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四章 血魔雷

  众人闻言全都心头猛地一紧,葛东旭神念更是立马死死锁定封尸环,目光则是紧盯着厉锋,一股浓烈的危机涌上心头。三寸人间

  “你们全都得死!不过也算是值得了!”厉锋目光冰冷而无情地扫过众人,就像看死物一般,手中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血气缭绕的血球。

  血球里发出一道道凶猛的低闷吼叫声,表面不时有起伏不定的凸起和凹陷下去,不仅如此,那血球更是散发出无比凶厉的气息,仿若里面囚困着一头绝世凶兽。

  “血魔雷,你竟然带着血魔雷!”金飞扬看到厉锋手中的血球,整张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惊恐地叫了起来。

  “果然不愧是金剑门的嫡传弟子,还是有点见识的。没错血魔雷,可惜了,这是相当于龙虎境圆满境界修士的全力一击的血魔雷,本来是我父专门给我备的保命法宝,结果却要用来杀你们这几个中低阶龙虎境修士,实在是浪费!浪费啊!”厉锋面露一丝不甘和惋惜地摇头道。

  说着,厉锋突然目光射向葛东旭,透出浓浓的凶厉和杀机道:“这一切都因为你!所以你会死得比所有人都要惨!”

  葛东旭没有回应,只是目光死死盯着厉锋手中的血魔雷,神念已经快速跟封尸环中的巨鳄银甲僵做着交流。

  他不知道巨鳄银甲僵是否能抵挡得住血魔雷的一击,但如今他也只能用它来抵挡了,这一刻,莫名地他对巨鳄银甲僵涌起浓浓的内疚和不舍。

  但他没有任何选择,龙虎境圆满境界修士全力的一击,这里除了皮坚肉厚,又有着高阶银甲僵实力的巨鳄银甲僵,没有人能抵挡得住。

  说起来,葛东旭也应该庆幸他的隐忍和谨慎明智,没有一开始就放出巨鳄银甲僵,否则厉锋必会全力先杀他,他的血魔雷肯定也会避开巨鳄银甲僵,而只杀向金飞扬、葛东旭等人。

  那时他就没有任何周旋余地和机会了。

  但现在厉锋还不知道他手头还藏着一头巨鳄银甲僵,外面还埋伏着一头蛟龙银甲僵,有心算无心,葛东旭先前的隐忍,在这一刻,没有让他彻底陷入绝境。

  巨鳄银甲僵能感觉到葛东旭神念中带着的浓浓内疚和不舍,竟然用富有感情色彩的神念安慰道:“主人放心,小鳄皮坚肉厚,不会有事情的!”

  “好,只要你这次帮我挡住这一击,我发誓,必会助你突破到金甲僵!”葛东旭沉声道。

  “主人真会为我和小蛟炼制好几百万粒那种丹药吗?”巨鳄银甲僵闻言嘴角立马挂下了涎液来。

  “那种丹药算什么,我会研究出更高级的丹药,必会助你们突破到金甲僵。”葛东旭说道。

  巨鳄银甲僵闻言两眼都亮了起来。

  “好了,你们都可以去死了!”厉锋将手中的血魔雷缓缓托起来,再接着血魔雷便朝金飞扬等人飞了过去。

  无边的血煞气息随着血魔雷的飞来席卷而来,让金飞扬等人心魂战栗,目中流露出浓浓的不甘和绝望。

  老天给他们寻到了金丹道纹果,让他们看到了有生之年踏入金丹大道的希望,却又在下一刻夺去了他们的希望,让他们连性命都要搭上去。

  金飞扬等人心头是多么的不甘心!

  但是龙虎境圆满境界修士全力一击,那已经是金丹老祖以下最强大的攻击了,别说他们只是中阶龙虎境修士了,就算他们有着龙虎境七重、八重的修为,也不可能抵挡得住。甚至就算普通龙虎境九重修士面对血魔雷一击,恐怕都要受伤。

  血魔雷里的咆哮声越来越响,表面的凸起、凹陷此起彼伏越来越厉害,似乎那被困在里面的绝世凶兽立马要脱困而出。

  “全都退后!”葛东旭突然咆哮道。

  葛东旭这一声咆哮,金飞扬等人下意识往后急退,实际上就算没有葛东旭这声咆哮,面对这么巨大的危机,他们也会急速往后飞退,至少离那血魔雷远一些,生存的希望总会大一些,虽然那希望是无比的渺茫。

  甚至就算能在血魔雷下面活下来,最终等待他们的还是能轻轻松松取他们性命的冥骨大血爪。

  但人类的本能,还是让金飞扬等人急速后退,法宝也都纷纷收回来,宝光绽放,层层叠叠地护住周身,全身法力在这一刻也是全力迸发出来,在周身形成强大的罡气。

  “哈哈,你们以为这样退后就有用吗?”厉锋张狂大笑,面容狰狞。

  随着厉锋笑声响起,那血魔雷表面出现一道道裂缝,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那裂缝中透了出来,然后猛地如山洪暴发一样,猛地爆了开来,朝着金飞扬等人如滔天大浪一般席卷而去。

  不过这大浪却是血浪,带着浓烈的血煞之力,所过之处,连空间似乎都要被这血煞之气给冲得支离破碎。

  金飞扬等人目中流露出无尽绝望之色。

  他们身经百战,又岂会感受不出来那滔天血浪一旦席卷而来,他们身前的法宝,周身的罡气,恐怕瞬间就会摧古拉朽地被一扫而尽,接着他们整个人就会被这血浪吞没,再也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

  “小鳄,看你的了!”就在这个时候,葛东旭突然怒吼一声,一股浓烈的死煞气息骤然间席卷过整个洞穴,接着一头巨大的鳄鱼银甲僵如同一堵厚实的堤坝,横亘在了血浪面前,毅然以它那不知道历经了多少阴煞死气淬炼的“血肉之躯”去迎接抵挡血浪。

  “啪!啪!”血浪猛地拍打在巨鳄银甲僵身上,巨鳄银甲僵身上那堪比太乙精金的厚厚皮甲在这一刻都纷纷裂开,甚至连里面坚硬如铁的黑色死肉在这一刻,也都被那血浪一打,全都“血肉横飞”,转眼间竟然除了脑袋还幸免与难,面对血浪的那半面身躯“血肉”全无,只剩下了骨架子,甚至连骨架都折断了好几根。

  这一刻,巨鳄银甲僵变成了半骷髅半僵尸的存在,看起来无比的阴森恐怖,但这一刻,给人的感觉却只有悲壮。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