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五十三章 这次算你们聪明

  只是两魂魄刚辨别了一下方向,仓皇逃命时,突然有一股莫大的危机笼罩住了它们。

  康一韦父子两的魂魄条件反射地抬起头往上一看,这一看,两魂魄顿时吓得一阵哆嗦。

  只见半空中,悬浮着一座小金山,金山上盘绕着一条金色巨龙。

  金色巨龙正张着大嘴巴,两眼流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

  不是金龙印上的金龙魂还能是谁?

  康一韦父子终于彻底绝望了,当然还有无尽的懊悔和不甘心。

  蛰伏多年,筹划了多年的千秋霸业眼看成功在即,结果千算万算都没算到竟然会毁在一个他们认为想杀就杀的龙虎境一重修士手中,而且还如此的彻底,连魂魄都无法逃生。

  他们要是早知道,那随秦雅英一起来的修士有这么多手段,打死他们也不敢打秦雅英的主意啊!

  当然如今说什么都迟了,康一韦父子带着无尽的懊悔和不甘心,被金龙魂一口给吞了进去。

  那康元武的魂魄还不算什么,对于金龙魂而言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但康一韦已经到了龙虎境四重巅峰境界,魂魄强大凝练,对于如今“苟延残喘”的金龙魂可就算得上大补之物。

  金龙魂吞噬了康一韦父子的魂魄后,身子明显凝练了一些,身上的鳞片金光闪闪,如同披了铠甲一般,透着强大的气势和威严。

  金龙魂脸上露出一抹满意的表情,倏地一下缩回了金龙印中,然后金龙印化为一道金光划过大殿,没入葛东旭眉心,沉浮在他的识海中。

  葛东旭与金龙魂心神相连,金龙印一收回来,他便清晰地感应到金龙魂比之前强大了不少,心中不禁一喜,同时也暗暗告警自己,不可为了追求金龙魂变强而忘乎本性,只有像康一韦这类的凶残之辈,才能让金龙魂吞噬,像上次秦府之事,还是不要为之,免得潜移默化,不知不觉中自己心性受了影响。

  金龙印刚回到识海没几秒钟,蛟龙银甲僵和巨鳄银甲僵便从那柱子后面出来,然后屁颠屁颠地朝葛东旭走来。

  两家伙样子狰狞,并且浑身还散发着浓浓的阴煞死气,本来应该是给人无比阴森恐怖的感觉,但秦雅英看着它们朝葛东旭走来,却从它们的脸上似乎看到了谄媚讨好的贱样,这让秦雅英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当然这是因为秦雅英知道两头银甲僵是自己师父的手下,肯定不会伤害自己,所以心理上相对而言少了一些恐惧感,才会能从两头银甲僵身上看出来它们那贱骨头的样,换成那个趴在地上,嘴角流血,瑟瑟发抖,根本不敢逃跑的单公公,这两头银甲僵是怎么看都是透着让人肝胆欲裂的阴森恐怖。

  尤其一想起,连太上皇这等龙虎境四重的强者,都是被蛟龙银甲僵一爪给拍打在地上,单公公心脏都差点要停止跳动。

  蛟龙银甲僵爪子抓着一个绣着金边的迷你小袋子,那是一个储物袋,巨鳄银甲僵爪子则拎着一把九孔大环刀和一个金色的环子,这是康一韦父子的法宝。

  一蛟一鳄走到葛东旭面前,像献宝一样把爪子里拿的东西递上给葛东旭。

  “这次算你们聪明!”将九孔大环刀和金色环子收入自己的储物袋,又取过那个绣着金边看起来比他那个浑体漆黑的储物袋漂亮许多的储物袋,然后满意地分别拍了拍一蛟一鳄的脑袋,笑着夸了一句。

  一蛟一鳄见主人夸它们便立马咧开它们的血盘大口笑了。

  它们这一笑,看着它们那锋利的牙齿上还挂着血滴,单公公吓得差点就要昏过去了。

  葛东旭自然也看到了,不仅看到了,还闻到了浓浓的血腥味,立马二话不说就把它们给收入了封尸环里去。

  一蛟一鳄还等着主人继续夸它们几句呢,没想到主人这么快就把它们给收进了暗无天日的封尸环,脑袋不禁耷拉了下来,郁闷地在封尸环里来回走了几圈,吓得那些已经全部进化为铜甲僵的僵尸们纷纷躲闪到一边,一动都不敢动。

  封尸环的空间虽然比起葛东旭手中的储物袋大了许多,但也就半个足球场那么大,以蛟龙银甲僵和巨鳄银甲僵的庞大身子又哪里够他们打圈圈,没几下,一蛟一鳄便无趣地趴在地上,开始吞吐着尸气,炼化刚刚吸收的精血。

  康元武的精血对它们而言不算什么,不过康一韦的精血还是有点补的,需要花上一点时间吸收炼化。

  不过它们都是高阶银甲僵,相当于龙虎境七重,就算康一韦只差一步就踏入龙虎境五重,他的精血带给它们的提升也是很有限。

  没过多久,它们便炼化了刚刚吸食的精血,然后继续叼起各自的金甲僵骨头吸收里面的阴煞死气。

  不过它们各自那根金甲僵的骨头经它们这么长时间的吸收,并且还曾经助它们突破了中阶银甲僵境界,本是金黄的颜色如今已经变得非常淡,估计再过不了多久便会化为一根普通骨头了。

  “真人饶命!真人饶命!奴才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两头银甲僵被葛东旭收入封尸环,单公公这才回过一点魂来,连忙四肢着地爬到葛东旭跟前,连连磕头求饶。

  葛东旭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单公公目中闪过一抹思索之色。

  以他今天展露出来的手段和实力,他倒不担心单公公敢把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除非他是真不想活了。

  “奴才只是一可怜人,因为家里贫寒,又有些修行天赋,便自幼被阉割了送入宫里伺候皇家人。真人法力无边,小的对于真人而言不过只是一蝼蚁,请真人大发慈悲饶了奴才一命吧。”见葛东旭没有回答,单公公眼里燃起了一丝希望,又是连忙把头磕得咚咚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求饶道。

  “你既然自幼被送入宫里,又在皇上身边伺候,想来对宫里还有南澜国的人和事情都比较熟悉吧?”葛东旭闻言心里头微微一动,目中再也没了丝毫杀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