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1章 前辈手下留情

  几个不知道是哪家修真人士带来的小孩正围着这七人,嬉笑着戏弄他们。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些小孩都从小修行,会点法术,不时对着几人施展几个风系或者火系或者水系的小法术,或把他们的衣服弄得更加残破,或烧了他们的头发,又或者将他们浇灌成了一个个落汤鸡。

  而那七人如今已经老态龙钟,修为全无,躲也躲不掉,干脆也就蹲坐在那里,随他们戏弄。

  见到街对面这一幕,葛东旭既是心酸又是气愤,冬雨庸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根本无需葛东旭开口,冬雨庸早便亲自出手一挥,将那些小孩都卷上了半空,挂在半空,任他们叫嚷挣扎,而杭琴则早就带着张山等人上前给那些人披上新的衣衫,将他们老弱而外露的躯体给裹了起来。

  那些小孩被卷上半空又叫又哭的,很快便有他们的家长跑了出来,有男有女。

  这些家长有些衣衫上绣着太阳的图标,正是天柱山福地五门之一的烈日门标志,还有几个家长衣袖上绣着白云的图标,那绣着白云图标的家长以女子居多,正是天柱山福地与五门其名的一宫一谷中寒云宫的标志。

  烈日门和寒云宫,一火一寒,倒是暗合阴阳之意,所以这两门弟子通婚结为伴侣双修的比较多,关系素来亲密,也是天然的盟友,在天柱山福地,有些人以前宁肯去招惹阴险狠毒的冥魂门,也是不敢去招惹烈日门和寒云宫,因为得罪他们中的任何一方,便相当于得罪了一门一宫两大势力。

  当然如今冥魂门出了一位金丹中期老祖,一跃成为两宗之下第一门派,形势肯定是不一样了。

  但不管怎么说,烈日门和寒云宫依旧是天柱山福地人们最不敢招惹的门派之一。

  这些人正是烈日门和寒云宫的门人弟子,虽然不是什么高层人物,修为最厉害的也就龙虎境八重修为,但有着烈日门和寒云宫做靠山,再加上这里是天柱城,他们也是有恃无恐,所以一出来,见他们孩子被悬在半空,便立马指着冬雨庸叫骂。

  不过因为孩子还悬在半空,再加上这里毕竟是天柱城,倒没敢马上出手。

  “哼,小孩戏弄孱弱之人,身为家长不懂管教,反倒出来叫骂!果然是有其子女必有其父母。也罢,子不教父之过,雨庸断了他们各人一条手臂,以示惩戒!至于这些小孩,禁锢一条经脉,让他们受上数日之苦。”葛东旭见状冷声道。

  “是,老爷。”冬雨庸点头领命,心念一起,那些小孩便如杀猪般叫了起来,然后跌落在地。

  “竖子尔敢!”那些家长见状不禁大怒,也就顾不得天柱城的规定,纷纷运转真元法力,便准备动手。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动手,便有一道青色剑光从冬雨庸身上冲出,化为十来道剑光劈出。

  这剑光一出,冬雨庸收敛的气势便一下子迸发了出来。

  “金丹老祖!”那些家长顿时大惊失色。

  “前辈手下留情!”远处更有一道声音响起,接着有一道虹光急速划来,想要挡住冬雨庸的剑光。

  只是冬雨庸如今乃是金丹中期,这次又含怒而来,又哪里管谁要他住手,剑光落下,那些家长的左臂便都纷纷落了地,鲜血四溅。

  四周顿时安静了下来,只有烈日门和寒云宫的人捂着手臂在惨叫。

  正当烈日门和寒云宫的人捂着手臂惨叫时,那虹光已经落地,显出一个身穿青色衣袍的男子来。

  男子有龙虎境九重修为,不过面对冬雨庸却没有多少畏惧胆怯之色,反倒隐隐带着一丝怒意质问之色。

  “此处乃是天柱城,我青炎宗还有风魔宗有规定,任何人都不可在此斗法。不知道这位前辈如何称呼?在天柱山福地哪座仙山修行,还是其他洞天福地来的?我也好回去禀明门中负责这天柱城的长老,请他定夺。”男子对着冬雨庸拱手道,至于其余人却是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其余人都收敛着气息,这男子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这一行会有四位金丹老祖,而且还都是金丹中期的,否则给他一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询问冬雨庸的来历,还说出去禀明天柱城长老,请他定夺之言。

  “既然天柱城有规定,任何人都不可在此斗法,那本岛主倒要问一问,本岛主这些手下又为何被人废了修为?莫非你们青炎宗和风魔宗都不管的吗?我们金蛟岛在这里开丹坊可也是上缴了税费的。既然你们收了我金蛟岛的税费,就当护我夏龙丹坊周全!还有本岛主这些手下被人戏弄,你们又何在?”冬雨庸冷声质问道。

  路上,葛东旭已经指示过冬雨庸,在公众面前,他依旧是金蛟岛岛主,丹符派之名暂时还是不公开。

  一应交涉事情,暂时也由他来处置,只有他难以定夺之事,方才由葛东旭出面。

  “金蛟岛,这金丹老祖竟然是金蛟岛的岛主冬雨庸!不是说他受了重伤吗?如今竟然还敢来天柱城寻事,把日烈门和寒云宫都给得罪了,甚至还敢质问青炎宗巡城护法,这岛主莫非疯了吗?”天柱城本来就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如今早就围了不少人驻足观望,见冬雨庸提到金蛟岛,不禁纷纷惊呼出声,一脸的惊诧。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金蛟岛冬岛主。你们夏龙丹坊卖的丹药有问题,故才会被人砸了丹坊,丹坊中人也被废了修为,这事怨不得别人!”那巡城护法冷声反驳道。

  若是换一个金丹老祖,这巡城护法还不敢这般冷言以对,但金蛟岛两位岛主严重伤了根基,不仅实力大打折扣,而且就算伤势恢复,今后修为也再无可能精进,这是天柱山福地修真界皆知之事。

  本来这也没什么,两位金丹老祖,哪怕严重伤了根基,也绝不是一位龙虎境修士能轻视的,就算是两大宗弟子也不行。

  但偏生金蛟岛的死敌冥魂门突然出了一位金丹中期老祖,如此一来,在所有人看来,这金蛟岛迟早是要被冥魂门给灭门。

  如今冬雨庸又大众广庭之下,在天柱城劈了烈日门和寒云宫门人的手臂,再树强敌,根本就是着急寻死。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两宗上层对于夏龙丹坊被砸之事视若不见,态度却是再明显不过,所以这巡城护法虽然只有龙虎境九重修为,却也敢当面给金丹老祖脸色看。

  “胡说,我金蛟岛的灵丹粒粒都是精品,否则也不会短短时间内便门庭若市,难道就凭那冥魂门弟子一口之言,就可断定我金蛟岛灵丹有问题吗?你们两宗便是这般断案,主持公道的吗?”冬雨庸冷声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