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4章 杨爷是杨爷,葛爷是葛爷

  “老方,如果按以前的家法,以下犯上怎么处罚?”顾叶曾什么人,郑朋兴这么一说,他又哪里会不明白他的心思,直接沉着脸看向方坤全。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个要看轻重的,情节轻者,斥责或板棍,重者要以‘欺师灭祖’来处罚,那就……”方坤全说到这里,不禁面露难色。

  因为若是以“欺师灭祖”来处罚,那至少也是断肢,甚至要处死!

  “你说,连我和陈大哥都要称呼一声爷的人,后辈冒犯,算是轻还是重?”顾叶曾厉声问道。

  “放在以前要称呼一声祖师爷了,自然是重,只是时代不同了,而且……”方坤全回道,表情越发为难。

  他是知晓葛东旭不仅是杨银厚的师弟,而且暗中势力和财力也极为恐怖。顾叶曾撇开不说,就连澳洲的黛西,墨克国的金融寡头卡捷琳娜也都非常尊敬葛东旭,还有坤庭酒店和东林岳服饰的林坤和岳婷,当然现在恐怕还得加上陈家腾。甚至如今时尚界奢侈品牌女巨头柳佳瑶都是他的女友。

  这些人中随便出来一个,单论财力都是能直接碾压郑家的。

  所以,若说只是道歉,甚至略微惩罚一二,方坤全是完全支持赞同的,对郑家而言,这也是最好的结果。

  但现在顾叶曾显然是要把事情提高到欺师灭祖的高度,方坤全就为难了。

  “是啊,时代不同了,所以有些人就忘了杨爷曾经为华人为青帮洪门所做过的一切!以为他老了,以为他早已经过世了,所以就可以只是嘴巴上说说尊敬,实际上呢?连他老人家的师弟都不懂得真正尊敬,又谈什么尊敬杨爷?称呼什么杨爷?”顾叶曾脸色却是越发阴沉。

  “顾生,我知道你们家跟杨爷的关系不一样,因此你也非常敬重杨爷的师弟。但时代确实是不同了,甚至你看看青帮洪门,如今还是以前的青帮洪门吗?我确实是敬重杨爷的为人,他是一位民族英雄。因为杨爷的缘故,我也敬杨爷的师弟三分,你要觉得我不够诚意,我这就叫上那冒犯他的兔崽子,亲自登门道歉。但杨爷是杨爷,葛爷是葛爷,你要以欺师灭祖之罪来论,恕我郑朋兴绝无法接受!”郑朋兴脸色难看道,心里头有一团火死死压着。

  因为郑家跟顾叶曾还差了一个档次,甚至跟如今的陈家比起来也差了一个档次。

  郑朋兴虽然认为顾叶曾因为顾家跟杨银厚的关系,小题大做,心中极为不满,但也只能忍着,再退一步,表示自己亲自登门道歉。

  “好一句,杨爷是杨爷,葛爷是葛爷!郑朋兴,我告诉你,若不是葛爷还顾念着杨爷这层关系,若不是葛爷心中存有仁慈,你以为你郑朋兴还有机会听到叶曾这番转告,你以为你的那个孙子和孙女还有机会谈什么惩罚?”

  “葛爷与我如父亦师,谁得罪葛爷,那就是我陈家的死敌,我陈家腾就算豁出这条性命,也必不会放过!若不是我和叶曾顾念着你与我曾经都出自门中,你以为,我和叶曾会跟你这么多废话?时代不同了?好一句时代不同了!时代不同了,是不是你的后辈就能打我陈家腾长辈的脸面?”

  陈家腾霍然站了起来,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手掌一翻,手中多了一块红玉。

  他的手指在红玉上一勾划,法诀一起,红玉顿时散发出炙热的气息,如同一团火焰在燃烧,接着一把淡淡的火刀出现在空中。

  这淡淡的火刀,如同实质,人的肉眼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房间温度骤升。

  火刀散发着让人心惊肉跳的炙热温度,还有凌厉的刀芒。

  屋内的人,除了顾叶曾稍微镇定一些,毕竟他见过葛东旭一些手段,方坤全和郑朋兴全都连退数步,看着空中凭空出现的火刀,目透惊恐之色。

  他们也算是有见识的人物,也接触过奇门中人,见过一些奇门手段,但像陈家腾这样,随手一催动法符,便凭空凝聚出火刀,他们还是从未见过。

  “哼!”陈家腾冷哼一声,火刀划过空中,劈在了他身前两米开外的梨木茶几。

  “嘭!”一声响。

  梨木茶几在火刀刀锋之下,一分为二,被切开的地方,一片焦黑,如同被火焰烧过一样。

  饶是方坤全和郑朋兴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见过血的大佬,见状也是“噔噔噔”,无法控制地再次接连后退好几步,一股寒气只从脚底板往上冲。

  “哼,时代是不同了,不过我陈家腾还是老思想,我还是要顾念昔日帮中情谊,所以郑朋兴你才有机会看到这一刀!”陈家腾手掌一翻,收起了他的法符,目光冷厉如刀地扫过方坤全,然后落在了郑朋兴身上。

  郑朋兴自然不是笨人,无非他也是有财有势,有江湖地位的人物,这才有几分傲气,不愿意落了郑家的面子。

  只是如今陈家腾手段一出,再加一回想陈家腾和顾叶曾的态度,郑朋兴猛然惊醒过来,这葛爷就算没有杨爷这层关系,都远远不是他郑家能得罪的,更别说他的孙儿辈了。

  郑朋兴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脸上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冲顾叶曾和陈家腾抱抱拳道:“有些老糊涂了,一时没能领会顾生和陈哥的好意。”

  顾叶曾和陈家腾都沉着脸没回答。

  “不知道得罪葛爷的是哪几个兔崽子,还有顾生,陈哥,你们说要怎么处罚他们合适?”郑朋兴讨了个没趣,苦笑着继续道。

  “你大儿子郑景州,还有他的儿子和女儿。三人不得再插手你们郑家生意,郑景州的一儿一女打折一条腿,两个时辰后可以请医生帮忙接上。”顾叶曾沉声回道。

  “不能插手郑家生意?”郑朋兴表情一下子变得极为苦闷。

  至于什么打折一条腿,郑朋兴反倒没那么在意,反正现在医学水平高,只要不是直接断肢,也就吃些苦头,算不得什么。

  但华人重家庭,重亲情,很多父母拼搏一辈子,都是为了儿女后代。甚至自己都舍不得吃用,就是为了省下来给子女。不像西方人,子女一成年,基本上就让他们自己去拼搏,他们自己则只管赚钱自己花,顶多也就死后遗产留给他们一些。

  郑朋兴身为华人自然也不例外。这诺大的家业,本就是为儿女后代打拼的,如今长子还有长子的子女却不能再享受和插手这诺大的家业,只能自己去打拼,这让郑朋兴如何不苦闷?

  “哼,那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子女儿孙,让他们吃苦头,自力更生,实际上并不是坏事!否则,你们郑家总有一天会毁在他们手中。”顾叶曾冷声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