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4章 小的愿意臣服

  见墨玄低头臣服,葛东旭心里头暗喜,立马祭了那镇兽环。

  镇兽环浮在水中,一个个禁制符文在上面闪动起来,然后落在了墨玄的头上,再然后猛地一缩紧,便彻底戴在了他的头上。

  见这镇兽环戴在了墨玄的头上,葛东旭这才松了一口气,掐动法诀,那金龙印便飞起,朝着尤老怪飞去。

  墨玄见金龙印飞走,立时目露凶光,体内真元法力猛地奔涌,一件奇形怪状的法宝冲天而起。

  这法宝有一粗长的把柄,把柄上是十个类似狼牙棒一样的东西。

  那十个狼牙棒,有五长五短,长得能像长鞭绳索一样伸缩扭曲,上面布满了利刺和吸盘,那吸盘上有一个个漩涡在转动,短的则是坚硬无比,上面尽是利刺。

  墨玄将这法宝祭起,那长长的狼牙棒便化为长满了刺和吸盘的绳索鞭子,对着葛东旭便缠绕和抽打而去。

  “本尊早就算到你会这样了,刚好可以印证印证这镇兽环的威力,否则还真不好无缘无故让你受苦。”葛东旭见状冷笑一声,立马掐动法诀,念动咒语,同时祭出南离火禽扇形成一片火海环绕四周,那金龙印也立马调转,以防万一。

  这镇兽环他从来没用过,也不敢十分确定其功效,之所以敢收了金龙印,一方面是艺高人胆大,不怕刚才已经被他镇伤的墨玄能掀起什么风浪,另外一方面则是知晓这镇兽环就算功效没如玉简所记载,有些差距,但功效肯定是有的,如此一来有这镇兽环限制,再加上他的实力和金甲僵,重新镇压这墨玄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

  葛东旭法诀一掐,咒语一念动,顿时那墨玄便感到犹如无数的尖针刺向他的大脑还有丹田,疼得他立时在地上翻滚起来,体内的真元法力更是因为失控而有暴走的迹象,吓得他连忙叫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葛东旭趁机见识了镇兽环的威力,不禁大大放心,不过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继续掐动法诀,念动咒语,直到察觉到那墨玄体内的真元法力已经暴动到了失控的边缘,要是再不住手,恐怕真要失控,这才收了手。

  葛东旭这一收手,堂堂妖丹中期的墨玄整个人如同大病了一场一样,趴在地上不断喘着粗气,看向葛东旭的目光充满了畏惧,就像看到了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魔一样。

  见墨玄都被葛东旭下了镇兽环,彻底臣服,又见原本往回飞的金龙印又调头朝自己飞来,尤老怪吓得魂都要飞了起来,一边操控着法宝与虎勇缠斗,一边叫道:“小的愿意臣服,小的愿意臣服,求老爷饶命,求老爷饶命。”

  “你这小人,枉费我如此相信你,把你当朋友,你却这般害我。这次要不是老爷不放心我,跟我一起来,今日我不是就被你害死在这里了,你竟然还想老爷饶你性命!”虎勇却根本不放过这尤老怪,一戟狠过一戟,刺得尤老怪一边慌忙躲闪,一边再次叫道:“虎兄,我本来是不想害你的,无奈你刚好寻上门来啊,我这边又刚好缺人,就告知了你,而且我也是奉命行事啊!求求你,饶我这一命吧。”

  “老爷,这尤老怪本就是我乌王殿的长老,只因昔日乌王殿在猎杀嗜血魔鳐中伤了元气,反倒被九龙殿捡了便宜,那九龙殿又担心我乌王殿崛起威胁到他们地位,便要将我乌王殿彻底连根拔起。属下见乌王殿大势已去,与九龙殿厮杀也只有被灭的份,便解散了乌王殿,自己远赴他方游历,看看有没有突破希望。”

  “只是一事无成,绕了一圈又回到了这天柱山福地的百万里海域。结果便在这乱魔大裂谷中发现了这头嗜血魔鳐,因为吃过前面一次亏,就不敢再大意,便悄悄去见了尤老怪,命他暗中召集人马围杀嗜血魔鳐,属下则在后面坐收渔翁之利。所以尤老怪也确实是奉命行事,还请老爷高抬贵手,饶他一条性命。”墨玄见尤老怪险象环生,恐怕支持不了几下就要被虎勇的三叉戟给刺出几个洞眼来,一命呜呼,犹豫了下,最终咬咬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葛东旭面前求道。

  葛东旭闻言冷哼一声,道:“虎勇,暂且饶这小人一条性命吧。刚好你以后炼丹少个得力帮手,就让他给你当下手好了。”

  在去尤老怪水府的路上,虎勇自然跟葛东旭提起过尤老怪也是一位四品炼丹师,两人因为是同道中人,这才不时有了来往的事情。

  虎勇本来心头还是怒意难消的,但一听说葛东旭要将尤老怪拨给他做炼丹助手,想想以后便有了一位妖丹老祖要听自己指挥,何等威风,立时怒意也就消了,一摆三叉戟道:“哼,要不是老爷要饶你性命,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还不去谢过老爷!”

  尤老怪见虎勇收了三叉戟,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连滚带爬到了葛东旭跟前,便是跪地道:“谢谢老爷不杀之恩!”

  “哼,不必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戴上这个镇兽环吧。”葛东旭见状冷冷一笑道,另外一个镇兽环早已经祭起在海里,一个个禁制闪烁,散发着一丝丝可怕的气息。

  对这种小人,葛东旭自然不会客气。

  那尤老怪抬头看了一眼悬在头顶的镇兽环,眼里流露出一抹苦涩无奈之色,然后低下了头,一身真元法力尽数收敛,不做抵抗。

  尤老怪一收敛真元法力,那镇兽环便落了下来,戴在了他的头上。

  葛东旭收服了墨玄和尤老怪之后,目光又落在已经变回人身的戴梭和蟠厉身上。

  “小的愿意归顺老爷,愿意归顺老爷。”两人见葛东旭投来,吓得浑身都打了个哆嗦,连忙道。

  葛东旭看着两人眼中闪着思索之色。

  这两个海妖自然不是什么好人。尤其那戴梭更是言而无信,阴险歹毒,不仅第一个要拿葛东旭去做诱饵,而且后来葛东旭成功引嗜血魔鳐回来时,他竟要违背承诺,想要葛东旭继续牵制嗜血魔鳐,对忠心跟随他们的手下也全无爱惜之情。

  两人如今要归顺他,没有控制自如的厉害手段,他又如何放心?

  但若就这样放他们走,肯定是不可能的。一来是心有不甘,二来这里的事情肯定不能泄露出去给九龙殿知晓。

  收留他们不放心,放他们走又不可能,那只有灭杀他们了。

  可人家都已经跪地说投降了,杀他们似乎也不是很合适。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