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一章 还请师尊替弟子报仇雪恨

  “陛下仁慈,只是这样,万一将来……”上官麓闻言微皱眉头道。三寸人间

  “为帝王者,若连老幼妇孺都不敢放过,又何来帝王之威,帝王之浩然正气?无非一匪王而已!若将来真有人要寻仇,再镇杀之便是,帝王者,又岂能连这点胆魄自信都没有?修道,修的不仅是法力,还有一颗心。修道之路,注定了处处坎坷,处处危机,若一颗心少了胆魄自信,又如何能修道有成?陛下的决定很好,有所为有所不为!”葛东旭没等上官麓把话说完,开口打断道。

  上官麓等人闻言都浑身一震,目中流露出思索之色。

  许久,五人的表情竟然渐渐变得凝重起来,看向葛东旭的目光也陡然变得不一样起来,唯有秦雅英因为葛东旭的肯定,脸上露出了一抹欢喜之色。

  “这位真人的话,我雷通受教了!”雷通率先起来冲葛东旭拱手道。

  刚才葛东旭那一刀,就已经让他心服口服,所以对于葛东旭说的话,他也是最用心去体会,不会有半点轻视之意。

  “雷城主客气了,我姓葛,葛东旭,目前为秦府长老。”葛东旭淡淡一笑道。

  “原来是葛长老!我雷通最喜欢真刀真枪,直来直往,改天得空,还请葛长老再多赐教几刀,当然葛长老要收住点力气,否则我这身骨头可就得散架了。”雷通道。

  “哈哈,没问题!”葛东旭倒是有点欣赏雷通豪爽的性格,闻言笑道。

  “葛长老说的确实有理,老夫也颇为受教。不过康元武儿子康天焯天赋过人,又拜入了尸魔宗庞摩真人门下,如今已经是半步龙虎境修为,此子要是不除,一旦他踏入龙虎境,成为尸魔宗长老,得到更多修行资源,将来必成心腹大患。”上官麓沉思过后,起身道。

  “康天焯是庞摩长老门下,又哪里说杀就能杀的?”狄朔道。

  “光明正大肯定是不行的,不过尸魔宗弟子每年都是要下山执行任务的,到时想办法暗中杀了他,死无对证的,庞摩长老也奈何不得。”气质儒雅的屈梁哲面带微笑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跟人谈什么家常琐事,却又哪里知道他说的是杀人之事。

  “要说阴险,也就你屈秀才最阴险了!我看到时暗杀的事情就你来做了。”雷通指着屈梁哲笑道。

  屈梁哲还没成名前,曾经还是世俗间的一名秀才,所以雷通才会称呼他为秀才。

  “杀人的事情,肯定是你雷兄最厉害,一锤子下去,多干脆利落啊!”屈梁哲脸色微变,然后讪讪地笑道。

  他刚才说的是轻巧,但这件事毕竟涉及到庞摩长老的亲传弟子,真要泄露风声,那他屈梁哲恐怕就麻烦大了。

  “我们既然共尊陛下为皇,此后一切事情自然要听陛下调度,康天焯此子究竟由谁出手击杀,自然是由陛下决定,你们就不要争执了。”廖瞿起身道。

  “廖城主说的没错,此事到时自然由陛下决定。如今当务之急倒不是击杀康天焯之事,乃是处理皇室和康一韦父子嫡系人马的事情,还有陛下登基之事。”国师上官麓说道。

  葛东旭坐在上面,看着五人的言行举止,已经隐隐知悉五人的性格特点。

  国师上官麓,不仅老谋深算而且心狠手辣,雷通豪爽好战,屈梁哲儒雅的气质下藏着的是阴险自私,狄朔对尸魔宗最是敬畏,廖瞿则是善拍马之辈。

  “处理皇室和康一韦父子嫡系人马的事情就有劳国师出马,单公公还有四位城主协助。”很快秦雅英便有了决定。

  上官麓等人闻言都面露一丝喜色,连忙躬身领命。

  抄家自然是一门肥差,秦雅英此举显然是要让他们雨露均沾了。

  当然秦雅英特意点了单公公的将,这其中的意思上官麓等人也都明白,雨露均沾可以,但却得在她秦雅英的监督许可之下。

  上官麓等人明白,单公公自然就更明白了,所以也跟着连忙躬身领命,满心的欢喜和激动。

  以前他虽然是总管,康一韦父子可从来没这么信任重用他啊!

  众人领命之后,又凑在一起商议了一番。

  很快上官麓五人便出了乾元殿,然后开始调动人马。

  虽然秦雅英已经存了仁慈之心,但一夜之间,国都还是有很多人人头落地,一缕缕怨魂飘荡在国都的上空,让葛东旭仰望星空时多了一丝感慨,只是他也不是迂腐之人,知晓改朝换代,流血肯定是免不了的。

  两天之后,一切复归平静。

  皇城禁军全部都换上了秦府的铁卫,还有从沧溟城带来的忠于秦府的将士。

  五天之后,秦雅英正式登基,成为元兽山脉南面狭长平原二十国中唯一的女皇帝。

  这消息引起了不小轰动,尤其西南面的五国还有南澜国的上宗尸魔宗,更是为南澜国皇位的突然更替感到震惊。

  尸魔山,阴蒲峰。

  “还请师尊替弟子报仇雪恨!”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双膝跪在一面容阴冷的老者面前。

  这二人正是康元武二子康天焯和尸魔宗执法长老庞摩。

  “天焯,南澜五国内部之事,只要不是反叛尸魔宗,我们尸魔宗是不干涉的。那秦家既然取了你们康家的天下,只能由你自己凭本事去取回来,为师却是不能出手的。”庞摩冷声道。

  “师尊!”康天焯见师父不肯出马,不禁悲伤异常,对着他连连磕头。

  “此事你求为师也没用,不过你放心,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弟子,而且为师也听说了,你师弟潘大力,还有你师兄褚狞都是死在秦雅英手中,这件事为师自然不可能就此算了。等过些日子,她来尸魔山时,为师必会让她付出代价的。只是她如今已经是南澜国皇帝,要杀她,你掌门师伯是不会同意的。”庞摩见康天焯对着自己不断磕头,额头都磕出了血,脸色渐渐阴冷下来,眼眸深处闪着一抹阴冷的杀机。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