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8章 他的病,我不过问

  “不会又是那个何医生给医治的吧?如果又是他,那我们这次真来对了。”中年男子说道。

  “去问问看。”中年妇女两眼发亮道。

  “这个……”中年男子有些犹豫,因为先前的事情,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

  “什么这个那个的,问一下又有什么关系!”中年妇女不以为然地白了丈夫一眼,然后站了起来。

  中年男子见状犹豫了下,还是跟着站了起来。

  两人迎向陈荣尚父子。

  原本心情大好的陈荣尚父子见两人走来,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目中流露出厌恶之色。

  不过中年夫妇却像是没看到他们父子两厌恶他们的表情,而是拦住了他们,面带虚伪的微笑道:“小兄弟恭喜,恭喜了。”

  “当不起,有什么事情?”陈荣尚打断道。

  “这个,我想问一下你们挂的是哪位专家的号?是何端瑞医生吗?”中年妇女满怀期待地问道。

  陈荣尚父子闻言互相对视了一眼,表情很是微妙。

  他们又哪里不知道眼前这对中年夫妇的心思?

  “是的。”跟父亲对视了一眼之后,陈荣尚很干脆地点了点头,然后拉起他父亲的手,扬长而去。

  他挂的是何端瑞医生的号,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他就算不说,他们真要有心也能查问出来。

  不过葛东旭的事情,陈荣尚是不会说的。

  看着两人扬长而去,中年夫妇还是有些不放心,又特意跑去护士台询问,得到了确认的答案之后,方才满怀期待地返回位置,恨不得马上就能轮到他们。

  门诊室里,又恢复了最先的程序。

  葛东旭坐在一群专家中,基本上不发言,只是看着。

  期间进来了一位男子,是之前在电梯里碰到的,他隐约还记得葛东旭,看到他坐在一群专家中感到很是不可思议,不过并没有开口询问。

  这男子得的是一种不知名的顽固性皮肤病,这种病最是难治,很多就连病因都很难查,西医的方法一般都是用激素,但激素用多了不仅对人的身体损害很大,而且皮肤也有了耐药性,到后来只能不断提升激素等级,方才能压制皮肤病。

  何端瑞医术虽然高明,但对这男子的不知名顽固性皮肤病也没有半点把握,其他人也都一样。

  因为把握不准,众人自然就拿眼看葛东旭。

  那男子见众专家拿眼看葛东旭心里感到很奇怪。

  “不用看我,你认为怎么开药方就怎么开,他的病,我不过问。”葛东旭淡淡道。

  “是!”何端瑞立马明白过来,眼前这人肯定有哪里让老师不满,立马二话不说就根据自己的诊断开了一个比较保守的药方,递给早已经一脸惊讶的病人。

  “你的病,我没把握,你先按着药方抓药吃吃看,如果有见效,你就再接连吃上十剂,如果没见效,你也不用再来了,另请高明吧。”何端瑞说道。

  “好的,谢谢何主任。”病人接过药方,倒也不敢失礼,道了声谢起身,然后转身离开,离开前还忍不住回头看了葛东旭一眼,眼中满是惊疑。

  病人离开之后,葛东旭方才将那人的病分析了一遍,又开了一张药方,道:“你刚才那药方对他的皮肤病已经起不到多少效果了,下次遇到这类病开这药方。”

  “是老师。”何端瑞连忙将葛东旭写的药方珍而重之地收好。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

  终于轮到了那对中年夫妇。

  他们满怀着激动期待的心情敲开了门诊室的门,推门进来时,态度很是恭谦,微微弓着腰,关门都是轻手轻脚的。

  “何医生好,各位医生……好。”关上门,两口子转身便满脸谄媚笑容地冲何端瑞微微躬身打招呼,接着也不忘跟后面的医生打招呼。

  只是当他们目光扫过坐在后面的医生时,发现那位被他们关在电梯外面的年轻人也赫然坐在其中,不禁心里一个咯噔,脸上的笑容微微僵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们也就恢复了平静,毕竟只是个小年轻,他们倒也不担心他敢捣鬼。

  “你们好,请坐。”何端瑞并不知道这两人曾经把葛东旭关在电梯外,见两人满脸笑容的,也冲他们笑笑,指了指桌前的椅子。

  看病的是那位中年妇女,她依言落座,把病历本放在桌上,然后张嘴就想道明自己的病症。

  何端瑞没有翻看病历本,而是微笑着摆手道:“先等我给你把过脉,我们再谈。”

  “好,好,听医生您的。”中年妇女闻言连连点头,把手放在桌子上,那态度跟在电梯里的趾高气扬完全是两样,看得葛东旭暗暗摇头,越发有些厌恶这对夫妇。

  何端瑞将手指搭在中年妇女的手腕上,脸上的表情由一开始的平静变成了凝重和疑惑。

  把完脉后,何端瑞没有马上下诊断,而是又看了看中年妇女的舌苔,翻看了她的眼睛等等。

  如此仔细地看过一遍之后,便陷入了沉思。

  “医生,我,我得的是什么病?严重吗?有办法医治吗?”中年妇女不禁紧张起来。

  “你最近是不是时常有耳鸣头疼,腰膝酸软的情况?”何端瑞开口问道。

  “对,对,何医生您实在太厉害了,我什么都没说,您就诊断出来了。”中年妇女一脸激动佩服道,看向何端瑞的目光越发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过奖了,实际上我现在也只是做出初步的诊断,你的情况比我刚才说的还要复杂,我也不敢肯定是什么病。不介意我请在座的其他专家也给你把个脉看看吧?”何端瑞神色微微有些凝重道。

  “谢谢,谢谢,当然不介意,不介意。”中年妇女连忙道。

  她现在坐得近,能看得清楚张修文等人的面容还有他胸前挂的牌子,除了葛东旭,清一色的中医院主任专家,并且还都是她当时来省中医院时特意关注过的几名专家医生,不过最后她挂了何端瑞的号子。

  如今这些专家全都帮她门诊,她当然是求之不得。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