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5章 传秘术

  故意袖手旁观,坐看他们被冥魂门严重伤了根基,断了他们前进之途,并借他们之手削弱冥魂门的实力和威严,这等算计,冬雨庸夫妇心知肚明,但还是承了他们这份人情。三寸人间

  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们出手拦阻了冥魂门。

  但明明是他们故意袖手旁观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如今两人却乘人之危,假惺惺劝他们归顺他们,这就冬雨庸夫妇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反感。

  因为他们若真只是夫妻二人,没有掌教老爷这背后靠山在,像他们这种情况,若想稳住伤势,就算明明知道中了他们的算计,也得承他们的情往里面钻。

  因为他们两人受伤实在太重了,若不及时服用六品疗伤圣丹疗伤,别说彻底断了以后修为提升的可能,恐怕如今这一身修为也要跌落一大截。

  “多谢两位真人好意,你们已经帮了我们一个大忙,就不敢再劳烦你们了。”当然心里虽然反感,冬雨庸夫妇面上却是不会表现出来,而是客气的鞠躬拱手婉拒道。

  窦??和风影两位老祖显然没想到这夫妻二人在这等情况下,竟然还拒绝了自己伸出的橄榄枝,不禁微微一怔,随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大袖一甩,冷声道:“不识抬举!”

  说罢,两人便化为两道虹光,贯空而去。

  冬雨庸夫妇面无表情地目送两道虹光消失在天际边,相互携手,仰天一声长笑,踏空缓缓朝金蛟岛而去。

  那观战之人目送两人离去,目中都流露出敬佩和惋惜之色,再无一人存幸灾乐祸之色。

  不过也没有一人前去跟两人套近乎。

  这一战之后,冥魂门因为两宗金丹中期老祖的插手,不好再无缘无故对金蛟岛出手,心里头正有怒无处发泄。

  这时谁要是敢去与金蛟岛沾上关系,很显然冥魂门肯定会迁怒在那人身上!

  所以,很快观战之人都纷纷散了开去,葛东旭也跟着散了去,只是在半途中又折返了金蛟岛。

  “拜见掌教老爷。”正在北角峰洞府抓紧时间盘坐疗伤的冬雨庸夫妇见葛东旭前来,连忙起身拜见。

  “让我看看。”葛东旭说着伸手扣住了冬雨庸的手腕,一缕真元法力早已经顺着冬雨庸的经脉探入了他的金丹。

  金丹黯淡无光,甚至上面爬满了蜘蛛网一般的裂缝,似乎里面的丹元随时都要如火山一般爆发出来。

  一旦这丹元不受控制的爆发出来,那么冬雨庸便会被这丹元所化的真火给焚烧得连渣都不剩一丝。

  除了这金丹,冬雨庸身上的经脉也受伤非常严重,不过相对于金丹,经脉损伤反倒算不了什么。

  金丹事关根基,若不能完全修复,那么就真如窦??和风影所言,以后就不可能再有进步空间。

  葛东旭检查了冬雨庸身上的伤势之后,又检查了杭琴身上的伤势。

  检查完毕之后,葛东旭的神色已经变得无比凝重。

  他虽然预料到这生死一战,冬雨庸夫妇必然要受重伤,却也没想到他们受伤会这么重,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若不是他们夫妻这一路修行过来本就不易,炼就了坚毅的心志,换一个人恐怕已经镇压不住这到处是裂缝的金丹了。

  事实上,现在冬雨庸夫妇也是凭着强大而坚定的意志镇压着金丹,不让它崩溃,但若不能及时得到帮助,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掌教老爷不用担心,我们这条命本来就是你捡来的,蒙你大恩,我们能踏入金丹大道,其实心中已经无憾了。况且今日这一战,我们也是扬眉吐气,无比痛快,如今就算死了,也是死得瞑目了。”冬雨庸夫妇见葛东旭神色凝重,还以为自己两人伤势过重,就算葛东旭也束手无策,双双对视了一眼,跪地道。

  “你们经此一战,受伤极为严重,稍不小心,金丹便会崩溃,但也正是这样,想必你们对生死,对金丹之秘窥探得更加深入了?”葛东旭沉声问道,目中闪烁着思索之色。

  “回老爷,是的,只是……”冬雨庸夫妇闻言苦笑道。

  冬雨庸夫妇踏入金丹时日很短,对金丹之秘的了解自然无法跟老牌金丹老祖相比,但这一次,他们不断催动金丹之力,甚至导致金丹差点崩溃,对金丹之秘的了解顿时直线上升。

  当然代价也极大!

  深入的了解,便是金丹的差点崩溃,便是断了今后修行提升前途!

  “没有死哪有生?没有破哪有立?你们有破釜沉舟,一往无前的决心毅力,便当同样应该有死而后生,破而后立的决心和毅力。你们如今虽然被授为本门护法,但因为你们还没正式开坛焚香,拜入我丹符门,我原本不能传你本门秘法,但今日非常时期,我便传你本门不死秘术,这是本门大长老也是我大师兄所悟。当年他被废丹田,成为一介凡人,比你们现在的情况还要糟糕,结果却凭这心头一点不灭意志,领悟不死之秘,破而后立。”

  “这门秘术,无比奥秘,如今本门中真正领悟其中一丝真意的也就我师兄一人,我也只能算是初窥皮毛,其余人哪怕我师兄的亲传弟子却因为修为有限,连听都不曾听过。今日我把我所知道的传给你们,你们领悟多少算多少,绝不可外传!”葛东旭神色肃然道。

  冬雨庸夫妇闻言不禁心头大震,一脸肃然地跪地拜了三拜道:“谢掌教老爷,弟子必不负掌教传秘术之恩。”

  葛东旭坦然受了两人三拜,然后将杨银厚所领悟的不死秘传传与两人。

  当然此秘术是杨银厚所创,他所领悟的真意很多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就算葛东旭领悟了生死奥秘,但单论不死秘术,他也只能初窥皮毛,在这门秘术上的造诣跟杨银厚无法相比。

  这门秘术再由葛东旭传给冬雨庸夫妇,其中奥秘自然又打了折扣。

  不过冬雨庸夫妇毕竟已经是金丹老祖,所领悟的天道本就深奥,如今在短短时间内,先是在沧漠中历经生死绝境,如今又在大海上经历生死磨砺,金丹爬满了裂缝,几近破裂,暗合杨银厚当年破而后立,领悟不死秘术的处境,所以葛东旭一将这秘术传与两人,又将自己心得也尽数道与两人知悉,两人便很快心有所悟,竟没一会儿便入了定。

  随着他们的入定,那紊乱的气息,试图冲破丹壳的暴乱丹元,隐隐中仿若得了安抚,趋于平静。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