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大恩不言谢

  金光耀眼,隐隐有龙吟之声响起,划过天空,虚空都隐隐有被撕破的迹象,凭空卷起一阵阵狂风。

  “恩公!”焦年见金剑贯空而来,终于认出这把飞剑乃是当日在小岛上葛东旭所驾驭的金剑,不由得心头大震,目露狂喜之色。

  焦年这一声“恩公”,听得那三人心头大震,又见金剑威力巨大无比,剑光玄妙,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终于不管不顾地催动金丹元力,又一口精血喷去法宝。

  剩下的这三人有一位是金丹中期,两位是金丹初期修士。

  他们这一拼命,焦年的飞剑所释放的剑光便崩溃,再也困不住他们。

  他们的法宝脱困而出,便要与主人汇合,破空而去。

  但奈何金龙云山剑诀很是玄妙,轻时如云,迅如闪电,在他们刚刚要驾驭法宝离去时,一道金光已经飞至,那落后一步的金丹初期修士被剑光一划,便身首异处,另外一位金丹初期修士则齐臂被切了下来。

  但也顾不得疼痛,鲜血直喷,依旧驾驭了法宝紧随前面一人而去。

  正当这两人以为自己逃出生天时,突然间茫茫白雾中银光闪动,显出了一层层密密麻麻的银光巨网,那银光巨网不仅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沉重束缚力量落下,仿若有一股力量将空气给压缩了一般。

  “这,这是四方锁天大阵!”当头的金丹中期修士面色苍白,肝胆俱裂。

  惊呼中,当头之人的飞剑已经划破了数层光网,但去势也被挡了一挡。

  就这一挡,金剑和焦年的飞剑已经飞至。

  转眼间,焦年的飞剑取了落后一步的金丹初期修士性命,而金剑又取了一位金丹中期修士的性命,说不出的利落。

  金剑取了金丹中期修士的性命之后,那边噬金化血龙蚁大军已经分食了三位金丹初期修士和所有蛊虫,只剩一位金丹中期修士还在负隅抵抗,垂死挣扎。

  金龙魂见状也不用葛东旭吩咐,已经化为一道金虹破出大阵。

  大阵之外,葛东旭满心欣喜地收了金龙印。

  此一战,金龙印连杀五名金丹修士,其中三位还是金丹中期修士,这固然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又有焦年和噬金化血龙蚁大军帮忙牵制的原因在里面,但也足矣说明了金龙云山剑诀的玄妙。

  金龙印施展这一剑诀,威力比起以前直来直往,一下子厉害了许多倍。

  如今葛东旭方才真正有了信心,就算金龙印所化的金剑依旧敌不过飞虹流星剑,但星天奇想要击败金龙印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葛东旭收起金龙印后,并没有马上收了四方锁天大阵,也没有马上见焦年,而是将黑葫芦悬与大阵角落,摄取九位金丹修士的魂魄,又借大阵幻化出一只银光大手,将九位金丹修士身上掉下的法宝,储物戒,储物袋等一应财物尽数收取了去。

  葛东旭刚打扫了战场,那边噬金化血龙蚁大军也彻底分食了最后一位金丹中期修士。

  葛东旭又催动黑葫芦摄取了最后一为金丹中期修士的魂魄,又收取了他留下来的一应财物,这才一边暗暗将两支九宫十尸阵兵收入封尸,只留下噬金化血龙蚁大军,让它们尽数散开去探路,一边变化回原来在无名小岛时的容貌体型,方才收了大阵,排开茫茫白雾来与焦年相见。

  目前,他还不想让焦年知晓他有改变真实容貌的异术。

  “果然是恩公!”焦年见白雾排开,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连忙一躬到底,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感情和震撼。

  “我名九阳,道友称呼我九阳真人便是。”葛东旭说道。

  “恩公三番两次救我性命,我又哪能……”焦年连忙拱手谦逊道。

  “呵呵,道友无需客气。我这有一枚解毒灵丹,道友还是先服用了我们再说吧。”葛东旭摆手打断了焦年,然后又取了一枚解毒灵丹给焦年。

  确切地说起来,焦年是得了葛东旭三次救命大恩,所以见葛东旭随手一粒解毒灵丹递过来,并没有丝毫怀疑他丹药是否有诈,也没有特意跟他谦让,连忙双手接过,道:“多谢真人赠丹,只是此处我如今方才知道竟然是万蛊门暗中分舵之一,除了刚才那十人,其实还另外有万蛊门的人潜伏在这片白雾海域,却是不宜我们在此处逗留,不如我们先离开这里,另外寻一个地方再做打算。”

  “你中毒颇深,需立刻炼化丹药解毒,方才不会波及根基,否则一旦等这蛊毒侵染到你的丹田,那时不仅处理起来麻烦,你的修为也必然要受到影响。我已经派出了噬金化血龙蚁四处探索戒备,一有动静我便能知晓,你倒是不用担心。况且这地方白雾茫茫,对万蛊门的人而言是绝好的暗中藏身之地,对于我们又何尝不是?你随我来,我知道有一处小岛,你刚好可以在那里疗伤化毒,我则伺机将这万蛊门的分舵给灭了。”葛东旭说完,也不由焦年分说,便卷起一团云雾,把他也给席卷了进去,然后飞掠去先前那座小岛。

  他有十万噬金化血龙蚁大军,在这白雾茫茫中的海域上,一旦铺散开来,方圆上千里的一应动静尽在他掌握之中,而别人却不知道他的存在,反倒比在外面更有地势之利。

  况且他本就打算在这里练兵,如今知道这里是对外发出对他通缉令的万蛊门暗中分舵之一,那就更下定决心要在这里练兵了。

  不过片刻功夫,葛东旭便带着焦年降落先前他埋葬尸体的小岛。

  “你只管安心在这里疗伤,我自会安排给你护法之事。”降落小岛之后,葛东旭说道。

  “大恩不言谢,以后焦某这条性命便是真人的了。”焦年冲着葛东旭一抱拳,说了一句,也不等葛东旭回话,便盘腿而坐,闭上眼睛吞服了丹药。

  连性命都交给对方了,说再多的话也是多余的。

  丹符派在洞天福地的根基还非常浅薄,尤其葛东旭飞离天柱山福地,开了眼界之后,越发觉得丹符派根基浅薄,想要在这洞天福地中真正站稳跟脚,少不得还得多结交,拉拢一些厉害人物。

  上次葛东旭在无名小岛见到焦年时,便有些惊叹他真元法力的雄浑,如今数十天不见,他的真元法力越发雄浑,显然已经服用了五行玄黄果,说不定将来再得一些机缘,能踏入金丹后期也不一定。

  葛东旭虽然不是挟恩图报之辈,就算焦年不说报答之事,他也不会勉强,但焦年自己知恩图报,有了这么一位实力强大的援手,葛东旭心里头自然也是高兴欢喜。

  PS:今天更新完毕,谢谢。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