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 阵成

  葛东旭不过只是刻画完了两组符文,便感到不管是肉身还是经脉还是大脑都已经疼痛欲裂,葛东旭只好立刻跃出寒潭,盘腿坐在大殿里调息修整。三寸人间

  不过当葛东旭调息修整完毕,他发现不管是肉身、经脉还是大脑里的识海都隐隐有增强的迹象。

  这让葛东旭很是惊喜,知道刻画布置“七煞聚阴阵”虽然极为艰苦,甚至可以说就跟当初淬体一样痛苦,但对他的修行却有很大的好处。

  尤其经脉,这是葛东旭最看重的,因为将来他是准备服用大量六品乃至六品以上的灵丹来激发五行乾坤石,若没有极为强悍的经脉,恐怕五行乾坤石还没激发出来,他就已经爆体而亡了。

  有了这个发现,葛东旭便开始尝试不断突破自己刻画的极限组数。

  如此日复一日,葛东旭渐渐地完全把刻画“七煞聚阴阵”看成了修行,“忘我修行”,竟然不知不觉中把“七煞聚阴阵”刻画到了顶部。

  “呼!刻画布置完了!”这一日,葛东旭跃出炼尸寒潭,看着寒潭壁上那一个个闪烁着寒光的符文,不禁长舒了一口气。

  布置“七煞聚阴阵”虽然对葛东旭而言是一种修行方式,能同时提升他肉身、经脉还有精神力,但却是一种极限修行方式,对他的身心精神都是加倍的摧残磨砺,若不是凭借那股执念和坚定意志,葛东旭恐怕早就半途而废了。

  如今总算完成,葛东旭还是有一种长跑跑到了终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过长舒一口气之后,葛东旭没敢真正放松下来,相反看着一个个密密麻麻寒光闪烁的符文,葛东旭的神色反倒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因为还有最好一道步骤,那就是激发这密密麻麻的符文!

  只有同时激发,这阵法才能真正启动,若是稍有一点差池,那么葛东旭这些日子的心血便将付诸东流。

  “为山九仞,这最后一步一定要沉住气,决不能操之过急!”神色凝重中,葛东旭暗暗提醒警告自己,随着这提醒警告在心里头响起,葛东旭的脸上的凝重之色渐渐转为了古井不波的平静。

  随着葛东旭的心境变得如古井不波,他不仅没有立刻激发阵法,而是起身出了炼尸殿。

  炼尸殿外,有秦修和秦岸两兄弟在看守。

  两人一身黑色长袍,长袍袖口绣有一形状类似鹿角朱草的图形,这鹿角朱草标志上长着三片叶子,代表着两人乃是本门嫡传弟子的身份。

  一叶代表的是外门弟子,二叶代表的是内门弟子,三叶是嫡传弟子,四叶则是秘传弟子、长老,五叶为宗主,六叶为太上掌教和太上长老。

  这是尸魔宗和秦家并在一起,改为天魔宗后,秦雅英还有四位长老请示葛东旭时,葛东旭定下来的,跟之前尸魔宗那血色飞僵标志是完全两种不同风格。

  玄阴老魔等人此时还不知道葛东旭是一位炼丹师,他真正厉害的地方也是在炼丹上面,所以提到标志时,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灵药,所以他们见太上掌教老爷竟然选择了一株灵药为标志,颇有些惊讶和不适应,总感觉坠了天魔宗的凶煞威名。

  不过在具体职务令牌方面,葛东旭让天魔宗继续沿用以前飞僵配合血色大字的样式,没做改变。

  这两个标志暗合了一生一死,一救死扶伤,一冷血杀戮之意。

  秦雅英和四位长老都是聪明人,事后细一琢磨,便也就明白了葛东旭的心意。

  秦修和秦岸两人如今都只是半步龙虎境修为,按理而言还不能晋升为嫡传弟子,但他们两人都是葛东旭这位太上掌教老爷的身边人,自然而言也就成了嫡传弟子。

  “太上掌教老爷!”两人见葛东旭出来,连忙恭敬道。

  “你们二人守着炼尸殿,不准任何人进入,就连长老、宗主都不行!”葛东旭冲两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一脸严肃道。

  “弟子领命!”两人连忙单膝跪地,肃然领命。

  葛东旭见状大手一挥,然后大步朝炼丹殿而去。

  葛东旭还没到炼丹殿,就见一缕缕黑烟从炼丹殿袅袅升腾而起,虽然不像他以前炼尸丹和魂丹时一样,充满了腥臭恶心的气味,但也带着一丝丝焦炭的气息。

  不远处的一些弟子,看到一缕缕黑烟从炼丹殿升腾而起,个个都摇头,而葛东旭见了则会心一笑,心想:“磨刀不误砍柴工,这些人又哪里知道拓跋冷如今的失败,如今的挥霍浪费,都是为了将来的一飞冲天!”

  葛东旭信步进了炼丹殿。

  炼丹殿中,原先属于尸魔宗的炼丹师们,看着又有黑烟从殿主的炼丹室中袅袅升腾而起,个个跟外面的弟子一样,都是连连摇头,甚至眼眸深处还隐藏着一抹不屑和嘲笑,无非如今拓跋冷不仅是炼丹殿殿主身份,而且还是长老,他们这些炼丹殿的弟子都得以他为尊,需要的药材也都得经他手批准,就算心里对这位只有炼气期,炼丹又臭得一塌糊涂的殿主长老很是瞧不起,也不敢真正表露出来。

  炼丹殿中,除了原先属于尸魔宗的炼丹师们,还有数位是拓跋冷从百药堂带来的人,他们见到那一缕缕黑烟升腾而起,个个都面带一丝羞愧之色,低着头,默默做事。

  葛东旭见状再次暗自会心一笑,心想,等哪日拓跋冷真正开炉炼丹,那时他们恐怕就会跌破眼镜了。

  “拜见太上掌教老爷!”葛东旭正会心一笑之际,炼丹殿里的弟子们都看到了他进来,吓得慌忙单膝跪地。

  原来葛东旭虽然曾经说过不必张扬,但随着时间流逝,渐渐地天魔宗内门弟子基本上也都已经知道有葛东旭这位太上掌教老爷的存在,只是外门弟子,还有外界因为消息的严格控制,还没人知道葛东旭这位太上掌教老爷的存在。

  “起来吧!”葛东旭大手一挥,然后径直进了拓跋冷所在的炼丹室。

  炼丹室里,拓跋冷蓬头垢面的,就跟个落魄的老乞丐一样。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