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了结

  “你现在有修为在身,又戴着护身玉符,这种不入流的邪术又哪里能在你身上起作用啊!”葛东旭回道。三寸人间

  “原来是这样。”柳佳瑶这才释然,然后看向舅舅钱凯定,眼眶里有泪水在滚动,目光说不出的复杂。

  “是这样的吗?我的舅舅!”柳佳瑶问道,声音有些哽咽。

  这不是第一次有人施法想要害她,但第一次是对她有狼子野心的竞争对手,她能理解,但这一次却是自己的亲舅舅,请人施法对付她,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她心理上都无法接受。

  钱凯定不敢正视柳佳瑶的目光,低下了头道:“是这样的,严大师说只要取了我的血,还有你的发丝,然后书写你的生辰八字,施法让邱向明喝下,你的神智就会出现短暂的迷乱,就会跟他产生一种近乎血缘的亲切感。我,我也是鬼迷了心窍,想着你跟邱向明结婚,亲上加亲,以后这青兰集团就成了自己人的,不会落入外人的手中。”

  “我的发丝,怪不得舅妈这次来看望我时,还特意给我梳头,原来是为了拿我的头发施法!”柳佳瑶说道。

  “佳瑶,对不起,都是舅妈不好,我也只是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所以,所以才……”邱安彤哭着道。

  “肥水不流外人田!好一句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知道不知道这青兰集团的幕后大老板是谁吗?是葛东旭,是他!你们又知道不知道,当年青兰集团遭人算计,差点不保,是谁帮我保住了它?也是他!还有你们知不知道青兰集团现在为什么能一跃成为国际顶级时尚公司,那也是因为他!现在你们却想着让你的侄子来图谋青兰集团,你们不觉得可笑吗?”柳佳瑶越说越气愤,说到后面都近乎歇斯底里了,眼泪也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

  没有她的经历,很难理解她对她舅舅的那份特殊感情。

  因为在她舅舅的身上,她寄托着一份对母亲的思念。尤其随着如今生活变好,她几乎可以说已经什么都不缺了,所以对这份亲情也就更加重视起来。

  但结果,她的舅舅还是当年那个舅舅,甚至还找人算计她,简直就是在她的胸口上狠狠地刺上一刀。

  葛东旭伸手默默抱住柳佳瑶的香肩。

  柳佳瑶便将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胸膛上,眼泪止不住地流着,湿透了他的衣服。

  钱凯定、邱安彤夫妇这时已经完全听傻了眼,地上的邱向明也不例外,心里的滋味别提有多复杂了,搞了半天,原来一直被他们视为眼中钉,认为是横插一腿的破坏者,才是青兰集团的大老板!

  唯有严承志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对于葛东旭这样一位奇门中的传奇人物,他是青兰集团的幕后大老板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许久,柳佳瑶才止住了眼泪,仰起头看着葛东旭,道:“东旭,你有办法补回失去的寿元吗?”

  “无法补回,但我可以给人调理身体,让他延年益寿,相当于是把失去的寿元补回来。当然如果没有先前失去寿元的话,加上我的调理,本来是可以活得更长的。”葛东旭回道。

  “那帮我舅舅一下吧,就算是我和他之间的一个了结。以后这世界上,只有钱凯定,没有我舅舅了。”柳佳瑶说道。

  “佳瑶!”钱凯定满心苦涩地叫道。

  “你不要叫我!你以后也不配再叫我佳瑶,请叫我柳总或者柳女士。”柳佳瑶抹掉脸上的泪水,一脸平静地说道。

  “我……”钱凯定张着嘴巴,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他能说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以柳佳瑶和葛东旭的身份没给他几个巴掌,那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更何况柳佳瑶还请葛东旭帮他延年益寿,补回那失去的寿元,这么一对比,自己这个舅舅还真不是人。

  葛东旭没说什么,手掌张开,凭空便多了一株上面飘着一小朵血色云朵的植株,正是可以补充人气血的血云玄草。

  不过这株血云玄草只是二品灵药。当年葛东旭盘算着能回地球,门人弟子修为都低,所以带回来的不仅有大量的高品阶灵草灵药,也备了大量的低品阶灵草灵药。

  这血云玄草对于如今的葛东旭而言自然根本算不得什么,就如硬币相对于亿万富豪的价值一样,不过对于地球的修士而言,那可是传说中的灵药。

  所以葛东旭这血云玄草一拿出来,那浓郁纯净的血气一飘逸出来,别说钱凯定等人吸上一口顿时精神大振,就连那原本惊恐得魂不守舍的严承志似乎一下子都忘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葛东旭手中的血云玄草,情不自禁惊呼道:“灵药!这是灵药!”

  葛东旭没搭理严承志,只是心念一动,那血云玄草上的血云便逸出一缕缕纯净而柔和,带着浓郁生机的血气朝钱凯定飘去,萦绕着他的周身,然后纷纷钻入他的肌肤毛孔中。

  这血云玄草对于普通修士都是大补之物,而且药性刚猛,葛东旭自然不可能拿来直接给钱凯定服用,而是从中抽取出一小部分纯净柔和,带着浓郁生机的血气,让它们渗透入钱凯定的身子,增进他的血气,滋补他的元气。

  钱凯定很快一张脸便红了起来,看起来仿若喝醉了酒一样,但偏生他的两眼却越来越明亮,说不出的精神奕奕,不仅如此,他头上的白发也渐渐变得乌黑发亮。

  邱安彤等人又何曾见过这等异像,不禁都看直了眼,一颗心脏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个不停。

  过犹不及!更何况钱凯定还只是个凡人。

  葛东旭见钱凯定脸变红起来,便收了手,那血云玄草也凭空消失在他的手掌。

  葛东旭这一收手,钱凯定脸上的血色便渐渐褪去,整个人说不出的精神有力,仿若一下子回到了年轻时代。

  但钱凯定却没有半点激动高兴之情,却只感到更苦涩更懊悔更复杂。

  本来有这样一位神仙般的外甥女婿,钱又算什么?青兰集团又算什么?

  但现在,这些跟他都没有半毛钱关系了,因为柳佳瑶已经决意跟他断绝关系了。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