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十二章 你还算有点悟性第一千两百十二章 你还算有点悟性

  唯有拓跋冷看向葛东旭的目光由一开始的惊讶转为了不屑,冷声道:“做生意就应该堂堂正正地做。三寸人间你这是小人之心,邪门……”

  拓跋冷这话一说出口,秦雅英和秦文晟顿时脸色大变,立马脱口打断道:“拓跋长老!”

  拓跋长老看了秦雅英和秦文晟一眼,将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但他的目光,他那满是伤疤的脸明显依旧带着一抹不屑。

  “葛长老,莫要见怪。拓跋长老执着与炼药,对生意这一块……”秦雅英拦阻了拓跋长老后,又急忙向葛东旭解释。

  她不是迂腐之人,自然明白葛东旭寥寥几句,便逆转了百药堂的困境,乃是真正的商业天才!

  葛东旭没等秦雅英把话说完,便抬手打断,看着拓跋长老冷声道:“你若是这么认为,那么我看你这辈子在炼药再怎么钻研下去也就这个水平了,还不如早日省省心,好好享受一下世俗的荣华富贵,也不枉来这世间走上一趟。”

  “真是狂妄无知!若说做个奸商老朽自叹弗如,但要说炼药,你连皮毛都不懂,又何来资格断言老朽今后便止步于此!”拓跋冷见葛东旭竟然在他自以为傲的炼药上面断言贬低他,顿时气得脸上的伤疤都抖动了起来,仿若一条条蜈蚣在爬,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怖。

  “行,在炼药上我皮毛不懂,你很懂。那我请教你,要炼好药最关键的一步是什么?”葛东旭冷冷一笑,沉声问道。

  “这……上好的药材?药方?炼药的技术?”拓跋冷闻言不禁沉吟起来,接着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目中流露出举棋不定的目光。

  他半途踏入炼药一道,便沉浸其中不得自拔,每日琢磨药方,每日操练炼药技术……但他还真从来没深思过炼药最关键的一步是什么?

  “连这都不明白,你还敢说我皮毛不懂,还敢以炼药大师自居?”葛东旭冷笑道。

  “难道你懂?”拓跋冷猛地抬头望向葛东旭。

  “葛长老,拓跋长老,你们这是干什么?大家都是……”秦雅英和秦文晟见葛东旭跟拓跋冷闹起来,不禁有些着急。

  “无妨,我不会跟拓跋长老争吵,我只是要他明白一个道理!”葛东旭摆手打断,然后目光如电地看向拓跋冷道:“那我就告诉你,做生意,要先窥人心,懂得人心,生意方可兴隆。炼药亦是如此,只有真正窥到药性,懂得药性,才能根据药性变化出万千药方,才能炼制出各类上好的药物!否则若是不懂药性,就算再好的药材落在手中,也是白白浪费。你说做生意窥人心是小人之心,邪门之道,那我问你,炼药先窥药性,这又是什么?是否你也不屑为之!你若连药性都不屑去仔细研究,只想着从哪里寻觅上好的药材,上好的药方,学上好的炼药之术,那我告诉你,你想再提升炼药之术,根本就是痴人妄想!何为大道万千,殊途同归,这就是大道万千,殊途同归。”

  葛东旭的话,秦雅英、秦文晟还有秦玲儿三人听了只是觉得有理,觉得确实如此,但葛东旭这话落在拓跋冷耳中却如同雷声滚滚,轰得他脑袋里嗡嗡作响,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虽因为老城主动了怜悯之心,让一位药师收留了他。但那位药师却嫌弃他,从不肯教他,也不给他药物练手,更不会传他药方,他是通过不断偷学,一步步才取得今日的成就。所以一直以来,他总下意识地认为,若当初他有好的药方,有好的药材,有好的炼药技术,他应该不会止步于此,却忘了他能偷学到炼药之术,并渐渐成长为炼药大师,是因为早年采药时打下的药材基础知识。

  否则他若对药一点都不懂,又如何学得来炼药之术?又如何能炼制出好药?

  生意也是如此,若连顾客的心思都摸不透,你的产品再好,他若不动心,又有何用?

  “多谢葛长老当头棒喝,拓跋受教了!”呆立许久,在秦雅英等人暗暗着急,生怕拓跋冷会恼羞成怒时,拓跋冷突然对着葛东旭一躬到底。

  “这……”秦雅英三人当场看傻了眼。

  一向冷漠寡言的拓跋冷被葛东旭训斥了一顿,而且还是借着他引以为傲的炼药术来训斥他,而拓跋冷竟然还向他道歉了,若不是亲眼所见,秦雅英三人根本不敢相信。

  “你还算有点悟性!也能堂堂正正,知错就改!不错。”葛东旭见状却并没有太大的意外,相反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之色,大言不惭地说道。

  葛东旭这幅样子自然又看得秦雅英三人一阵发愣,倒是拓跋冷不仅没有恼火,还谦虚地微微躬了下身。

  葛东旭刚才那番话,对于秦雅英三人没什么,对他确实是当头棒喝,受益匪浅,就冲这个,葛东旭就算表现得再大言不惭一些,拓跋冷都不会觉得过分。

  不过拓跋冷觉得不会过分,秦文晟却是担心再让葛东旭显摆下去,拓跋冷的面子搁不下去,没一会儿便以有事情为由拉着拓跋冷离开了小院。

  “噗哧!葛长老你真是厉害!嘴皮子随便动动,百药堂便起死回生,如今更是夸张,嘴皮子随便动动,连拓跋长老都被你给说得团团转,竟然给你鞠躬道谢了。厉害,厉害!玲儿不佩服都不行啊!”拓跋冷一走,秦玲儿便冲葛东旭竖起了大拇指。

  “你不懂,我这话对于拓跋长老而言乃是金言玉语,乃是指点他,他当然要向我鞠躬道谢了。”葛东旭笑笑道。

  “噗哧!是,是,这么说起来,您老必然还是一位炼丹师,既是炼体者又是炼丹师,厉害,厉害啊!”秦玲儿一脸夸张地说道。

  “玲儿,怎么说话的!”秦雅英闻言瞪了秦玲儿一眼,不过自己脸上也忍不出露出一丝笑意。

  正如秦玲儿压根就不信葛东旭是一位炼丹师一样,秦雅英也不信。

  炼丹师向来都是炼气者,秦雅英从未听说过炼体者还能成为炼丹师的,至少在南澜国她从未听说过。

  拓跋长老乃是大药师,大药师再上去便是一品下阶炼丹师了。葛东旭说自己指点拓跋长老,在她们主仆看来自然是他吹嘘玩笑之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