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0章 现在该怎么办?

  “啊!难道,难道我们就一直这样了吗?”邱向明吓得眼泪哗啦啦地直往下掉。

  “谁知道!或许很快我们就知道了,不过你别妄想就这样就结束了,那人的恐怖不是你们能想象的。”严承志说道,眼中透出一抹绝望之色。

  原本他心里是恨死了把他带入坑里的邱向明三人,但如今却连恨的心思都没有了。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

  “真,真有那么恐怖吗?难,难道没有其他世外高人可以制服他?对了,你,你也是高人,肯定还有认识的世外高人对不对?可不可以请他们帮忙恢复我们的自由身?”邱向明闻言先是整个人都吓傻了,但很快又心生起一线希望。

  “其他高人?”严承志闻言嘴角泛起一丝嘲讽之色,“你别做梦了!知道神仙吗?如果这世界上曾经真存在着神仙,对于我们这些世外高人而言,他就是那个最有希望成为神仙的人。他下的法,谁能破?又有谁敢破?”

  严承志的话回荡在包厢里,将钱凯定三人吓得魂都要飞起来。

  只是惊吓过后,钱凯定和邱安彤是更加的懊悔,而邱向明是陷入了无尽的惊恐中。

  在包厢奇怪的气氛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有神色冷峻的人走了进来。

  为首的人正是徐垒,跟着他一起来的正是江南省异能管理局的人,其中一位是马小帅。

  徐垒目光一扫,便落在了地上躺着的两人身上,瞳孔一下子便缩了起来,透出一抹冰冷的杀意。

  柳佳瑶可是他的师娘啊!

  徐垒如今何等修为,这杀意一透出来,地上的两人立时整个人都如同坠入万古冰窑中,浑身血液都差点凝固了起来,眼中尽是惊恐,邱向明更是吓得连连叫起来。

  徐垒见邱向明胡乱尖叫,二话不说上前直接一脚踩在他的胸口,然后狠狠给了他几巴掌,邱向明便立刻闭上了嘴巴。

  他算是看出来了,葛东旭先前看在柳佳瑶跟钱凯定之前的亲戚关系,又或者是顾虑到身份,对他们的动手方式还是比较“斯文”的,但眼前这人可绝对不是什么“斯文人”。

  邱向明百分百肯定,自己真要再乱叫,眼前这人肯定会继续对自己毫不留情地施暴!

  见邱向明乖乖的闭上嘴巴,徐垒这才挪开脚,然后蹲身在他身上拍打了几下,接着又在严承志身上拍打了几下。

  很快两人身子便恢复了自由,不过两人却不敢从地上爬起来。

  “别给我装,起来!”徐垒毫不客气地对着两人的肚子踢了两脚。

  两人这才一咕噜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把他们带走!”见两人站起来,徐垒直接把手一挥道。

  马小帅他们便立马上前,拿出手铐将两人给铐了起来。

  严承志是奇门中人,本来就认识徐垒,也知道他是异能管理局江南省的负责人。他犯了事,徐垒带人来抓他,他并没有感到多少意外。但邱向明见有人拿手铐铐自己顿时便慌得叫起来道:“你,你们是谁?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给邱向明上手铐的正是马小帅,闻言立时用肘子对着邱向明的肚子便狠狠顶撞了一下,邱向明顿时痛苦得整个人都弯了下去。

  “你还敢问我们凭什么?也不想想自己做了什么!”马小帅并没有因此就住手,直接又抬起肘臂对着他弓起的后背猛地撞了下去,邱向明立时“噗通”一声,戴着手铐重重趴倒在地上。

  邱向明脸上露出痛苦和惊恐掺杂在一起的复杂表情,嘴唇抖动着再也不敢出声。

  “你,你们……究竟,究竟是谁?怎么可以这样,这样对待邱向明?”邱安彤见状目露惊恐之色,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然后才战战兢兢地质问道。

  “我们是谁?”徐垒闻言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然后朝邱安彤走去。

  “你,你别过来,你要再过来我们报警了!”邱安彤见徐垒朝她走来,吓得连连后退,一直后背顶到墙壁,这才止步,浑身发抖道。

  “这是我的证件,如果你不认识,我可以解释给你听。”徐垒见状冷冷一笑,然后掏出了一个证件,指着上面向邱安彤和钱凯定解释起来。

  听说眼前这些人就是华夏国的克格勃,摩萨德,邱安彤和钱凯定吓得魂都要飞了起来,而地上的邱向明闻言终于吓得直接昏了过去。

  他们做梦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惊动“特工”出动!

  当然更让他们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因为葛东旭的事情,竟然会惊动“特工”。

  “我想你现在应该明白这证件了,如果你觉得还有必要报警,请便!不过我现在警告你,从今日起,你们都给我离柳总远一些,不要在你们家族那边谈论柳总,都给我管紧自己的嘴巴。因为钱先生是柳总的舅舅,所以这次我们只处理邱向明和严承志,但如果你们再犯事,那就不可能会有下一次了!”徐垒见邱安彤他们吓得够呛,这才收起证件,然后目露寒光地警告道。

  “我们知道,我们知道。”邱安彤和钱凯定连连点头。

  他们虽然说起来也是富裕人家,但毕竟只是小老百姓,面对徐垒这等人物又哪敢说半个不字。

  “带走吧!”徐垒冷冷一笑,然后大手一挥,转身离去。

  而马小帅等人则在后面压着邱向明和严承志紧跟着离开了包厢。

  转眼间,包厢里就只剩下邱安彤和钱凯定。

  “呜呜,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现在该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我该怎么跟我哥哥说向明的事情?”徐垒等人离开之后,邱安彤憋了许久,突然间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钱凯定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坐回位置,然后默默往杯子里倒酒。

  “你说啊,老钱,我,我们该怎么办?”邱安彤见钱凯定没搭理他,落着泪看向他,问道。

  “我说你妈的头啊!”本来正默默倒酒的钱凯定见邱安彤还有脸问他,心里憋着的情绪终于一下子如火山一样爆发了出来,将酒瓶重重往桌上一搁,站起来走向她,一把抓过她的头发,对着她的脸便狠狠扇着巴掌。

  “为了你的侄子,你他妈的连我的寿元也不顾!是我重要还是你侄子重要?现在你满意了?我失去了我的外甥女,你失去了你的侄子!哈哈,这样也挺公平的!”说着,说着钱凯定泪流满面,状若疯癫。

  PS:今天三更完毕,继续求月票,谢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