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 两剑

  “这么说,我冥魂门郁屠护法等人便是你们金蛟岛所杀了?”向凌不愧是冥魂门秘传弟子,很快就稳住了心头惊骇,阴沉着脸质问道,那五行阴煞冥骨上的阴火蹿得越发厉害起来。

  其余人见向凌质问冬雨庸夫妇,个个全力运转真元法力,目光死死盯着冬雨庸夫妇,不敢有丝毫疏忽。

  “郁屠等五人欺上我金蛟岛,又要行杀戮之举,莫非本尊还不能杀他们不成?”冬雨庸冷声道,目中寒芒杀机闪烁,脑子快速转动着是否要把向凌等人留下来。

  在冬雨庸夫妇脑子快速转动时,向凌脑子也快速转动着,最终压下心里头的冲动,阴声道:“就算郁屠等人冒犯贵岛,两位岛主完全可将他们抓拿起来,交给我们冥魂门处理,又何必杀他们!此事我会回去禀告掌教师尊,他必会有决断,告辞了。”

  “也好,我正想要向冥灭门主讨个说话,你们冥魂门三番五次欺上门来是何意思?不过刚才你入我金蛟岛地盘,无缘无故伤我巡海护卫,难道你以为扔下这么一句话就可以走了吗?”冬雨庸冷声道,同样也压下了心里头将向凌等人留下的冲动,毕竟向凌和郁屠身份不同,杀了他,那就跟冥魂门再无回旋余地,当然也不可能就这样放他走。

  “冬岛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你还想连我也杀了不成?莫非你以为一朝踏入金丹大道就能与我冥魂门抗衡不成?那你就大错特错了,金丹老祖与金丹老祖也是有强弱之分的。”向凌闻言心头一紧,不过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依旧阴冷冷道。

  “本尊行事还轮不到你来说道!本尊将攻击二剑,你们若接得住便可离去,若接不住,死了也就死了。”冬雨庸冷声道,青沥剑随着他的声音落下,剑芒吞吐,散着森冷锐利的锋芒。

  “好!”向凌冷喝一声,悬与头顶的五行阴煞冥骨阴火腾腾,又卷起团团乌云。

  其余三十余人也都全力催动法宝。

  他们都心知肚明,冬雨庸既然放出这话,他们全力而战,或许还能保住一命,若不然必死无疑。

  “第一剑!”冬雨庸见状冷喝一声,青沥剑冲天而起,化为漫天剑光对着众人劈去,其中最耀眼的一道剑光对着向凌而去。

  “杀!”向凌怒吼一声,额头青筋都根根暴起,体内真元法力疯狂涌动,灌入五行阴煞冥骨,那燃烧着黑火的乌云便朝青沥剑滚滚而去。

  只是向凌毕竟不是金丹老祖,就算他五行阴煞冥骨厉害,也挡不住青沥剑。

  青沥剑落下,那乌云便一分为二,那阴火缠绕着青沥剑,但很快就被剑光给搅成了火星四散。

  “噗!”向凌当机立断喷出一口精血,那一分为二的乌云再次合拢,阴火再次燃起,挡住了青沥剑的余威。

  而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运了,当场便有数位修为低一些的修士栽下云头,生死不知。

  “第二剑!”冬雨庸面无表情地再次冷喝一声,青沥剑冲天而起,这次青沥剑竟隐隐化为一条青龙,呼啸着对着众人张牙舞爪而去。

  “杀!”向凌再次怒吼一声,带着众人再次催动法宝全力迎向青沥剑。

  “当!当!当!”法宝撞击在一起的金铁交鸣声响彻天地,更有团团火花四射,动静极大,引得一些刚好路过的修士纷纷驻足远观。

  “那是冥魂门秘传弟子向凌的五行阴煞冥骨!”

  “那是金丹老祖!天哪,那人好像是金蛟岛的岛主冬雨庸!”

  “没错就是他,那是他的青沥剑!”

  “……”

  在远处观战之人纷纷惊呼时,这第二剑落下,又有数人栽下云端,其中一人还是护法。

  “冬雨庸!你等着,我师尊必会为我讨回今日之赐!”一团乌云朝着天柱山福地的方向风驰电掣而去,乌云里传出向凌充满了刻骨仇恨的尖叫声。

  剩余的人倒是没敢说威胁之言,个个都驾着法宝,如丧家之犬一般急速逃离。

  “果然是金蛟岛岛主冬雨庸,没想到他竟然得了大机缘踏入了金丹大道,真让人羡慕。可惜他今日得罪了冥魂门,冥魂门必不肯罢休,祸福难说。”

  “他还是放了那向凌一马,显然还是不想把事情做绝。”

  “但那是睚眦必报的冥魂门,这事情难说啊,要不然我倒有点想去投靠金蛟岛了。”

  “……”

  观战之人议论纷纷,然后很快便也就散了,没人上前与冬雨庸打招呼。

  冬雨庸与冥魂门结了仇,他们可不敢轻易去淌这潭水,万一被有心人看到,说他是冬雨庸的同党,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多谢护法出手相救!”章八从海底催浪而上,站在浪头上对着冬雨庸单膝跪地拜谢,脸色有些苍白发黑,气息不稳。

  “那阴火乃是向凌以冥魂门秘法炼制而成,很是歹毒,一旦被沾上便如附骨之疽,你躯体幸好没有直接被那阴火沾上,否则只能去求老爷,看看他有没有办法了。”冬雨庸说着手落在章八肩头,一股炙热纯厚的法力透体而入,将章八体内被侵入的阴火之气驱走,然后收回了手,神色很是凝重。

  向凌便这般厉害,可想而知他师父冥灭老祖有多厉害!若不是冬雨庸身后还有葛东旭,他还真不敢这般得罪冥魂门。

  不过饶是如此,如今冬雨庸心里头还是多了一些担忧和不安。

  “多谢护法。”章八再次拜谢,然后恨恨道:“这向凌这般歹毒厉害,护法怎么不将他杀了?这不是放虎归山吗?”

  “我也想杀他啊!只是这向凌乃是冥魂门门主冥灭老祖最得意的弟子,又是冥魂门的秘传弟子,在门中地位甚至比长老还要高,若是将他杀了,那我们金蛟岛与冥魂门恐怕就不死不休了,没有任何回旋余地,如今还不是时候,一切还得等老爷出关再做定夺。”冬雨庸沉声道。

  “护法深谋远离,是属下孟浪了。”章八道。

  “去吧,好生巡逻。不过若再看到冥魂门人来,不可跟踪,只需传信回来便可。”冬雨庸说道。

  “遵命!”章八抱拳领命,便又遁入海中。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