葛东旭已经破除了凌远在她体内下的禁制,但实际上伤害已经造成,而且还是先天根本的伤害,就算葛东旭也没办法在短时间逆转这伤害。

  当然以葛东旭的医术,要让袁雨桐像常人一样健康成长那绝对没问题,只是修行上的事情,因为伤了先天根本却要被耽误了。

  “有什么问题吗葛教授?”袁校长很快就发现葛东旭的表情不对劲。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