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6章 多谢老爷收留【补更】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快起来吧!”葛东旭见两人落泪,不禁有些尴尬了,连忙道。

  冬雨庸夫妇却没有起身,而是互相对视了一眼,突然对着葛东旭恭敬磕头道:“如果真人不嫌弃我夫妻二人弱小笨拙,我二人愿意追随真人左右,鞍前马后听候真人使唤。”

  “这……”葛东旭见冬雨庸夫妇真心诚意,不禁有些心动。

  他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正需要本土修士帮助,更好了解这片地域,并为将来丹符派的迁移立下根基。

  冬雨庸二人的人品刚才已经经过了考验,至于修为,两人都是龙虎境九重修为,虽然比不得灵霞门的太上长老花风华,但跟血魔宗的血魔庞若海,天剑宗的秘传弟子凌天等人相差无几,实力在龙虎境九重修士中算是比较厉害了。

  当然龙虎境九重和金丹大道之间是一道鸿沟,就算花风华没有大机缘也很难踏入进去,冬雨庸二人的实力在龙虎境九重修士中虽然算是比较厉害,但想要踏入金丹大道希望还是很渺茫。

  不过如今两人有了金丹道纹果这等奇果,希望便大了不少,如果葛东旭再助他们一臂之力,金丹大道希望就更大了。

  若两人真的成就金丹大道,那么便相当于有两位金丹老祖在这边坐镇接应,对于丹符派而言自然是大大的好事,少了许多凶险和麻烦。

  见葛东旭有些意动,冬雨庸夫妇再次对视一眼,开口道:“我夫妻二人都是无门无派,乃是一次奇遇得了修行法门,一路磕磕碰碰,历经无数凶险,方才修行到今日境界。如今寿元已经所剩不多,我们之所以恳求真人收留,一方面是想真人可怜我二人修行不易,能给我二人一些指点,好有望金丹大道,这是我二人的私心,另外一方面,就算金丹大道无望,真人对我二人恩重如山,我们无以回报,便以残生鞍前马后回报真人。”

  两人一路独自摸索修行下来,非常艰辛,期间也想过拜入他人帐下。只是像他们这样半途拜入别人帐下的,那些大势力或者门派无非也就看重他们的实力,把他们当扩张势力或者寻找争夺“财物”的兵将甚至炮灰,却是不会真正栽培他们。

  像之前钱西等血月谷的人,虽然可恨其实也是可怜,冒着性命危险辛辛苦苦追杀他们夫妻二人,那金丹道纹果他们却是一点都分享不到。不仅如此,那血月谷谷主庞彪突然赶来,显然是那庞乌不信任他们,甚至想事后杀他们灭口,免得走露风声,暗中发信号通知了他父亲。

  两人此趟好不容易得了大机缘,本想着找个地方服用金丹道纹果参悟金丹大道,结果若不是葛东旭出手相救,别说金丹道纹果了,就连命都要葬送。

  这次劫后余生,他们见葛东旭实力无比强横,为人却又这般正直,面对连金丹道纹果这等天地间一等一,连金丹老祖都要为之大打出手的灵果也丝毫不动贪心,想想自己二人独自修行摸索,这般艰辛,此趟就算有了金丹道纹果,也无非多了几分希望,这才决意拜入葛东旭帐下,一为自己,二也为报恩。

  葛东旭本就有些意动,如今听说冬雨庸夫妇乃无门无派,两人话说得也坦诚,把私心也道了出来,葛东旭便不再犹豫,点头道:“既是如此,你们就跟着我,我也比不会亏待你们。”

  “多谢老爷收留!”两人见葛东旭答应,并且还承诺不会亏待他们,不禁喜极而泣,连忙再次叩首道。

  葛东旭受了他们叩首,然后把他们唤了起来道:“此处刚才动静太大,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详谈。”

  “是,老爷。”冬雨庸夫妇二人束手回道。

  葛东旭见两人再次称呼自己为老爷,本想让他们改口,想想两人决意拜入自己帐下,自己若让他们改口,保不得他们还以为自己不愿意收留他们,况且若以后收他们入门,他们也得称呼自己一声掌教老爷,便也就随他们去,腾起一团云雾,将两人连同自己托起,迅速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冬雨庸夫妇都是龙虎境九重修士,活了好几百岁,见识自然远不是杨银厚等人能比,他们见葛东旭腾云驾雾,倒也不会太过惊奇,只是暗暗惊讶老爷明明只有龙虎境八重修为,腾云驾雾之术却使唤得轻松自如,仿若金丹老祖一般。

  不过两人想想刚才连庞彪三两下也被自己的老爷所杀,心里头也就不再惊讶。

  急速行驶了数百里,远离了那是非之地,葛东旭方才降下了云头。

  不过葛东旭虽然飞行了数百里,眼目所见依旧是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头的戈壁荒漠。

  “我叫葛东旭,你们二人叫什么名字?”落了地后,葛东旭问道。

  “回老爷,我叫冬雨庸,她叫杭琴。”冬雨庸躬身回道。

  “好,我记住了。”葛东旭点点头,本想继续问些话,但见冬雨庸面容苍老,发丝雪白,体内血气衰弱,真元枯竭,想起刚才一战冬雨庸以死相拼,恐怕不仅身受重伤,连根基都已经受损,不禁微皱眉头,道:“你受伤很重,必需得先找个地方疗伤,否则时间一拖长,根基越发受损,就算有金丹道纹果相助,你也无望金丹大道了。”

  “啊,雨庸你根基受损了吗?”杭琴闻言不禁大惊失色道。

  他们两人年纪都已经很大,所剩寿元已经不多,若是根基受损,那金丹大道基本上也就无望了。

  “无妨,我能捡回一条命就很好了,只要你今生还有望金丹大道,我便心满意足了。”冬雨庸见爱妻大惊失色,冲她微微一笑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若早早离去,我踏入金丹大道,孑然一人又有何生趣?这金丹大道不要也罢。”杭琴决然道。

  葛东旭见冬雨庸和杭琴夫妻情深,既是感动又是难免有些哭笑不得。

  他可是能炼制六品灵丹,又窥得了一丝生死奥秘的炼丹大师,若时间拖长了,或许他还没办法,如今又哪里会没办法挽救?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