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三十一章 还请老师指点!

  这一天,一直低调隐忍的秦家新任家主秦雅英突然发威。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如日中天的庄府从沧溟城除名,与庄羽然有直接关系的家人、门人尽数被废修为,逐到边荒地带,不得返回沧溟城。庄府的背后势力陆家和潘家皆保持沉默,无人出面。

  整个沧溟城震动!

  葛东旭对沧溟城发生的一切毫不关心,此时他正拿着一份拓跋冷熬炼的膏药,看着拓跋冷道:“这九曲续筋膏上次我在百药堂也见过,你这次熬炼的比上次确实好了许多。”

  “这还多亏了葛长老的提醒,我这才明白要炼药先懂药,所以自从那次回去后,我便一心琢磨药性,从中不仅领悟到了一些天道,得以突破到练气六层,而且对炼药之术也比以前进步许多。”拓跋冷闻言向葛东旭拱手道,语气中既有感激之意又有几分自豪得意。

  “你离懂药还差得远了!”葛东旭冷笑道,目光不屑地看向拓跋冷。

  “此话怎讲?还请葛长老赐教!”拓跋冷面对葛东旭的断言,先是脸色一变,目中闪过一抹愠怒之色,不过转眼又躬身拱手。

  葛东旭将拓跋冷情绪变化尽收眼中,本是不屑的目光转为了严肃,沉声道:“刚才你若不压下心头怒意和不服,你我的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如今你既然向我请教,那我便告诉你,万千药性,归到一点,那便是生机!药若无生机,便如人无魂,便是徒有其形,不具其神!你这九曲续筋膏,不管是药物的搭配,还是火候都掌握的不错,但有一点,你没把握住药物的生机。没有生机,任你技术再好,这九曲续筋膏也只是凡品。”

  “万千药性,归到一点,那便是生机!药若无生机,便如人无魂,便是徒有其形,不具其神!”拓跋冷闻言如遭雷击,嘴里喃喃不已。

  葛东旭看着拓跋冷喃喃自语,失魂落魄的样子,不仅没有生气,目中反倒流露出欣喜赞叹之色。

  他以前也不懂炼药的真意,后来窥到了四季生机变化,窥到了生死奥秘之后,方才渐渐明白领悟。

  他本以为拓跋冷短时间不可能会领悟,没想到他竟然被触动了,如此看来,拓跋冷在炼药方面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天赋,否则以他当年的岁数,药师又不肯指点他,几乎是不可能取得如今的成就。

  “还请老师指点!”喃喃许久,拓跋冷突然似乎清醒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葛东旭面前,求道。

  到了现在,拓跋冷又哪里不明白,葛东旭不仅懂药,而且造诣还比他高许多。前些日他说的话,都是有的放矢,绝不是碰巧由此及彼的论道!

  “我初来这里,雅英他们以为我是炼体者,经历元兽山狩猎,他们知晓我原来还是炼气者,但他们都不知道,不管是炼体还是炼气皆不是我所擅长,我真正擅长的乃是炼丹!我到如今为止收有三徒,大弟子年幼,因一些意外,今生是否能继续踏上修仙之道还很难说,二弟子与雅英一样身上都带有很浓的庚金属性,善杀伐之道,却不适合继承我丹道。你年纪虽然已过古稀之年,相貌狰狞,身体残疾,世间无人会愿意收你为徒,但你在炼药方面有天赋,也有恒心,还重情义,知报恩,这对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既然你今日叫我一声老师,那今日我便收你入门,传你我的丹道。”葛东旭没有叫拓跋冷起来,而是看着他一脸庄严道。

  “弟子拓跋冷拜见师尊!”拓跋冷闻言老泪纵横,对着葛东旭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才站了起来,束手恭敬地站在葛东旭身边,一副聆听教诲的态度。

  “今日开始,你便改修本门功法吧。”葛东旭说道。

  “请师尊赐教!”拓跋冷闻言立马又要跪拜,表情激动。

  他这大半辈子一路走来非常艰辛,因无人收他为徒,修炼的也是市面上可以购买的普通功法。

  这功法最多也只能修炼到练气十二层,再后面就只能自己琢磨了。

  当然这种普通功法,一个人穷其一生能修炼到练气十二层已经算是很难得了,至于突破练气境界基本上是痴心妄想。

  葛东旭传了拓跋冷抱朴九丹玄功,又亲自帮他改正运功路线。

  拓跋冷心志坚定,悟性也高,吃了些苦头之后,便能徐徐自如地运转抱朴九丹玄功。

  葛东旭原本还有些担心拓跋冷年事已高,起步太迟,如今见他在修行上悟性也高,遂放了心,等他运功完毕,便从储物袋里拿了一块玄级元石和数瓶一、二品的灵丹给他。

  这次给的一二品灵丹是葛东旭自己在地球时炼制的,一品灵丹是阴阳水火丹,二品灵丹是培元气血丹。

  拓跋冷双手接过葛东旭给的玄级元石和灵丹,七十多岁的人老泪纵横,哭得稀里哗啦。

  曾经他也拜过师,但那药师别说传他道法了,能稍微对他和颜悦色一些,不把他当奴隶下人来看待,他都要受宠若惊了。

  他能取得今日的成就,全都是他凭着一颗坚毅的恒心,偷偷摸摸学习,偷偷摸摸拿一些边角料练习,这才最终熬出了头。

  所以没有过拓跋冷的经历,是很难理解他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会哭得稀里哗啦。

  秦雅英第二天一早便来到了葛东旭所住的小院。

  见到拓跋冷也在小院,并且整个人气势似乎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秦雅英感到很是惊讶。

  “以后你和拓跋冷就是同门师姐弟的关系了。”葛东旭微笑道。

  秦雅英当场就惊讶得微微张开了嘴巴。

  她做梦也想不到葛东旭这样道武双修,并且已达龙虎境的强者,竟然会收一个古稀之年,而且还是个残疾,修为又低的老人为徒。

  “拓跋冷拜见师姐!”秦雅英惊讶发呆之际,拓跋冷已经上前拱手拜见。

  “见过拓跋长,咳咳,师弟!”秦雅英这才恍然惊醒过来,连忙回礼。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