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 这里是私人之地

  当晚,葛东旭和舅舅等人便住在了坤庭大酒店。

  许继荣得了常人修炼数十年的功力,精力充沛,葛东旭便连夜传了他一些调息运转内力的法子,一些他破案用的一些小法门,比如根据现场遗留的血液,毛发来寻找这些血液和毛发主人的小法术,还有一些克敌制胜的小窍门和身法等等。

  身法中,也包括纵身术,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轻功。

  当然许继荣只是得了葛东旭赠与的一点功力,也就相当于炼气四层的光景,想要像当年葛东旭一样自如地“御气飞行”,那是不可能的,只能飞跃一堵墙,发力纵身四五米远的光景。

  但饶是如此,对于如今的世俗那也是近乎传奇的功夫,就算以前的奇门,那也是一些古老门派的前辈们才有可能做到。

  当然如今古老门派的不少前辈们都得了葛东旭的道法和灵丹妙药,在昆仑境静心修行,不仅修为比以前精深许多,会的法门也是多了许多,以前不会的“御气飞行”,他们如今也会,已经不是许继荣能比得了的。

  许继荣悟性还是有的,再加上以葛东旭的修为和对天道的理解,指点许继荣那绝对是“超级导师”,所以一个晚上下来,许继荣倒是把该学的都学得差不多,接下来便是熟练的问题。

  许继荣对纵身术最是感兴趣。毕竟对于绝大多数华夏人而言,飞檐走壁都是儿时的梦想。

  第二天一早,葛东旭和许家大小在总统套房的餐厅用了早餐,便驱车返回昌溪县。

  这时许继荣的两眼已经恢复了正常,不像昨晚那般精芒摄人,不过身上依旧隐隐散发出凌厉的气势,还需要几天时间的慢慢收敛。

  车子先开到外公家集合,然后再一起驱车沿着白云山盘山公路,一路往位于白云山半山腰,曾经杨银厚隐居的别墅而去。

  许家虽然算不上大门大户,但直系亲属包括葛东旭表兄妹的配偶,还有葛东旭家,合起来也有二十多号人,聚在一起还是有些热闹的。

  葛东旭想想便干脆选在了白云山半山腰的别墅。

  这片曾经任遥安身,丹符派宗门所在之地,后来被葛东旭花钱买下,专门与白云山旅游区划开,不仅在路口放有私人重地,闲人莫入的警戒牌,有大门围墙隔断,后来杨银厚等人去东海秘境闭关修行时,还有外门弟子专门看守,不让外人入内。

  当然这期间肯定有人想进去一观,不过普通游客都是比较怕事,见有牌子有大门还有专人守卫,也就好奇地望上几眼,便挪步离开。但有些在瓯州地区甚至江南省地区都算得上权贵的人士,刚好经过这里,透过大门,似乎能看到里面古色古香,绿意盎然,百花绽放,难免好奇,自然难免占着有些权势钱财想强行进去一观。

  当然不听劝告,耀武扬威,态度嚣张的人结果都很惨。

  葛东旭开着车子在前面带路,车里坐着父母亲和外公外婆。

  车子在盘山公路绕了一段,便拐入了一条通往半山别墅的岔道。

  “咦,这里不是禁止入内的吗?胜明家今天是要干什么?又不是过年过节的,突然就通知来一个家庭聚会,还开车到这地方来。”开着车子跟在葛东旭身后的大姨家还有三舅舅家都不禁面带惊讶之色。

  另外开着两辆车子跟在后面的大舅舅家和二舅舅家,虽然觉得有些惊讶,但想起昨天在临州市发生的事情,再一联想葛东旭当年跟的老道士就是在白云山里隐居的,心里大致也就有点数了。

  小径通幽!

  虽然这岔道还不算是丹符派的禁地,但因为就在丹符派外围,已经显出一派另类的景象,两边古木参天,生机盎然,在这炎炎夏日给人格外新鲜清凉的感觉。

  开进去数十米,便可看到禁止游客进入的警戒牌,拐个小弯,便能看到有参天古木遮掩的大门和围墙。

  只是平时绿林清净之地,如今却停着数辆车子,并且还有争吵之声响起,吵得山林里的飞鸟纷纷惊飞而起。

  驾驶位上的葛东旭脸色微微一沉。

  虽然说老祖和任遥的遗骸已经移到东海秘境,但这里毕竟还供奉着他们的牌位,也是丹符派世俗间的宗门之地,又哪里容外人搅了清净?

  本来正在争吵的人,见有人车子开来,便纷纷停了争吵,扭头朝车子望去。

  昆仑境那边是有丹符派内门弟子轮流坐镇,这边山下因为有葛胜明夫妇在,平时只是由外门弟子轮值。除了守门,不容外人进来,平时便是打理道观,别墅花园,还有静心进修等等。

  最近负责轮值这白云山的正是之前因为脑溢血犯了偏瘫,被葛东旭治好,然后因为他品行好,神念比普通人强大,而被徐垒收为记名弟子的陈荣尚。

  陈荣尚自然认得葛东旭,后来昆仑境奇门大会,更是知道自己有此番奇遇都是因为这位掌门师祖的缘故,所以他见葛东旭下车来,心头不禁一震,排开众人便要上前来拜见。

  不过葛东旭已经提前摆手拦住了他,不让他拜见,毕竟有外人在。

  “怎么回事?”葛东旭淡淡问道。

  “回先生,这些人见我们这里空气好,风景优美,想要进去参观一番。”陈荣尚躬身恭敬回道。

  “你没告诉他们,这里是私人之地,不允许外人进去吗?”葛东旭问道。

  “我告诉他们了,可他们不听,执意要进去,所以起了争吵。”陈荣尚回道。

  “既然不听,那还跟他们争吵什么,你难道不会把他们扔出去吗?徐垒难道没教你吗?”葛东旭闻言脸色一沉道。

  “弟……我……”陈荣尚见葛东旭面露不快之色,不禁心头一颤,战战兢兢道。

  “哼,好大的口气!你是哪里人?哪个单位的?”陈荣尚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一位中年男子挺着个啤酒肚,背着手上前来,一脸威严地问道。

  “林镇长!”那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下,葛东旭的大姨夫金益民便匆匆从车子里下来,上前叫道。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