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3章 冥灭你受伤了

  当冥灭老祖起身离开密室朝主峰后山而去时,还有不少人也起身赶去。三寸人间

  不过片刻功夫,主峰后山一个洞府门口,已经飞落不少人。

  当先站着的是冥灭老祖、荒鬼老祖还有阎藏老祖三位金丹老祖,他们后面站着的则都是冥魂门一些秘传弟子和一些门中有着重要职位的长老,比如传功长老,掌管刑罚的长老等等。

  坐拥这些重要职位的长老,都是一些实力非常强横的龙虎境九重修士,不是上次去金蛟岛闹事却被杀了的护法可比。

  众人站在洞府门口,仰头望着贯空而起的黑气,眼中有敬畏,有羡慕,有嫉妒也有狂热。

  许久,那贯空而起的黑气才缓缓落下,最终消失在洞府上空。

  天上的黑色漩涡也随之散去,一切又恢复了晴明。

  “嘎吱!”一声,洞府的门打了开来,一位身穿血色长袍,面容英俊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恭喜师兄!”冥灭等三位老祖连忙上前拱手恭贺,而其余人则都纷纷跪地叩拜,口呼:“恭贺老祖!”

  “哈哈!”那年轻男子也就是血云老祖见状不禁仰头狂笑,血色长发随风狂舞,说不出的畅意张狂。

  更有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迸体而出,搅得四周狂风大作,连树木都要摇动不止,比起冥灭等三位老祖身上的气息强大的远不止一星半点。

  “冥灭你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狂笑中,血云老祖目光突然落在了冥灭老祖身上,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骤然变成了阴冷。

  “师兄可还记得离我们这里不远的大海上有一座岛屿名为金蛟岛?”冥灭老祖脸上的肌肉抽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刻骨的仇恨,然后微微躬身回道。

  “记得,那金蛟岛只是个近海荒岛,岛上也大多是一些土著或者落难或者胸无大志,不求上进的修士,莫非我闭关这些年,那金蛟岛还出了厉害的人物不成?”血云老祖面露意外之色,心里倒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还担心冥灭老祖是被其他大门派或者二宗之人所伤,因为在天柱山福地也就他们有这实力。如果是前者,他还能讨个说法,但若是青炎宗和风魔宗,就算他如今终于踏入金丹中期,也不敢轻易上门讨说法。

  因为金丹中期修士也是有强弱之分,他刚踏入金丹中期,实力自然不能跟两宗的老牌金丹中期修士相比,况且那两宗可不止一位金丹中期老祖。

  “确实出现了两个厉害的人物。”冥灭老祖回道,然后把冬雨庸夫妇横空出世,他带人与他们夫妇一战,以及后来青炎宗和风魔宗两位太上长老插手之事说了一遍。

  重忆旧事,冥灭老祖越说脸色越是阴沉难看,甚至本是儒雅的他因为脸部肌肉的扭曲而变得格外狰狞可怖,目中更是透射出浓浓的仇恨。

  那一战,对于冥灭老祖而言乃是莫大的耻辱,尤其还被伤了根基,误了他的修行,更是让他每每想起便咬牙切齿,偏生有青炎宗和风魔宗两位太上长老出面插手,就算冥灭老祖有天大的胆子,事后也不敢再杀向金蛟岛。

  不过如今冥魂门也有了金丹中期老祖,说起来也已经勉强有了向两宗叫板的资格,所以冥灭老祖心底的仇恨就再也压制不住,大致说了一遍之后,对着血云老祖深深鞠躬道:“还请血云师兄帮我门一雪前耻,重振威风。”

  “哼!”血云老祖没想到自己一破关便遇到这棘手的事情,目光有些懊恼地看了冥灭老祖一眼,然后大手一挥道:“都散了吧。”

  接着血云老祖又对冥灭三位老祖还有那些秘传弟子说道:“你们随我进来。”

  这次前来拜见的长老虽然手握大权,但大多已经上了年纪,若没有大机缘,基本上是不可能踏入金丹大道。

  而秘传弟子乃是门中最有希望突破成为金丹老祖的弟子,代表着冥魂门的未来,每位老祖收的秘传弟子不超过两位,有些只有一位,整个冥魂门的秘传弟子合起来也就五位,所以在普通弟子眼中,长老权力很大,身份尊贵无比,但在老祖眼里,那些长老却没多少分量,该牺牲的也就随手牺牲了,但唯有秘传弟子,他们却格外看重,不会随意牺牲,因为他们不仅是他们亲传弟子,而且还代表着冥魂门的未来。

  这件事既然涉及二宗,血云老祖不想在众长老面前谈论,便只唤了三位老祖和秘传弟子。

  秘传弟子以后是要掌管冥魂门的,所以不仅仅要勤加修行,争取早日踏入金丹大道,还需提前参与一些关系着门派兴盛的大事商议。

  血云老祖的洞府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布置得血色一片,看起来格外的阴森恐怖。

  不过冥灭老祖等人修行的本也都是邪恶歹毒的功法,却不会有阴森恐怖的感觉。

  众人跟着血云老祖进了洞府。

  血云老祖高座上位,冥灭等三位老祖分坐他两边下首,五位秘传弟子则都在下方恭敬站立,其中便包括冥灭老祖最得意的弟子向凌。

  “这件事当初若是两宗其余金丹初期级的太上长老出面,倒也好办,以我如今的修为,也有资格扫他们的面子,大不了事后送些好处与两宗,给他们台阶下,他们应该也不会太为难我们冥魂门。但换成窦??和风影两位金丹中期的太上长老,事情就不一样了。他们乃是两宗最顶尖的人物,扫他们的脸面,那便是践踏两宗的威严,两宗绝不可能善罢甘休的。我如今才刚刚踏足金丹中期,真要惹恼了两宗,他们真要镇压我,我也只能逃离天柱山福地,不敢与他们争锋。”血云老祖坐定后,面色阴沉道。

  “那师兄的意思,莫非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冥灭老祖满心的期待顿时如被当头浇了盆冷水,郁闷道。

  “当然不能就这样算了,无非目前我们不能直接攻上金蛟岛。至于金蛟岛在外面活动的人,那自然无需客气,见一个杀一个便是。至于冬雨庸夫妇,你不是说他们严重伤了根基吗?若是如此,他们必然会在稳住伤势之后,到处去寻找机缘,若在探险中击杀他们,就算两宗也是无法可说的。若他们一直龟缩不出,那就只能假以时日等我修为再精进一些,又或者你们三人有人也踏入金丹中期境界,那时攻上金蛟岛,就算二宗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血云老祖说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