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7章 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所有门人,控阵长老听令,全力击杀这青衣贼子!杀!杀!”血云老祖见葛东旭这次竟然不先杀荒鬼老祖而是先杀他,不禁惊怒异常,两眼赤红,血发狂舞,血刀划破天空,血芒暴涨,血气缭绕,不仅如此,更有琉璃明净色的三昧真火从血芒中透出来,与血芒辉映在一起,显得格外诡异可怖。

  冥魂门的弟子,还有控阵长老也都知晓一旦血云老祖被击杀,他们都将沦为被宰杀的羔羊,因为再也没有人能正面抵抗青衣男子。

  “杀!杀!杀!”不少内门弟子同样两眼赤红,嘶吼着祭放出了法宝,对着葛东旭击杀而去。

  “杀!杀!”控阵长老也是两眼发红,连连催动阵法,又不顾后果地抽调了四位鬼帅前来助阵。

  也有不少内门弟子见葛东旭开始全力击杀血云老祖,肝胆俱裂,再无恋战之心,越发加速了奔逃。

  “当!”一声巨响。

  金龙印和血色巨刀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了惊动天地的响声。

  金龙印应声退了回去,血色巨刀则光芒骤暗,摇摇欲坠,血云老祖更是口喷鲜血,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急速往后跌退。

  “杀!杀!”口喷鲜血,往后跌飞之际,血云老祖还不忘厉声怒吼。

  “杀!杀!”冥魂门立派千年,还是有一些死忠之士,见血云老祖被重伤还如此咆哮,无比悲壮,不禁越发嘶吼起来,那祭放出去的法宝光芒越发耀眼。

  控阵的长老连连喷吐精血与阵法符印之上,催动四位鬼帅急速踏浪而来。

  “当!当!当!”九宫绝杀剑幻化出漫天剑光,一一挡住了飞射而来的法宝。

  当九宫绝杀剑正与纷纷击杀而来的法宝和法宝召唤出来的魔头厉鬼厮杀时,四头鬼帅也踏浪而至,手中的巨大弯刀高高举起,对着葛东旭劈杀而来。

  “哪里走!”

  “杀!”

  在四头鬼帅身后,有一两边长满了锋刃,锯子一般的法宝划过天空,对着其中一头鬼帅劈杀而下,还有一条类似触手一般的鞭子法宝,也远远抽打而来。

  这两件法宝上都有琉璃明净色的火焰在燃烧。

  在这法宝之后,是踏空而来的尤老怪和戴梭,两人脸上都带着无比羞恼之色。

  原来相对于冬雨庸夫妇都是金丹中期老祖,左右两边的实力相对弱一些,再加上隔葛东旭也近一些,那控阵长老便抽掉了左右两边的鬼帅。

  鬼帅有质无形,行动飘忽不定,迅如闪电。

  尤老怪和戴梭实力最弱,一个不小心,竟然让鬼帅给溜走了,眼看着鬼帅朝老爷杀去,他们两人都不禁大急,连三昧真火都放了出来。

  那四头鬼帅虽然感受到了身后逼近的危机,尤其那散发着恐怖炙热气息的三昧真火,正是他们这类鬼物最为恐惧的攻击之一。

  但鬼帅受阵法操控,却也是由不得它们,竟是不管不顾身后杀来的两件带着三昧真火的法宝,手中的巨大弯刀依旧坚定不移地朝葛东旭杀去。

  四把弯刀代表着四位金丹老祖的全力攻击,而且冥魂门的内门弟子如今也发了疯地发起进攻,那荒鬼老祖也明白一旦血云老祖被杀,下一个必是他,所以也是拼了命地催动金丹元力。

  饶是葛东旭厉害无比,这时也没办法再腾出手击杀血云老祖,将金龙印化为一座巨山悬与头顶,挡住四头鬼帅劈来的弯刀,继续以南离火禽扇挡着荒鬼老祖的五行阴煞冥骨,九宫绝杀剑继续一一击退源源不断如漫天飞矢一般飞杀而来的各类法宝。

  “金蛟岛,本尊必报此血仇!”正当葛东旭被缠住,那正往后飞退的血云老祖身上突然爆出一团血光,然后整个人被血光给包裹起来,以迅如闪电的速度飞遁而走。

  “血遁!”虎勇等人见状,不禁全都脸色大变,全身真元法力猛地奔涌,杀退缠绕着他们的鬼帅,便想追杀血云老祖而去。

  “血云老儿,你卑鄙啊!”正全力厮杀的荒鬼老祖见血云老祖鼓动自己等人全力击杀,自己却趁着葛东旭无暇顾及他的时候,借败退之势施展血遁逃跑,不禁悲愤异常,整个人都差点要疯了。

  那些拼命厮杀的内门弟子也个个心头大震,不敢置信地看着一团血光如电一般划过大湖上空,转眼间就要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内。

  “哈哈!来杀本尊啊!”天空传来血云老祖劫后余生后,得意忘形的嚣张狂笑声。

  “哈哈,你以为你逃得了吗?”葛东旭一脸轻蔑地冷笑道。

  血云老祖的声音还回荡在天空,葛东旭的冷笑声还没落下,突然间血光划去的前方,突然伸出了一只金光大爪子。

  这金光大爪子金光闪闪,爪子锋利无比,仿若金色的巨矛,不仅如此,这金光大爪子更是散发出无穷无尽的死亡气息。

  明明那金光照耀了天际边,本应该给人金碧辉煌的感觉,但人们莫名感到那天际边不是一片金光明耀,而是一片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仿若世界末日降临,地狱之门被打了开来一样。

  “啪!”一声巨响,那金光大爪子一下子便啪打在了正急速飞行的血色光团上。

  “不!”

  那血色光团顿时如同一个巨大的血蛋被打破了一般,上面的血光纷纷崩裂,随着一声凄厉而不甘心的叫声,立马掉下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刚掉落下来,天空中又伸出一只金色大爪,锋利的爪子直接从高空向跌落的血云老祖的胸膛抓去。

  那锋利的爪子便如同锋利的长矛,抓落时,直接就刺穿了血云老祖的胸膛。

  血云老祖的身子便整个人被穿插在金色巨爪之上,利爪从他的后背穿出来,上面还挂着鲜血,一滴滴往下低落,而血云老祖则不断地在上面挣扎,可越是挣扎,那被穿刺的腾空就越发剧烈。

  天地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冥魂门弟子仰头看着那被金色巨爪穿透身子,整个人被悬挂在半空的血云老祖,眼中尽是惊恐,心里却莫名有一抹解恨的痛快。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