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 开战

  “冬雨庸!杭琴!”冥灭老祖很快便看到了屹立半空中的冬雨庸夫妇,大手一抬,停住大军,冷声喝道。

  “没错,正是我们夫妻二人,不知道冥灭门主带这么多人,兴师动众冲着我金蛟岛而来,是何意思?”冬雨庸冷声质问道。

  “冬岛主你好大的胆子,你们接连两次杀我冥魂门护法,如今倒问本尊此来合意?莫非你以为杀了我冥魂门护法还可以安然无事吗?”冥灭老祖厉声道。

  “是你们冥魂门的人无缘无故到我金蛟岛闹事,要夺我金蛟岛财物,杀我金蛟岛之人,莫非还不准本岛主击杀他们不成?”冬雨庸冷声反驳道。

  那观战之人,很大一部分都是冥魂门势力范围内的修士,平时自然没少被冥魂门欺压,见冬雨庸如此正义凛然地反驳,心里暗暗痛快,只是想起冬雨庸夫妇终究不是冥魂门之敌,心里却又难免有些黯然。

  当然也有不少人见冬雨庸夫妇双双踏入金丹大道,心存嫉妒之意,如今见冥魂门大军压境,冬雨庸夫妇一个不慎恐怕就要身损而亡,却是一副幸灾乐祸。

  “冬雨庸你休要狡辩,你们金蛟岛本就归我冥魂门辖区,我冥魂门保一方平安,收取一些费用本是理所当然,你夫妻二人自恃踏入金丹大道,不交也就罢了,竟然还杀我护法,难道真以为成了金丹修士,便可肆意杀戮吗?”冥灭老祖阴声道。

  “肆意杀戮?哈哈,冥灭,你讲这话不脸红吗?你们冥魂门……”冬雨庸闻言大笑,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之意。

  “冬雨庸,本尊不与你们争辩。你们杀我冥魂门护法,今日必须要给个交代。本尊念你们历经千辛万难方才结成金丹,委实不容易,你们今日若肯拜入我冥魂门,不仅往事既往不咎,本尊还许你们太上长老之位,但若你们拒绝,那今日只有一战了。”冥灭老祖也知道自己冥魂门行事素来残忍无道,再与冬雨庸争论道理,反倒惹人笑话,关键还是要展现实力和权威,闻言打断道。

  “哼,这冥灭小儿倒是打得好主意!”远处一朵白云之上,一位青衣儒雅男子冷笑道,与这青衣儒雅男子站在一起的是一位身穿白衣,发须皆白的老者。

  “窦兄不也正有此意吗?”那白衣老者说道,嘴角微微勾起,明显带着一丝讥讽戏虐之意。

  “风兄不也一样吗?”青衣男子不答反问道。

  “哈哈!”白衣老者抚着白须笑而不语。

  青衣男子见状冷冷一笑,也不再言语。

  “那就一战吧!”在青衣和白衣男子在远处对话时,另外一边冬雨庸夫妇已然毫不犹豫地冷声道。

  紫玄剑和青沥剑随着他们声音落下,剑芒大涨,冲天而起,将天空都染成了一紫一青两色。

  “冬雨庸,杭琴,你们真要与我冥魂门为敌吗?”冥灭老祖带大军前来,便是要震慑冬雨庸夫妇,让他们屈服,没想到他们竟然一点都不为所动,不禁大怒道。

  “冥灭老儿,又何必废话呢?”冬雨庸冷冷一笑,青沥剑遥指冥灭,吞吐剑芒。

  冥灭老祖见状反倒冷静了下来,朝身边的阎藏和荒鬼两位太上长老看去,两人阴冷着脸微微颔首。

  “杀了他们!”冥灭老祖见状大手一挥,冷声喝道。

  冥灭老祖这一声令下,他身后数千名修士立马冲了上来,纷纷祭起了法宝,对着冬雨庸夫妇杀去。

  顿时间,天地风云变幻,有一道道华光闪耀,汇聚成一股完全有法宝组成的“洪流”对着冬雨庸夫妇轰杀而去,又有一道道黑气从各种形状的旗幡,骷髅杖等法宝中冒出,在空中汇聚成一团黑压压的乌云,乌云翻滚,如黑墨浓汁,覆盖这数里方圆,里面有凄厉的鬼叫声,更有一只只黑气缭绕的锋利巨大鬼爪从乌云中探出,对着冬雨庸夫妇当头抓去。

  观战之人见状,见冥灭等三位金丹老祖不动手,而是叫手下门人动手去攻击两位金丹老祖,虽面露一丝不齿之色,但也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修真界素来弱肉强食,对于金丹老祖而言,只要能保自己周全,只要能获胜,又哪会把门下一些龙虎境修士生死放在心上?

  倒是葛东旭见状却不禁脸色骤变。

  他还以为冥魂门大举发兵前来,是为壮大声势,是准备将金蛟岛一网打尽,是以防万一,不让人逃脱,没想到他们竟然是打算不惜牺牲龙虎境修士,来消耗冬雨庸夫妇,然后他们三位金丹老祖再出手合力击杀他们二人。

  “杀了!”冬雨庸夫妇显然已经意料到冥灭他们肯定不会先动手,见状嘴角逸出一抹不齿之色,目中杀机暴涨,怒吼一声,全身真元法力奔涌,丹田中的金丹更是滴溜溜地快速转动起来,更有丹火缭绕。

  一紫一青飞剑顿时光芒耀眼,化为一道长虹分别对着那宝光“洪流”和那滚滚乌云划去。

  那两道长虹上面隐隐有琉璃明净之火萦绕,划过天空,空间都起了涟漪,仿若要被那琉璃明净之色的火给烧出一个洞来。

  “三昧真火!”

  “三昧真火!”

  观战之人,远远看到那琉璃明净之火,纷纷惊呼起了,面露惊骇之色。

  “这冬雨庸夫妇还真是狠啊,一开始便直接调动丹火了!”远处青衣儒雅男子微微动容道。

  “敌强我弱,实力悬殊,若没有这孤注一掷,背水一战的决心,他们还不如立马掉头遁逃呢!只可惜了,经此一战,二人必伤根基,以后肯定无望再更进一步了。”白衣老者说道。

  “这不是你我所乐意见到的吗?”青衣儒雅男子冷笑道。

  “话是如此说没错,但修行不易,看到他们就如同看到我们一样,总也有些不忍。”白衣老者说道。

  “行了,风兄不用故作慈悲了。你我要是不忍,早便出手拦阻,又何必作壁上观?还不是希望看到双方两败俱伤,一来压一压冥魂门的气焰,不让他们崛起,二来也断了冬雨庸夫妇今后进阶的机会,否则夫妻齐心,真要再冒出两个金丹中期修士,再振臂一挥,我们二宗的地位可就要受威胁了。”青衣儒雅男子冷笑道。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