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求我已经没用了

  “你们这是什么话,难道我还能骗你们不成?”何端瑞见两人竟然质疑葛东旭,脸色越发难看道。

  “何,何医生,我们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葛医生太年轻了,所以,所以我们一时间很难接受。”中年夫妇见何端瑞斥责他们,这才猛地惊醒过来,又见门诊室里其他人看他们的目光也都很不善,连忙道,心里已经相信眼前这位年轻人真是何端瑞的老师,那中风偏瘫和面瘫也很有可能是他医治好的。

  “接受不接受都无所谓,拿着药方离去吧,后面还有病人在等着看病呢。”葛东旭淡淡道。

  “不,不,对不起,对不起,葛医生,先前是我们不对,我向您道歉,求求您帮帮我们。”中年夫妇连忙对着葛东旭鞠躬哀求道。

  “你们没有对不起我,你们对不起的是你们自己!如果不是你们极其自私和不道德的行为,你们夫妇现在已经痊愈离去了。但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们,你们不仅要经受手术开刀之苦,而且手术之后的预后情况就看你们的运气了。你们走吧,我是不会出手医治你们的。”葛东旭淡淡道。

  “你,你说我要手术开刀?你,你肯定是瞎说,你都没给我把脉看病,你又怎么知道我需要手术开刀?还有,还有你说我们夫妇两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丈夫他也有病吗?”中年妇女闻言脸色大变道。

  “我,我有病,而且还要手术开刀,这,这不可能!你什么都没做,怎么能断定?”中年男子也听出了葛东旭话中之意,紧跟着脸色大变道。

  “不管如何,你们还是花钱挂了何端瑞的号子。我也不想把事情做绝,那就给你们一个明确答复,免得你们的病情继续耽误下去,到时就算开刀动手术都迟了,希望你们以后好好做人,记住这次教训,别到时还以为自己占了便宜,却不知道到最后是害了自己。”葛东旭见两人不信,目光深深看了两人一眼,冷声道。

  葛东旭这话一说出口,何端瑞等人立马屏住了呼吸,竖起了耳朵,而中年夫妇则是脸色再变,看向葛东旭的目光很是复杂,有震惊但更多的还是怀疑和不信。

  也是,只要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就很难相信一个医生连脉都不把,甚至连问都没问,就能断定一个人的病情,若不是何端瑞说葛东旭是他老师,若不是他们亲眼见到面瘫女子和中风偏瘫男子痊愈地离去,他们早就骂葛东旭胡说八道,故弄玄虚了。

  但如今他们虽然还是不信,终归还是起了疑心,一颗心也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

  “先说你吧。”葛东旭指了指中年妇女说道,“何医生诊断说你是七情内伤,脏腑失调,外加外邪侵入,致痰凝血瘀开始入颅占位,大体上没错,而且他这诊断相对于其他中医而言已经是非常高明精准了。他开的药方对你的病情也是有益而无害。但他的诊断还是太保守了,他开的药方也太温和,根本无法根治你的疾病。因为何医生提到的外邪侵入,乃是阴寒邪气,他提到的痰凝血瘀开始入颅占位,其实已经在你颅内占位,形成了肿瘤。”

  “你,你乱说,这,这不可能。我三个月前明明做过脑CT的,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医生说我这是神经性和肾虚问题。”中年妇女一脸惊恐和不信道。

  “那是因为三个月前,你的身体正如何医生现在给你诊断的一样,而这三个月已经迅速发展了。我问你,最近除了耳鸣头疼,腰膝酸软,是不是还常常感到很冷,不时会莫名地打冷战,哪怕如今已经开始逐渐入夏,天气变热,还是这样?还有,你是不是晚上经常做噩梦,梦到有厉鬼压身?”葛东旭冷冷一笑,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中年妇女闻言浑身猛地打了个哆嗦,看葛东旭的目光就跟见了鬼一样,充满了惊恐。

  “我要不知道,你认为我一个小年轻有资格当何医生,还有他们的老师吗?”葛东旭冷声道。

  “那,那我这是什么病?是,是被鬼缠上了吗?”中年妇女问道,目光惊慌地扫过四周,总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以前她也不是没想过被鬼缠身,还专门去烧香拜佛,请道士做过法,但一点用都没有。后来去问了西医,西医只说是她神经上出了问题,做噩梦很正常,她也就接受了。

  如今她什么都没说,葛东旭却准确地指出来她经常性做到被厉鬼压身的噩梦,如何不让她再次怀疑自己撞鬼了?

  “世间哪有那么多鬼!就算是鬼,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鬼,而是厉害的阴寒邪气!你要早一点来找何医生看,他刚才开的那药方你吃上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好了。但如今已经迟了,肿瘤已成,你还是去找西医开刀吧。”葛东旭回道。

  “啊!这,这可怎么办啊?开颅动手术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中年妇女一听,整个人都差点要瘫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了起来。

  现在她是已经完全相信了葛东旭的话。

  除了因为前面面瘫和中风偏瘫活生生的例子之外,还因为葛东旭连脉都没把,就把她的症状说得一清二楚,好像他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做了什么孽?”葛东旭闻言暗暗冷笑,没有半点怜悯她的意思。

  正所谓由小见大,窥一斑而知全豹,就从她刚才在电梯里的行为,连残疾人都要欺负,可想而知她是一个多么恶劣的女人。

  “葛医生,您帮帮我,您救救我!我现在知道了,您肯定是神医在世。前面都是我不对,我求您救救我。钱我有,钱我有,您开个价,我都愿意付。我不要开颅啊!”哭着哭着,中年妇女突然站起来,对着葛东旭连连鞠躬哭求道。

  “求我已经没用了,我说过,我不会帮你,能明确地提醒你,那已经是仁至义尽,你要再胡搅蛮缠,我就直接叫警察过来!”葛东旭面无表情道。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