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 只是说道两句?

  “说吧,你们是怎么说道他们的?”郑朋兴最后一丝幻想也熄灭了,有气无力地问道。三寸人间

  郑景州三人这时自然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只是心里却是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件事跟董雨欣那两位同学和学弟有关系。

  也是,一个小地方来的人,又那么年轻,而且郑正田还亲眼看到葛东旭坐经济舱,亲耳听到他说自己是一名中医。

  这样一个人和他的女伴怎么可能牛叉到惊动眼前这四人呢?

  再说了,董雨欣的同学和学弟要是这么牛,之前他们在大堂这么冷嘲热讽,他们会不发飙,会只是扔下一句话就灰溜溜地走人?

  “爷爷,真没有什么。那个叫什么东旭的只是一名小中医,昨天我还跟他乘坐同一航班,有个商务舱的乘客突发疾病,他还特意从经济舱跑来要帮忙,结果人家一听他是中医,根本不要他帮忙,他也没办法,只好无趣地走了。那个董雨欣的同学,看他们两人亲密的样子,明显是男女朋友关系。”郑正田很无奈地解释道。

  郑朋兴闻言也有些纳闷,扭头朝陈家腾和顾叶曾望去,却见到两人神色越发冰冷。

  “我叫你说怎么说道他们!”郑朋兴见陈家腾和顾叶曾神色越发冰冷,心里不禁一沉,知道孙子口中的小中医就是葛爷是绝对错不了,重新望向孙子,说道。

  郑正田看看爷爷,只好无奈地继续道:“其实也没怎么说道他们。我和姐站在大堂,见董雨欣意外跟她的同学和学弟相遇,又见正文因为两人是董雨欣同学和学弟的缘故,说要找经理免他们的费用,我们想到爷爷定的规矩,就特意上前问了几句。”

  说到这里,郑正田看向爷爷,以为这样就差不多了。

  “继续!把事情说详细清楚了。不要有任何疏漏或者故意隐瞒,事后我会找正文和雨欣核实的。”郑朋兴冷声道。

  “这个,爷爷其实真没什么。您也知道雨欣家境一般,来自江南省的一个小地方,所以当她介绍说是她的同学和学弟,我又刚好认出她学弟是一位小中医,所以就跟姐姐稍微嘲讽取笑了董雨欣和他们几句,顺道也提醒一下正文,不能坏了爷爷您定的规矩,还有结交朋友也要注意一点自己的身份。”

  “然后董雨欣和正文觉得我们落了他们的面子,就跟他们说对不起,请他们先回房。董雨欣的学弟就说,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和姐姐。我们就笑话了他一句,再然后爸爸就来了,见乱哄哄的,就批评了我们四人。正文要解释,爸爸也没让他解释,然后那人估计见爸爸来了,有些害怕,就跟正文说不用解释了,带着女朋友灰溜溜走了。事情就这样,真没什么的爷爷。”郑正田这时还是根本没意识到葛东旭是连陈家腾他们都要叫一声葛爷的恐怖大人物,所以见爷爷非要问个清楚,也只好继续无奈回道,没有把这件事当一回事。

  “那按你的意思,董雨欣的同学和学弟只是跟董雨欣意外相遇,根本不关你们什么事情,也没招你们,惹你们,你们却主动上去嘲讽取笑他们?”陈家腾一脸平静地问道。

  “其,其实,我们只是看不惯董雨欣勾引正文,所以就……”郑正田支吾道。

  虽然他不认为这是一件什么大事情,但还是知道这件事自己是理亏的。

  “所以你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主动去冷嘲热讽,羞辱两个根本不相干的人?”陈家腾打断道,神色越发平静,平静得让人感到害怕。

  “只是两个小地方来的人而言,我们也没做什么,只是说道两……”郑正田辩解道。

  “只是说道两句吗?”陈家腾本是平静的神色突然间变得狰狞凶厉,手掌一翻,手中多了一块红玉,手指在红玉上勾画着,接着他手中便多了一条火鞭子,对着郑正田便抽打了过去。

  “我草!只是说道两句?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知不知道老子都得叫他一声爷?你他妈的算什么玩意!平白无故去说道他两句?”

  陈家腾神色狰狞地怒骂着,手中的火鞭没头没脑地对着郑正田便抽打过去。

  这鞭子抽打下去,不仅让郑正田皮肤上疼得厉害,更有一股火辣辣的疼往他身子里钻,痛得郑正田立时在地上翻滚起来哀嚎起来。

  “嚎个屁!”陈家腾上前伸出手指在郑正田身上点了几下,他便只能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陈哥!”郑朋兴见孙子在地上疼得只打滚,自然心疼,忍不住叫了一声。

  “闭上你的鸟嘴!别以为葛爷仁慈,好说话,老子也会仁慈,好说话!老子告诉你,当年杀日本鬼子时,老子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现在谁敢无缘无故羞辱葛爷,老子同样能眼皮都不眨一下就杀了!”陈家腾猛地扭头,目光如剑地朝郑朋兴射去,带着冰冷的杀机。

  郑朋兴面对陈家腾冰冷如剑的目光,顿时四肢冰冷,如坠冰窑,老眼痛苦地闭了起来。

  方坤全见状暗暗一声长叹,没胆量,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说情。

  原本他还以为是因为葛东旭见董雨欣在郑家受委屈,要维护她,而郑正田三人不知道他的身份,然后冒犯了他。

  若是这样,陈家腾这般抽打郑正田,他方坤全身为这边的华人大佬,还敢硬着头皮做个和事佬,劝一劝。

  可结果搞了半天,竟然是郑正田三人凭白无故去羞辱葛爷。

  要是葛爷真只是小地方的普通人,肯定是只能白白被嘲讽羞辱了!

  可问题他是连顾叶曾和陈家腾都要叫一声葛爷的大人物!而且陈家腾先前也说了,葛爷与他如父亦师。

  什么叫如父亦师,那就是说,葛东旭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就跟父亲和师父一样!

  你一个郑家后辈平白无故地去嘲讽羞辱一个相当于陈家腾心目中父亲,师父一样的人物,如今陈家腾发飙,他方坤全怎么劝?又有什么理由劝?

  顾叶曾什么都没说,只是目光无情而冰冷地看着地上翻滚的郑正田。

  葛东旭同样是他无比尊敬的人。

  他的愤怒不会比陈家腾少多少!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