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一切等下了飞机再说吧

  “我靠,你小子长了千里耳吗?”傅立磊目中不禁透出一抹惊讶之色,不过并没有因为被葛东旭揭穿他们的阴谋就惊慌失措,反倒露出一抹凶狠之色。

  “旭哥,你刚才说什么英雄救美?不会是他们暗中准备找人搞我们,然后自己又出面做好人救我们吧?”魏振虽然自诩暴发户,但人却绝对聪明,立马看出了端倪,脸色猛地一沉,问道。

  “看来你这个暴发户也是此道高手啊,莫非你以前就是靠这招把邱子莹给泡上的?”毕竟曾经还是校友关系,刚开始被葛东旭揭穿,柴羽飞还感觉有些不自在,不过很快也就彻底扯下了面具,皮笑肉不笑地讥讽道。

  “我草!”魏振见果真如自己所猜的,立马血气冲上了头,骂了一句就要伸手去解安全带。

  “魏振,飞机要落地了,别乱来。”边上的邱子莹见状急忙按住魏振的手。

  “暴发户就是暴发户,看看你,多粗暴庸俗和无知。这里是飞机,而且正在下降中,你起身打人就没想过后果吗?你这是在丢我们华夏国人的脸。还是院花明白事理,有素质。”柴羽飞见魏振要起来,一开始还吓了一跳,不过见他被邱子莹按住,立马又得瑟起来。

  “你,你……”魏振气得三尸神暴起。

  “魏振,稍安勿躁。在飞机上吵吵闹闹确实有损华夏国人的脸,一切等下了飞机再说吧。”葛东旭淡淡道。

  “嘿嘿,没错一切等下了飞机再说。”傅立磊面带一丝得意和阴冷之色,说道。

  魏振和邱子莹闻言想起之前柴羽飞介绍傅立磊时说过的话,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惊慌之色,一颗心不断往下沉。

  这时飞机也不断下沉,然后着了地,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滑行后,渐渐缓慢了下来,然后最终停在停机场。

  飞机停下的地方,这时已经停着一辆接送商务舱乘客的摆渡车,还有一溜黑色的奔驰车,其中有两辆是防弹加长奔驰车,看起来格外稳重威风,让人看上一眼就心生凛然。

  奔驰车边站着一个个彪悍冷峻,戴着墨镜的男子。

  站在这些奔驰车前面的是两位老人,其中一位身穿对襟白色布衣,一头银发迎风飞舞,双目有神,腰杆笔挺,让人心生敬畏;另外一位老者身上穿着色彩鲜艳,上面印着各种稀奇古怪图案的巴迪衫,皮肤黝黑,上面爬满了皱纹,微微佝偻着腰,老人手中拿着一根乌黑的木杖,杖头雕刻着面目狰狞的毒蛇,毒蛇的眼睛仿若是活的一样,在阳光下透出闪着幽绿的光芒,使得这样一位老人让人看了不仅不会觉得他老弱可怜,反倒觉得他身上带着让人莫名恐惧的威严和阴森。

  这两位老人自然不是别人,一位正是威震苏门答腊岛华人圈子多年的陈家老爷子陈家腾,另外一位则是在印尼有着很大权势的布拉莫家族族长阿隆。

  “旭哥,多怪我刚才冲动,这个傅立磊和那个柴羽飞都不是好人,这里又是他们的地盘,等会下了飞机后他们要是……”飞机挺稳后,魏振也早已经没了之前的愤怒,取而代之的是担心,打开安全带后,他一边拿行李,一边压低声音对葛东旭说道。

  “嘿嘿!怎么怕了吗?你刚才不是想打我的吗?”柴羽飞一看魏振那样子,就知道他大致跟葛东旭说什么,嘴角勾起一抹得意而不屑的冷笑。

  “柴羽飞,你还是人吗?我们曾经怎么说也是同个学校的校友!”邱子莹气愤道。

  “我当然是人,是人才有七情六欲啊!再说了,我干什么了?我可什么都没干哦!”柴羽飞厚颜无耻道。

  “你……”邱子莹闻言气得语结。

  “子莹,跟这种人斗气反倒坏了自己的心情,等会自然有人找他们算账。”葛东旭见邱子莹气结的样子,拍了下她的肩膀宽慰道。

  “口气很大啊!我倒要看看,等会下了飞机,出了机场是谁找谁算账!”傅立磊见到了自己的地盘,葛东旭口气还这么大,顿时不爽了,眼睛朝葛东旭一挑,满脸嘲讽道。

  葛东旭淡淡一笑,压根就不鸟傅立磊,而是伸手取过邱子莹的行李道:“我来拿吧。”

  “旭哥,对不起,都是我……”邱子莹紧跟着葛东旭,低声说道,目中透出担心和自责。

  她总觉得这件事是因她而起的。

  “呵呵,这不关你的事情,没事情的。”葛东旭微笑着宽慰道。

  “没事情?等会你就知道什么叫没事情了!”傅立磊和柴羽飞道,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意。

  说话间,商务舱的人陆续走出了机舱。

  刚走出机舱,站在机舱口,魏振和邱子莹就看到了停在飞机边上的一溜黑色大奔,尤其是那两辆加长防弹奔驰车,顿时两眼猛地一亮,脱口低呼道:“哇塞,好酷啊!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样!”

  两人低声惊呼时,紧跟着他们出来的傅立磊也是脸色猛地一变,惊呼道:“他们怎么会亲自来这里?”

  “傅少,好大的气派,他们是谁呀?”柴羽飞显然也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住了,低声问道。

  “陈家的陈家腾老爷子和布拉莫的族长阿隆!”傅立磊脸色凝重道,眼中透出一抹深深的敬畏之色。

  “什么?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谁有资格惊动他们两人亲自出动迎机?”柴羽飞在印尼有生意,经常往返印尼,自然听过陈家腾这位印尼华人圈中的传奇人物,还有权势极大的布拉莫家族族长阿隆的大名,无非他没资格见他们罢了,如今听说竟然是他们两人,柴羽飞顿时惊骇万分。

  “确实奇怪,陈家腾老爷子已经隐世多年了,我也是前些年偶然一次在华人庆祝新春大典上,随着我爷爷拜见过他一面,那派头,那气势,真是没办法形容。这两年陈家又发现并开发了油田,财力越发雄厚,按理来说,在印尼已经没人能值得他老人家亲自出动了。至于阿隆虽然不像陈老爷子一样隐世不出,但据说他会很厉害的降头术,而且性情非常古怪残忍,有传闻说布拉莫族中有人违背他命令,被他直接给下令扔到蛇坑中,活活被蛇咬死!”傅立磊低声说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