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8章 莫非是那葛真人?【求保底月票】

  那百里飞还是颇为爱惜鲁飚这位弟子的,只是葛东旭实力深不可测,她也只能无奈将鲁飚交出去,交出去时,心里已经把鲁飚当死人来看待了,却没想到之前还咄咄逼人,强势无比的葛东旭,竟然突然变得很好讲话,直接将鲁飚交给她自己来处理。三寸人间

  如此一来,她这位师父不仅多了一分面子,并且这轻重也就有个分寸了。

  这就跟自家的孩子犯了错,身为家长就算明明知道孩子犯了错,但还是不希望别人出手教训,而是希望就算打,也要自己出手打是同个道理。

  这不仅是面子心理问题,也是家长对自己孩子的爱护,生怕别人没个轻重。

  “多谢真人大度。”百里飞倒也不是不识趣之辈,闻言连忙冲葛东旭拱手道谢,又用眼瞪了鲁飚一眼道:“还不谢过真人大恩?”

  那鲁飚身份毕竟比不得桓烽,年纪也比桓烽大了不少,倒不会像桓烽那么年轻气盛不懂事,闻言立马恭恭敬敬地对葛东旭拜了三拜,开口道:“多谢真人开恩。”

  葛东旭挥挥手,然后看了百里飞一眼。

  百里飞见葛东旭抬眼看自己,知道他的意思,便手指隔空对着鲁飚的气海丹田一指,便有一道锐利如剑的真气刺入他的气海丹田。

  立时鲁飚辛苦七十余年的修行尽数泄露而出,化为乌有。

  不过鲁飚年纪才过古稀之年,不像包柏等人天赋一般,修为远不如鲁飚,年纪却反倒早都已过百岁,修为一废,若无奇迹出现,所剩时日顶多也就一年半载便要一命呜呼,而鲁飚却因为寿元还多,天赋又高,倒可以从头再修行。

  这是因为葛东旭手下留情,让百里飞自己出手,否则要是换成冬雨庸先前对待桓烽一样,那就算年纪再轻也不可能有从头再来的机会了。

  当然修行本就是与时间赛跑,鲁飚踏入金丹大道的机会本也不是很大,如今又白白浪费七十多年再重头来过,想要踏入金丹大道机会自然也就更小了。

  只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所以鲁飚被废了修为之后,又冲葛东旭道谢,这才由同门师兄弟把他搀扶下去疗伤修整。

  亲眼目睹百里飞废了鲁飚的修为,也算是帮包柏等人报了一仇,其他该说的也都说了,葛东旭便不想再逗留,遂起身告辞。

  天柱山福地突然有这么一股强大势力崛起,冥魂门又眼看着要迎来灭顶之灾,天柱山福地各方势力平衡格局必然发生变化,司空闪等众金丹老祖自然都心急着去跟青炎宗的主事者们碰头,商谈对策,所以见葛东旭起身告辞,也就象征性地挽留客气一二,便亲自送葛东旭一行人离了摩天峰。

  葛东旭一行人离了摩天峰,又飞离了一段距离,见再也看不到有什么修真人士凌空飞行,葛东旭便放出了蛟龙金甲僵,又用一缕真气护住了包柏等人,一起上了蛟龙金甲僵,一路腾云驾雾,风驰电掣地往金蛟岛赶去。

  当葛东旭一行人风驰电掣往金蛟岛赶去时,司空闪带着数位金丹老祖拜访了青炎宗。

  桓焱等青炎宗金丹老祖早便想着要去风魔宗拜访,只是知晓葛东旭离了青炎宗之后便一路去了风魔宗,所以不便前去,如今司空闪等人前来拜访,他们自然知晓那葛东旭已经离去,便赶紧在青灵殿接待了司空闪等人。

  “桓焱兄你这是?”司空闪一见到桓焱宗主,见他气息明显不对,体内真气隐隐有动乱之迹,不禁吓了一跳,脱口问道。

  “哎,一言难尽啊!想必司空兄已经见到那葛真人了吧?也必已经知晓他的厉害了,否则也不会这么急急赶来我青炎宗。”桓焱苦笑道,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心有余悸之色。

  “莫非是那葛真人?”司空闪闻言再度吓了一大跳。

  “不是他还能是谁?看司空兄安然无恙,我便宽心了,本来还想着人提前跟你打声招呼的,奈何那葛真人离了我这里,便直奔摩天峰,我这就算派人也是来不及。”桓焱说道,虽然话语听起来是一番好意,但却透出一抹失落和嫉妒之意。

  也是,凭什么,同为一宗之主,自己却落得伤了根基的下场,对方却安然无恙?

  “多谢桓焱兄好意。我虽无事,我那百里师妹却因为不服气,被他给打伤了,弟子鲁飚也被他废了修为,七十余年的苦修尽数化为乌有,要从头再来,这辈子恐怕很难再有望踏足金丹大道了。”司空闪岂会听不出来桓焱话语中的失落和嫉妒之意,连忙也诉起苦来,也好让他心里舒服一些。

  司空闪不说这话还好,这一说,桓焱这心里就越发苦涩起来,长长叹了一口气道:“鲁飚虽然被废了修为,至少还能重头再来,可怜我那孩子却是连重头再来的机会都没有,还成了残疾之人!”

  “怎么会这样?那葛真人竟然这般残忍无情吗?”司空闪闻言不禁再次大吃一惊。

  虽说后来百里飞被击败打伤,鲁飚被废,但实际上司空闪对葛东旭还真生不起半点怒气来。

  因为换成他自己,若有葛东旭这般实力,受到这般挑衅,下手只会被他还狠。

  正因为由此及彼,司空闪后来还好心地提醒葛东旭那冥魂门护派阵法厉害之事。

  桓焱见司空闪那吃惊的表情,脸色阴晴变幻,半天也说不出话来。

  毕竟是自家儿子被伤,自己又被严重伤了根基,就算桓焱明知道葛东旭不是什么仗势欺人的残忍恶霸,这时也不愿意开口说他是好人,替他辩解。

  “那倒也不是,说起来这件事还是要怪桓烽那孩子。”方焚见桓焱不愿意回答,只好在边上接过话道,接着又把桓烽先前就跟葛东旭结过仇,后来又触怒了葛东旭之事简略说了一遍。

  两宗既是竞争对手,但为了同享这天柱山福地资源,却又是同盟,两宗的高层不会贸然起争端厮杀,甚至很多时候还一起结伴外出探险,还是颇有交情,这等之事,事关两宗未来,两宗高层之间自然是互相坦白,无需遮掩。

  当然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传出去的,这点双方都心知肚明。

  “原来如此,哎,这也是劫数啊,桓焱兄也不必太过伤心难过了。”司空闪听完之后这才释然,心里却是一阵后怕和庆幸,幸好自己这边态度勉强还算可以,后来百里飞低头认输得也快,否则少不得也会被伤了根基,那鲁飚也肯定被搅了丹田,无法再修行。

  PS:算上凌晨一章,今天三更完毕。月初求一张保底月票,非常感谢。

  (本章完)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