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8章 你们还要再战吗?

  “当!当!”

  “轰!轰!”

  青炎峰的上空立马爆起一团团耀眼的火光,一道道强大的冲击力朝四周冲了出去,冲得青炎峰很多树木都拦腰折断,有几座保护不周的宫殿都被冲毁,有一块块巨石被冲击波力量给掀飞了起来,滚落山去,好在青炎宗门人众多,驻扎主峰的又都是修为精深的内门弟子,那些巨石方才没有砸死人。

  高手过招,瞬息万变,机会稍纵即逝。

  窦??九位金丹老祖被冬雨庸四人一挡,那边金龙印早已经以排山倒海,天崩地裂之势轰击在青焰宝峰上。

  “当!”一声巨响,地动山摇,那青焰宝峰立马火焰尽灭,本已经缩小到百来米的山峰也倏地变成了手掌那般大小,然后跌落与地。

  “噗!”几乎同时桓焱老祖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脸色瞬间苍白如纸,整个人也往后跌退。

  要知道他的金丹元力正在撤退,金龙印这一击,不仅击打在了青焰宝峰上,而且正好顺流重重击打在了他的力量回撤,毫无防范的金丹之上。

  桓焱老祖的金丹立马变得光芒黯淡,甚至上面还爬上一些蜘蛛网一般的裂缝,隐隐有暴动的力量从里面透露出来,一瞬间便已经被伤到了根基,这如何不让桓焱老祖口喷鲜血,整个人都要往后跌退?

  只是事到如今,葛东旭又岂会就此罢手?

  就在桓焱老祖根基严重受伤,往后跌退时,那金龙印早已经轰隆隆碾压过天空,然后黑压压地对着桓焱老祖压顶而下。

  桓焱老祖眼前一黑,接着便有莫大的威压落下。

  “轰!”一声巨响。

  整个青炎峰都摇了一摇,玉石铺就的地面硬生生被砸出了一大坑,大坑外更是有密密麻麻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布满了大半个山巅平地。

  大坑上是一座金山。

  这金山两百余米高,在阳光下金光湛湛,格外的刺眼,至于桓焱老祖却被镇压在这金山之下,不见踪影。

  天地一片死寂。

  窦??等九位金丹老祖都不约而同收回了法宝,面如土色,看向葛东旭的目光说不出的复杂,有悲愤,有惊惧,有犹豫。

  冬雨庸等人则就个个热血沸腾,看向葛东旭的目光充满了敬畏和狂热。

  天柱山福地,两大宗的青炎宗宗主都被掌教老爷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地镇压在青炎宗山门重地,这等壮举整个天柱山福地还有这百万里海域有谁能做到?

  “你们还要再战吗?”葛东旭冷声问道,气势冲天。

  窦??等人面对葛东旭的冷声逼问,个个脸色阴晴变化不定,最终个个脸上都露出一抹苦涩无奈之色。

  战当然还能战!

  毕竟这里是他们青炎宗山门,毕竟他们青炎宗还有十多万的门人弟子。

  但若战,那就需要以举派之力来战了。但一战之后,不管是输还是赢,青炎宗的千年基业就不复存在,甚至他们九人恐怕也都将殒落在此。

  因为眼前这位青衣男子实在太厉害了,太深不可测了!

  以桓焱的修为,驾驭本宗的镇宗玄宝,依旧被他镇压,而且他还没出全力,而且他炼体一面还没施展出来,整个青炎宗谁还能挡他?

  恐怕就算以举派之力来战,恐怕还是输多赢少。

  当然窦??等人并不知道葛东旭的封尸环中还养着两头实力直逼金丹中期老祖,悍不畏死的金甲僵,还有六十头高阶银甲僵,否则他们除非抱定一死的心思,要不然根本就不需要再考虑战还是不战了。

  “贫道方焚,添为青炎宗首席太上长老。之前多有得罪,还请道友多多见谅。这一战,青炎宗认输,一切条件还请道友提出来,只要青炎宗能接受的必无二话。”许久,那位后来赶来,须发皆白,长得矮矮胖胖的金丹中期老祖上前对着葛东旭作揖道。

  见方炎上前作揖谈和,青炎宗的其余金丹老祖还有在场的秘传弟子和长老等人全都暗暗松了一口气。

  开口说战容易!可明知道对方不可战胜,若是一战十有八九要送上性命,数百年的苦修尽数付诸东流,毁掉千年立派根基,成为本派罪人,谁又真能下决心一战?

  当然事到如今,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窦??等人也开始反省自己。

  这一反省,他们便不难发现,今日他们是完全自取羞辱!

  以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当年在沧漠杀死桓烽根本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般,但桓烽却只是被煽飞,跌了几个跟头,说起来确实是对方心怀仁慈,饶了他一命,而桓烽不仅不思感恩,刚才竟然还大放厥词要将他抓起来,要用火煽他几天几夜。

  以对方的实力,又岂容人如此挑衅冒犯?

  这还只是其一。

  其二,以金蛟岛今日展露出来的实力,夏龙丹坊遵从天柱城规矩,老老实实缴纳税费,显然对方是不想与他们争霸,也给足了他们的面子,否则以他们的实力,真要到青炎宗稍微展露一下,青炎宗莫非还能收夏龙丹坊的税费不成?可结果呢,夏龙丹坊被砸,人员修为被废,他们两宗都置若未闻,明显是在放纵冥魂门,不仅如此,夏龙丹坊被砸,他们青炎宗宗主桓焱的儿子桓烽还参与了。

  他们这次来青炎宗,个个气势收敛,显然是要跟他们来理论的,结果呢,他们又是这番态度。

  如此一来,宗主和对方一战若是胜了倒也就罢了,胜王败寇,结果反倒是宗主被强势镇压,这不是自取羞辱是什么?

  葛东旭闻言目光环视四周,然后又落在了方焚的身上,缓缓点了点头都:“你们若一开始就这样以礼待人,又何至于此?”

  “这事确实是我们不对。”方焚闻言心里一阵苦涩,再次对着葛东旭作揖道,至于被金龙印镇压在大坑里的桓焱心里自然更是懊悔得连肠子都青了。

  “我知道你的心思,事实上,我也不想这里血流成河,尸骨遍野,毕竟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多年修行不易,而且你们青炎宗也算不得邪门魔道,这天柱山福地若没有你们坐镇,恐怕早已经到处战乱纷争,生灵涂炭了。而且半年前大海一战,虽然我本意就是让冬雨庸夫妇历经生死磨砺,我自己就在后面坐镇,倒是无需你们二宗出手相助,但总归还是承你们这份情。”葛东旭不急不缓道。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