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 那你们又是什么?

  “还有你!”葛东旭看着欧文冷声道,随着他声音落下,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落下,将欧文整个人都压在了地上。三寸人间

  “啪!”葛东旭一脚踩在了欧文的脑袋上。

  “饶命!饶命!”欧文哭着叫道。

  回答欧文的是两道风刃,欧文双臂同样齐肩被切了下来,偏生那切下来的地方却连血都不会留下来,似乎伤口瞬间被封住了,不仅如此,欧文明明痛得要死,但却没办法昏死过去。

  欧文的眼中尽是惊恐之色,到这时他如果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一个极为恐怖的人物,他也好拿块豆腐直接撞死了。

  芦磊看得目瞪口呆,浑身汗毛根根立起来。

  以前,葛东旭给他的感觉虽然话不多,但一直都是温文尔雅,阳光亲切,尤其对同学,对朋友都是很友好,却万万没想到,他一旦发狠起来,切人的双臂都跟切菜一样,连眉头都不眨一下。

  至于他那神乎其神的诡异能力,反倒没让芦磊感到恐怖。

  “你,你想怎么样?这里是墨尔本,我父亲是查理兹,他不仅是一名大富豪,而且他还曾经从事过军火生意,对了,他还跟地狱叛逆者的首领之一库克先生是好朋友。你要是敢杀了我们,我父亲和地狱叛逆者肯定不会放过你的。”看着葛东旭脚踩在欧文的脑袋上,冷着脸,直接就切下他的双臂,躺在地上的罗伯特连魂都差点要飞起来,也忘了双臂的疼痛,看着葛东旭目露惊恐之色地说道。

  这时,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才能逃过这一劫,只有抬出他的父亲。

  “地狱叛逆者!很好!”葛东旭扭头朝身后看去。

  “葛爷,我会好好整顿地狱叛逆者的!”见葛东旭扭头,目透寒光,就算黛西明明知道葛东旭这寒意不是冲着她来的,还是感到一股寒意从脊背冒起,急忙上前,躬身道。

  刚才欧文和罗伯特的注意力一直在葛东旭身上,而且他们才刚发现葛东旭,就被葛东旭的雷霆手段给压在地上,双臂都给切了,根本没看清楚葛东旭后面跟着的女人样子,直到这时黛西走上前来,诚惶诚恐地朝葛东旭鞠躬时,他们才猛地发现,这女人竟然是地狱叛逆者的大首领,澳洲地下势力的教母,女首富!

  “黛西!”欧文和罗伯特看着黛西那诚惶诚恐的样子,这回是真的连魂都飞了起来。

  如果说刚才葛东旭的手段,让他们感到十分惊恐,但这里毕竟是墨尔本,毕竟葛东旭能轻而易举地镇压他们,并不代表一旦有很多只枪对着他时,他还能为所欲为,所以,他们虽是十分惊恐,但至少心里还有那么一线希望,还没有完全绝望。

  但现在,他们却发现连黛西都要在这位之前被他威胁的华人面前鞠躬,他们一下子彻底绝望了!

  不仅绝望,心里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和惊恐。

  “是该整顿了!还有我要见查理兹和库克,还有这位欧文先生的父亲!”葛东旭冷声道。

  “是!”黛西躬身道。

  “葛先生,葛先生,这件事都是我们私底下的行为,跟我父亲和家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欧文和罗伯特一脸惊恐地道。

  “欧文,罗伯特,你们觉得我很好糊弄吗?没有你们父亲的点头,你们可以调动这么多人和枪吗?”葛东旭冷声道。

  说话间,四道风刃落下,将两人的双脚都给齐腕切下。

  两人痛得两眼一翻,差点昏死过去,看向葛东旭的目光就像看着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魔一样。

  “你,你这个魔鬼!你这个魔鬼!”欧文和罗伯特一脸惊恐地叫了起来,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流,也不知道是因为疼痛,因为后悔,还是因为害怕……或者都有。

  “魔鬼?”葛东旭嘴角勾起一抹无情的冷笑,“那你们又是什么?”

  说话间,葛东旭将腿挪开,一只无形的力量卡着欧文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拎了起来悬在半空。

  “在飞机上,我好心要救你父亲,是你们傲慢地拒绝了我,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现在你却因为我不肯出手医治你父亲和你,竟然拿我朋友来威胁我!而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你带着枪来,还对我手无寸铁的朋友拳打脚踢!你告诉我,这是什么行为?现在你跟我谈魔鬼!你不觉得荒唐吗?”葛东旭越说眼眸越冷,眼眸中杀机越浓。

  虽然芦磊只是受了一些皮肉之伤,但对于葛东旭而言这却是他自返回地球一来所遇到最让他愤怒的事情,就算在旧金山看到顾叶曾等人受伤,他都没有现在这般愤怒。

  因为顾叶曾等人受伤,那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敌对关系,是技不如人!

  但这一次,芦磊的受伤却是因为他!

  因为他的忍让!

  这对于葛东旭而言,是他的错,是他连累芦磊,是他的耻辱!

  而这耻辱却只是区区两个白人给他的!

  随着葛东旭的怒火在胸腔里燃烧,欧文在半空中痛苦得挣扎着,脸上的肌肉因为痛苦而不断扭曲变得格外狰狞。

  罗伯特,还有那些依旧趴在地上的彪壮男子们,还有那位懂华语的马库斯,眼中尽是惊恐到了极点的目光,冷汗如雨而下。

  “老大!”芦磊看着葛东旭因为他而发怒,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让他心惊肉跳,两腿发软,又是感动又是害怕,壮着胆子上前叫了一声。

  他终究是普通人,还是个读书人,自懂事以来,并没有经历过多少阴暗的事情,更别说什么生死磨砺,杀人了,看到欧文和罗伯特都断了手脚,尤其手臂更是齐肩切下,心里的仇恨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了。

  芦磊这一声战战兢兢的“老大”叫声,如一盆冷水对着葛东旭头顶淋下,葛东旭心头一震,身上的寒意如潮水褪去,不过眼眸深处的杀意并没有就此散去。

  有些事情他能高高抬起,轻轻放下,但有些事情,他还不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他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当他真正动了杀意时,欧文这些渣渣在他眼里无非也就是蝼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