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8章 交代

  冬雨庸三人都是金丹中期修士,虽然不擅长阵法,但也明白这阵法里的一应要紧法宝,包括镇压阵眼的法宝都是出自掌教老爷之手,与这控阵令牌是一体的。

  若控阵令牌失了掌教老爷留下来的精血烙印,与大阵里的一应法宝也就断了关系,任凭他们怎么催动令牌也是枉然。

  所以三人见掌教老爷把这般重要的令牌交给他们,都立马神色肃然地接过令牌,然后当着葛东旭的面,也以自身精血祭炼这令牌。

  因为有葛东旭这位原主人的授权,他们的祭炼并不需要抹去葛东旭的烙印和设置的禁制。

  如此一来,这令牌便相当于有了两位主人,只是前主人随时都能将使用权夺回来。

  因为后者的权力是建立在前者的授权基础上。

  三人祭炼了控阵令牌之后,葛东旭手把手教了他们操纵阵法的法诀,又让他们各自演练了一番,直到见他们基本掌握,接下来便是熟练的问题,遂也就放了心,带着三人重新返回了紫竹轩。

  “金蛟岛如今有你们在,又有这护派大阵,我也算是比较放心了,所以我决定要返回丹符派,将我师兄还有其他一些门人引渡过来。这一去,快则三五年,迟早十年八年也是说不定。”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便安心修行,多多栽培门人,也多多约束他们,尽量与人为善,和气生财,莫要与人争强好胜,当然别人若欺负上门也无需客气。”回道紫竹轩,葛东旭交代道。

  “弟子明白,定不会主动惹是生非的。”三人恭敬回道,眼中流露出一抹不舍之色。

  “这些日子我又特意炼制了一些六品灵丹,多数是各类结金丹,我留给你们一些。若有人有望金丹大道,你们不要吝啬这结金丹。门人才是最大的财富,灵丹没了开炉再炼制便是。”葛东旭说着取出一个装有各类六品灵丹的储物袋递给了杭琴。

  杭琴是主管内务的,一应财物都归她支配,这六品灵丹就算葛东旭炼制起来也是耗时耗力,珍贵无比,自然要交给她亲自掌管,不入宝库。

  只是杭琴和冬雨庸还有虎勇三人的表情明显有些不对劲,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葛东旭。

  “老,老爷,您您会炼制六品灵丹?”杭琴接过储物袋时,声音颤抖地问道。

  六品炼丹大师,尤其还是能炼制结金丹的六品炼丹大师,就算在大洞天身份那也是尊贵得不得了,不知道有多少门派要巴结讨好。

  三人都知道葛东旭乃是货真价实的龙虎境修士,但从未想过他会是六品炼丹大师,葛东旭也从未跟他们提起自己乃是六品炼丹大师,直到今日,三人方才知道他们的掌教老爷竟然是六品炼丹大师。

  “我要不会炼制六品灵丹,哪里去找那么多的六品灵丹给你们服用啊?”葛东旭见三人震惊的表情,忍不住打趣道。

  “可,可是炼制六品灵丹需要三昧真火,您……”虎勇结结巴巴道。

  “呵呵,又没有规定一定是三昧真火,其它同等级的火焰也是可以的。”葛东旭说着,手中便多了一团金色的火焰,正是金乌火。

  “金,金乌火!”虎勇也是一名炼丹师,对一些火焰的知识自然有些涉足,见状立马惊呼道。

  而冬雨庸夫妇则立马联想到了他们服用的金乌血花,心里除了惊讶,更有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的感情在心里头涌动。

  葛东旭笑笑,将金乌火收了起来,然后对虎勇说道:“丹药是我们立派的财富根基,我不在时,你除了自己在丹道方面多多下些功夫,也尽量栽培起几位炼丹师。熟能生巧,不要吝啬药材,尽量多让他们练手。”

  “弟子谨遵老爷法旨。”虎勇躬身道。

  “有任何难以决断之事,你们三人都要齐心商量。”葛东旭又叮嘱道。

  “弟子谨遵老爷法旨。”三人躬身齐声领命。

  葛东旭点点头,然后命诗音去把墨玄四妖叫来。

  这四妖虽然被他收为奴仆,但毕竟是妖丹老祖,他这一走说不定就要好些年,走前必须交代一番。

  “拜见老爷!”四妖很快便到了紫竹轩拜见葛东旭。

  “我要离开数年,你们四人当尊三位岛主如我一般,若有违他们的命令,一旦我回来知晓,必立刻取了你们的性命。”葛东旭沉声道,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气势。

  “老奴谨遵老爷法旨。”四妖连忙跪地领命。

  “也要多加约束你们自己的所部,免得惹下麻烦让三位岛主为难!”葛东旭又叮嘱道。

  四妖再次领命。

  葛东旭手握镇兽环,这四妖又从他这边学到了本族残缺的修行功法,若想要后续功法,却还得求着他,况且冬雨庸三人都是金丹中期境界,也有镇压他们的实力,所以不管他们是真心臣服也好,假心假意也罢,葛东旭都无需担心他们敢在他不在时生出叛逆之心。之所以特意把他们叫来交代,也是出于担心他们实力强大,自恃高,少了他的约束会惹出是非来,特意叮嘱一番,倒不是担心他们会叛逆。

  这番叮嘱之后,葛东旭见事情都安排妥当,也没什么好再担心,便又与诗音两姐妹交代了一番,便在她们泫然欲泣之下,腾起云雾,离开了金蛟岛一路往沧漠而去。

  上次他从沧漠进入天柱山福地,葛东旭预计那通道的出口便是沧漠一带,不出意外,下次还是由沧漠而出,所以想去沧漠一带观察一番,然后由沧漠返回。

  说起来葛东旭到天柱山福地之后,除了一开始与冬雨庸夫妇一起返回金蛟岛时,一路还曾不急不缓地在空中领略了一番天柱山福地风光,后来便不曾好好观察过天柱山福地,所以这次返回沧漠,反正两年半也已经过去了,倒也不急着赶路。

  葛东旭一路腾云驾雾,偶尔看到几个兴趣的地方,也会降下云头,探查一番。

  如此停停走走,过了数日之后葛东旭方才抵达了沧漠。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