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章 血月谷谷主

  “杀!杀!”冬雨庸夫妇两人自然也明白绝不能走脱了庞乌,连声怒吼,杭琴同样也是一口精血喷在紫剑上面,化为一道无比耀眼的剑芒,对着庞乌劈杀而去。三寸人间

  庞乌虽然修为极高,但又如何挡得住七人全力围杀。

  没一会儿,血刀便已经血色黯淡,血雾几次腾起都被逼杀了回去,血雾越发淡薄,已经能看到在血雾中连连怒吼,嘴角挂血的庞乌。

  “钱西,你们竟然背叛血月谷,我父亲一旦赶来必不饶你们!”庞乌怒吼道。

  “杀!”那五人听到庞乌提到他父亲,脸色骤变,互相对视了一眼,再次一口精血喷出,法宝光芒大盛,呼啸着对着庞乌杀去。

  冬雨庸也知道夜长梦多,也越发不要命地对庞乌发起进攻。

  唯有葛东旭在边上冷眼旁观。

  他初来乍到,情况还不熟悉,本不适合跟人结仇,只是见冬雨庸伉俪情深,那庞乌等人又尽数都不是什么好人,便动了不忍和正义之心,横插一手。

  不过他虽有心助冬雨庸夫妇一臂之力,但毕竟跟他们不熟,不愿意过早暴露实力,便用了点心计,先坐山观虎斗,等那五人杀了庞乌,他再看情况见机行事。

  葛东旭正冷眼旁观之际,突然感到有强大的法力波动从远处传来,不禁脸色微变。

  “畜生,竟然敢伤我儿!”葛东旭脸色微变之际,有怒吼声如天雷一般从远处滚滚而来。

  只见远处天际突然变得血红一片,血海翻腾,那血海中站着一人,面容枯瘦,双眸血红,须发根根立起,一把血色巨刀破开空间,远远对着围攻庞乌的七人劈去。

  这血色巨刀虽然离冬雨庸等人还很远,但却迅如闪电,所过之处,席卷起无边的血色,锋芒劈下,天地似乎都要被劈开,其威势比起先前庞乌全力施展血刀强大了许多倍。

  这还是远距离施展,血刀未至便带起的威势,真要是近距离施展,那威势绝不是龙虎境九重修士能挡。

  “该死,谷主怎么会来!”钱西等五人远远见血色巨刀劈来,不禁吓得面如土色,几乎想都不想便收回法宝,调转身子便准备逃蹿。

  他们个个实力虽然也算不错,但毕竟也只能算是普通龙虎境九重修士,又哪里可能是金丹老祖的对手!

  “是血月谷谷主庞彪,那是金丹老祖,道友快走,我们最多只能拖出他十多个呼吸。”冬雨庸夫妇见那血刀远远劈来,仿若开天辟地,不禁脸色大变,但他们并没有收回法宝逃蹿,而是不假思索地几乎同时开口对葛东旭示警。

  “哈哈,你们还想逃吗?”庞乌见父亲及时赶到,顿时一扫之前的颓势,仰天狂笑,周身那稀薄的血雾翻滚起来,化为一道道血色匹练对着钱西五人席卷而去,血色巨刀则直取冬雨庸夫妇。

  至于葛东旭,此时似乎已经被吓傻了,竟然忘了逃亡,庞乌也就懒得理他。

  在庞乌看来,葛东旭只是龙虎境八重修士,如今他父亲已经赶来,他这一愣,便已经彻底失了逃生机会。

  狂喜得意中的庞乌并没有发现,那龙虎境八重修士此时望向他父亲劈来的血色巨刀,眼中正闪着一丝思索和意外之色。

  因为那血色巨刀威力虽然极为恐怖,让钱西五人一看到它劈来,便直接调头逃蹿,连抵挡的心思都没有,冬雨庸夫妇也已经完全绝望,但在葛东旭眼里,这一刀的威势比起巨鳄金甲僵的巨爪威力却差了不少,而巨鳄金甲僵在他眼里只是刚刚结了金尸丹的金甲僵,实力应该只是跟金丹初期老祖相当。

  可如今那血月谷谷主庞彪,明显便是金丹老祖,给葛东旭的感觉却逊色巨鳄金甲僵不少,这如何不让葛东旭感到意外?

  不过不管意外不意外,对于金丹老祖的到来葛东旭还是不敢大意的,甚至若按理智选择,他初来乍到,是不应该跟金丹老祖级别的强者结仇厮杀。

  不过生死关头见人品,那冬雨庸夫妇身处险境,一前一后两次示警,显是重情义之辈,面对这样一对夫妇,以葛东旭的性格又如何能做到不顾不管而去?

  “是我们害了你啊!”葛东旭遥望庞彪架血云急速飞来之际,冬雨庸夫妇已经双剑合力逼退庞乌,然后既不逃跑也不继续对庞乌发起进攻,而是双双飞到葛东旭身边,苦笑道。

  事到如今,他们已然没有了任何逃生机会,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还不如让那庞乌全力缠住钱西五人,反正那五人也是残暴之辈,若不是他们,他们夫妇二人也不至于落得这般地步。

  庞乌见冬雨庸夫妇已经断了逃跑的心思,便全力缠住钱西五人。

  庞彪的血色巨刀来势本就迅如闪电,庞乌只是稍微缠住五人几个呼吸功夫,庞彪的血刀便已经攻到,化为五道血色锋芒,分取五人而去。

  金丹老祖的血刀攻到,威力何等巨大,而那五人本就已经吓破了胆,急与逃亡,真实实力也发挥不出一半,那五道血色锋芒落下。

  “当!当!当!”

  “刺啦!刺啦!”

  三把飞剑皆被劈下空中,光芒全消,而那一黑一血色的长幡则被血色锋芒直接从中劈开,同样跌落空中。

  “噗!噗!”法宝被一刀劈得光芒全消,跌落空中,那五人立时体内真元动荡,血气翻腾,一口鲜血怎么也控制不住,立马狂喷而出,瞬间已经受了伤。

  几乎同时,那血云已经奔涌而至,天地一片血腥气息,让人脑海里不由自主便浮现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的惨烈场面。

  “竟然敢背叛我儿!找死!”血刀再起,对着五人便要劈杀而去。

  此时那庞彪已经近了,这一刀杀出威力更盛,那五人如今法宝已经残破,身已受伤,这一刀若落下,五人恐怕就要一命呜呼了。

  “哈哈,父亲,不要杀他们!我要日夜折磨他们,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庞乌见状面色狰狞地叫嚣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