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这个时候叫我上去干什么?

  “这个顾生,陈哥,那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孙儿,孙女,竟然敢得罪葛爷,就算打断他们的双腿也是应该的,只是不让他们插手家族生意,这个,是否还能请葛爷通融一二?我可以答应葛爷其他的要求。”郑朋兴苦着脸问道。

  “郑朋兴,你还不明白吗?你以为是葛爷在欺压你们郑家吗?你以为是葛爷在跟你谈条件吗?实话告诉你吧,杨爷和葛爷在一起,也要以葛爷为尊,你自己掂量掂量吧?你郑家什么档次,也配葛爷专门找你们郑家麻烦吗?哼,几个后辈都敢冒犯葛爷,他没有亲自出手,那就是你郑朋兴最大的庆幸!”陈家腾见郑朋兴还不知道郑家从得罪葛东旭开始,便已经一脚踏入了鬼门关,还在这里讨价还价,差点忍不住就要再次施展火刀,一刀对着他劈下去。

  不过陈家腾最终还是顾念两人曾经的情谊,神色严厉地斥喝。

  “呲!”听说杨爷跟葛爷一起,竟然要以葛爷为尊,郑朋兴终于彻底慌了,猛吸冷气,额头冷汗直冒,脸色也都阵阵发白。

  时代虽然早已经不同了,但杨爷身为一个时代呼风唤雨的巨擘,又岂是郑朋兴能相比的?

  真要放在历史长河中,杨爷注定要书写上一笔,而郑朋兴却连提都不可能会有人提起。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跟葛爷站在一起,却要以葛爷为尊。

  这意味着什么?郑朋兴到现在要是还想不明白,郑家早就败落了,又哪有今日的辉煌!

  “若是如此,就算我得罪葛爷,按以前的家法,也至少要受断肢之罚!”方坤全也是被这句话给震惊得额头直冒冷汗,好一会儿才神色严肃地说道。

  郑朋兴闻言身子都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然后整个背都无力地弓了起来,仿若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既然如此,我这就叫人把那三个兔崽子叫来,我会亲自打折明艳和正田的腿,以后景州一家人再不能插手郑家生意。我会带他们三人去给葛爷磕头认错。”郑朋兴声音低沉沙哑道。

  “我可以帮你把话带到,但葛爷见不见你们,那得看他的意思。不过关于景州一家人不得插手郑家生意的事情,以后也不是完全没有挽回的机会。”顾叶曾跟郑朋兴交情其实还算可以,他为人也讲义气,否则这次也不会眼巴巴从香港赶过来,还曾帮忙联系欧阳慕容了,他见郑朋兴整个人都苍老了许多,再也没有那一股子精神气,心中最终还是一软,宽慰道。

  “顾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郑朋兴两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老一辈,还是重长子传承!

  如今郑景州一家尽数被排除家业之外,郑朋兴心情确实极为低落伤心。

  “葛爷曾提到过一句,说郑正文还算有点男人的担当,否则,你恐怕连我们前面那些转告的话都听不到。葛爷的有些事情,真不是你能想象的。”顾叶曾回道。

  “郑正文?刚才按你的转述,葛爷提到了婚姻,提到了嫁入豪门,难道这件事跟董雨欣有关系?”郑朋兴闻言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人影,不禁心头一震,脱口道。

  “董雨欣?你说的是楼下大堂跟你那几个孙子孙女一起的那位年轻女子?”陈家腾闻言想起了刚才在大堂遇到的那位漂亮女子,只是郑景州没有特意介绍,董雨欣和郑正文上来打招呼,他身为爷爷辈的人物,也只是点点头示意一下,也没有细问。

  “没错,是她。她是随父母亲前些年移到旧金山来的。因为她来自江南省一个小县城,家境一般,我不是很喜欢,只是正文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我这做爷爷的,最后也只能答应。如今他们已经订了亲事,准备年底成婚。只是这件事怎么会跟她扯上关系呢?”郑朋兴不解道。

  “江南省小县城?你说的是昌溪县吧!”顾叶曾和陈家腾闻言互相对视了一眼,苦笑道。

  到现在,他们也总算真正明白问题在哪里了。

  寒门女子嫁入豪门,长辈不喜欢,下面的人肯定更要排挤嘲讽,甚至那个正文都要被家族冷落,不能再得到重用。

  若是换一个女人,这便是她选择嫁入豪门的代价!别人也会认为理所当然。

  可问题是,这女人是来自昌溪县的!

  “没错,你们怎么知道的?”郑朋兴一脸意外道。

  “葛爷就是来自昌溪县的!”顾叶曾回道。

  “啊!”郑朋兴闻言不禁愣住了,不过很快就更加困惑不解道:“难道葛爷还会认识一个来自家乡的年轻女人不成?”

  “忘了告诉你了,葛爷也是一位年轻人,年纪也就是二十多岁!他们来自同个小地方,又都是年轻人,认识很正常,说不定还不止认识那么简单。你呀你,刚才还知道说时代不同了,但遇到后辈情爱的事情时,怎么还是老思想呢?再说了,你郑朋兴忘了自己的出身了吗?如今功成名就,身家亿万,反倒看不起寒门女子!你这是活该啊!活该啊!”顾叶曾和陈家腾看着郑朋兴只摇头,看他的目光也多了几分鄙夷。

  郑朋兴听说葛爷竟然只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就算以他的身份,也听得目瞪口呆,直到顾叶曾和陈家腾说道指责他时,他方才恍然惊醒过来,看着两人一脸的沮丧后悔,好一会儿才道:“那我把董雨欣和郑正文叫上来问个清楚。”

  “他们应该也不知道葛爷的身份,所以这件事你不要急着问,还是先处置了你那个孙子和孙女吧。”顾叶曾道。

  “也是,他们要是知道,应该早就来告诉我了!”郑朋兴点点头,然后想了想拿起电话给长子郑景州拨打了去电话,让他叫他的儿子和女儿上来,然后跟他们一起来见他。

  郑景州见父亲特意叫他儿子和女儿上来,还以为父亲有什么事情特意嘱咐他们,心里头不禁很是开心,连忙给郑明艳打去了电话,让她跟他弟弟上来一趟。

  郑明艳挂了电话,心情也是大好,然后对郑正田说道:“正田,爷爷叫你和我上去一趟。”

  说话时,郑明艳还特意得意地朝郑正文和董雨欣瞟了一眼。

  郑正文见爷爷专门叫他们两姐弟上去,心里自然很是沮丧,知道自己在爷爷心中的分量越来越轻了,而董雨欣心情很是复杂,有自责,有自卑,还有自怜,还有那么一丝后悔……

  “真的吗?这个时候叫我上去干什么?不会是爷爷准备亲自出马撮合我跟陈家的陈芷琪吧?”郑正田心头一跳,不禁喜上眉梢道,说着同样跟他姐姐一样,不忘朝郑正文瞟上一眼。

  PS:昨天半夜写了一单张,其实并不是想表达对书友批评催更的不满,恰恰相反,只要不涉及家人,我还是乐于见到书友们的批评催更的,不过该说明的我也得说明一下,免得书友们以为我不把你们的批评催更放在心上。不要误会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