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生死幻灭

  “拜见老爷!”墨玄四妖上前来单膝拜见,举动越发恭敬。

  最初,四妖被下了镇兽环,那是满心的沮丧和不甘,但如今就算葛东旭放他们自由,赶他们走,他们都已经不愿意了。

  “起来吧,我布了护派大阵,这次召你们前来便是要试一试这阵法的威力。”葛东旭说道。

  “一切但凭老爷吩咐。”四妖齐声道。

  “好,那就尤二你先吧!”葛东旭点点头,心中念头一起,手掌一翻,掐动法诀。

  一瞬间,风云变幻,众人只感到眼前一晃,眼前场景忽然全变了。

  满山桃花林,桃花漫天飞舞。

  桃花林中有一条小路蜿蜒前进,也不知道通向哪里去。

  尤老怪这时已经蓦然不见了,不过众人能隐隐感应到他的存在,运起神念去探查,但却瞬间就被一道道玄妙的力量给搅得粉碎,聚神与双目张望,但除了那条蜿蜒小路,四周尽是桃树林,根本看不到尤老怪。

  “我们走吧。”葛东旭指了指那条不知道通向哪里的蜿蜒小路。

  葛东旭这一指,那条小路的前方便出现了一扇门,有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透过那扇门,众人能看到外面的景物,正是金蛟岛。

  “此阵名为生死幻灭两仪阵,这条路便是生路,这道门便是生门。控阵之人能以一条生路和这道生门,将人引出大阵。被困大阵的人,若能找到这生路和生门,同样也能脱阵而出,只是生死转变尽在控阵之人一念之间,这条路既是生路也是死路,这道门既是生门也是死门,转变只在一瞬间,机会稍纵即逝,所以就算找到生路和生门难,想要借生路和生门脱阵而出极难。”葛东旭一边说着,一边踏上生路,然后踏出生门。

  冬雨庸等人见状连忙也跟着鱼贯而出。

  就在众人踏出生门之际,他们看到尤老怪正化为一道黑光,急速朝他们飞驰而来。

  显然尤老怪身为妖丹老祖,实力还是很强大的,再说众人原本就在一起,就算因为大阵变化,隔了开来,但终究距离还是很近,如今葛东旭开了生路和生门,便立刻被他窥到了逃生之路。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冬雨庸等人身后的桃花林突然间化为一团团冷厉的阴煞死气,那漫天飞舞的桃花瓣化为了一把把锋利飞刀,呼啸着朝正飞驰中的尤老怪铺天盖地的飞射而去。

  冬雨庸等人见状一股寒气直从脊背股往上冒,冷汗都不由自主从额头点点冒了出来。

  他们个个自恃修为高深,但这等生死境地说变就变,那飞刀是如此锋利,散发着冰冷的锋芒,铺天盖地,又早已近在咫尺,恐怕就算能躲得过,也要受伤了。

  果然当他们踏出大阵,居高临下往下一看。

  只见云雾笼罩中,就那么转眼的功夫,尤老怪竟然被逼得显了鱿鱼本体,长长的触手各自抓了一件兵刃法宝,将周身舞得密不透风,方才堪堪挡住了飞刀的进攻。

  不过他身上已经挂了些彩,显然刚才突然间的生死变幻,他措手不及受了伤。

  见这么一会儿工夫,尤老怪不仅受了伤,而且还被逼得显了鱿鱼本体,众人又忍不住感到一股寒气从脊背往上爬。

  那冥魂门的万鬼聚灵阵虽然厉害,主要是鬼帅有质无形,变化诡异,杀不胜杀,但再变化,只要实力比鬼帅强大,挡住了鬼帅,便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说起来还是有明显的轨迹规律可寻,但这生死幻灭两仪大阵,生死幻灭瞬息变化,让人根本防不胜防,一个不小心便要身死道消,比起那万鬼聚灵阵还要让冬雨庸等人心惊胆战。

  “看来尤二支持不了多久,戴梭,蟠厉你们也下去。”葛东旭说着,心念一动,景物再变,把戴梭和蟠厉也卷入了大阵中。

  整个大阵的中心在金蛟岛蛟首区域,但通过阴阳二气地脉,灵脉,以及三位岛主在这些地脉,灵脉上布下的符?禁制,实际上大阵的范围覆盖了小半个金蛟岛,只是离大阵中心区域越远,大阵能发挥的威力便越小,被卷入大阵中的人就越容易摆脱大阵逃出生天。

  葛东旭等人如今都还处于蛟首区域,葛东旭一催动,自然能把戴梭和蟠厉两妖给卷入大阵。

  戴梭和蟠厉一被卷入大阵,便发现自己身处汪洋大海,四周各种鱼儿游弋,饶是他们已经认定这应该是幻象,心神还是不由自主随着四周的场景走,也不知道该如何破去这幻象。

  最终两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便祭了法宝,对着那些游弋的鱼儿杀去。

  这一杀,立时血水便染红了大海,血腥味弥漫,一丝丝死亡的气息在海中蔓延开来,就跟真实世界一模一样。

  那戴梭和蟠厉杀了一会儿之后,不知不觉中便融入了这世界,继续屠杀那些生物,他们认为杀了那些海中生物,或许这阵法便破了。

  至于那一丝丝在海中蔓延开来的死亡气息,各种海中生物的尸体,他们一开始还心生警惕,但随着不知不觉中融入这世界,对那死亡气息和尸体失去了警惕,因为现实中这样的杀戮,本就会产生死亡气息和尸体。

  果然,戴梭和蟠厉如此屠杀了一段时间之后,前方隐隐有光照射进来,显出一扇门来。

  戴梭和蟠厉不禁大喜。

  他们这一喜,骤然间那早已经萦绕在他们四周的死气突然化为一根根飞针,那尸体化为了飞刀,漫天激射而至。

  饶是戴梭和蟠厉是妖丹老祖,这时也吓得汗毛都根根立了起来。

  他们没有尤老怪那么多手脚,赶紧祭出了防御法宝,又把法宝召回萦绕周身,但饶是如此,在四周死气和尸体骤然发动之际,他们还是受了伤。

  当他们祭出防御法宝,又将法宝萦绕周身时,四周场景再次一变,成了一片大草原,蓝天白云,青草萋萋,一头头绵羊如同一团团棉花洒落在碧绿的草地。

  戴梭和蟠厉立时如同一拳打出打在了棉花上一般,比刚才突然受攻击受了伤还要难受。

  PS: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