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5章 埋伏

  “看来灵井是肯定没办法挖走了,不过他们想要尽数都拿走,那也没门,至少也得把灵药和灵井的灵水尽数给我!”葛东旭很快便恢复了冷静,双眸寒芒闪动,透着一股坚定和自信。

  心中正有了决断之际,葛东旭看到那四人竟然没有去那深谷探查,反倒突然收敛了气息,分别隐藏了起来。

  “咦!他们这是干什么?”葛东旭原本想急着赶去护住金飞扬四人,然后与这四人摊牌谈判,却没想到这四人竟然没有急着去谷底,反倒隐藏了起来,不禁面露惊讶意外之色,心中一动,也就没急着赶去,而是让大鹏鸟更加小心地收敛气息,悄然在天空中滑翔而过,隐藏与高空的云雾之中。

  没过上片刻,一位男子御宝如电而来。

  这男子身材矮壮,脖子粗短,黑色长发披肩,钢箍环额,双目精芒电闪,有一种极为威猛的气势,偏生这气势中又带着一丝说不出的阴寒。

  “又是一位金丹后期!”高空之上,葛东旭见这男子落地,脸色微变。

  “必是灵井无疑!真是天助我金尸寨!”这矮壮的威猛男子望着深渊中冲天而起的五色霞光,不禁面露狂喜之色,不过紧跟着狂喜的脸色骤然冰冷了下来,阴冷而强大的气势迸体而出,又有铃声响起,四道金光一闪,有四头中阶金甲僵凭空出现在矮壮威猛的男子四周,几乎同时,还有一把金刀横空而出,遥指其中一人隐匿的方向。

  “真没想到两位比我还早到!莫非想趁着我被灵井吸引了心神,然后行偷袭的勾当不成?”矮壮的威猛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道。

  “十多年没见,申屠兄修为似乎更胜往昔啊,竟然没能瞒得过申屠兄的火眼金晴啊!”云雾中,两位身披黑色长袍,面容枯瘦,双目油绿的男子缓缓走了出来。

  “过奖,过奖了!如今两位已经被老夫道破行踪,是不是应该离开我金尸寨的地盘了?”申屠池冷笑问道,一双眼眸中的瞳孔却骤然缩了起来。

  “申屠兄这话就说得好笑了,这阴冥大河北面素来是无主之地,什么时候成了你们金尸寨的地盘了?”其中一位嘴唇特别薄的男子面带阴笑道。

  “五百年前我们金尸寨和弑魂殿的先辈一战,划了阴冥大河界限。上游乃是我金尸寨地盘,其余是你们弑魂殿的地盘,这里属于阴冥大河上游地盘,自然是我金尸寨的地盘,祁?莫非想要再度引起一次金尸寨和弑魂殿的大战不成?”申屠池冷声道。

  “那不过只是沿岸地盘而已,这里却是无人地带,什么时候划归你们金尸寨了。况且,申屠兄你觉得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识趣的还是速速离去吧。”祁?冷笑道。

  “祁?,匡狞,你们虽然发现得早,两人同时赶到,但就这样想逼老夫拱手相让,你们觉得现实吗?”申屠池冷声道。

  “祁?又何必多言呢!五色霞光已经黯淡下去了,你可以下去挖掘灵井了,我来缠住这老鬼!”另外一位鹰钩鼻的男子,也就是申屠池口中的匡狞冷笑道。

  “哈哈,申屠兄,老夫去也!”祁?一阵得意狂笑,卷起一阵阴森鬼气,便朝悬崖深渊踏空而去。

  “哪里去!”申屠池见状厉喝一声,金色大刀横空而出,对着祁?便劈去。

  “申屠池你的对手是我!”匡狞冷喝一声,一道血刀横空而出,对着申屠池的金色大刀劈去。

  申屠池见状脸色微变,铃声骤然急促响起,四头僵尸便咆哮着朝祁?杀去。

  “莫非你有僵尸,我就没有厉鬼不成?”匡狞冷笑一声,身后有一面旗幡升起,旗幡一展,黑云鬼气滚滚而出,在空中竟然凝聚成四头鬼帅。

  这四头鬼帅个个鬼气冲天而起,极为强大,一出现便卷起阵阵阴风,发出尖锐的叫声,扑向了四头金甲僵。

  申屠池的四头金甲僵立马就被这四头鬼帅给缠住,不得脱身。

  申屠池见四头金甲僵被缠住,眼看着祁?便要走脱,目中透出了一抹狠劲来。

  “给我留下!”申屠池怒吼一声,空中显出一把金光大手带着烈烈火焰对着祁?当头拍打而去。

  “你疯了吗?申屠池!”祁?见申屠池那只金光大手竟然带着烈烈琉璃明净火焰,不禁脸色大变,只好转身,法诀一起,一股阴风刮起,接着一白骨森森的骷髅头出现在空中,张开大嘴,喷出滚滚黑云鬼气。

  这黑云鬼气挡住了金光大手,但却挡不住那烈烈火焰,一碰到那烈烈火焰便发出“嗤嗤”油脂被点燃的声音,更有无比腥臭的气味散发开来。

  “哈哈,我疯了?让你们弑魂殿夺了这口灵井,我才是真疯了!”申屠池狂笑道。

  “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少三昧真火可催动!”祁?一边催动白骨森森的骷髅头,一边冷笑道。

  “我是没多少三昧真火可催动,但逼急了我,拼了这条命也要伤到你们根基,彻底断了你们仙婴大道的希望还是有的。”申屠池冷笑道。

  “你……”祁?怒极道。

  “哈哈,怎么不敢了吗?”申屠池再次狂笑道。

  “哼,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吗?会被你这种话给吓住吗?”祁?冷笑道,加紧催动了白骨森森的骷髅头,挡住申屠池带着三昧真火的金光大手。

  申屠池见祁?被金光大手缠住,不敢冒然踏空而去,心情不仅没有半点放松,反倒越发着急起来:“腾大哥怎么还没赶来!若再这般拖下去,莫非为了一口灵井我真跟他拼命不成?”

  “申屠兄肯定是在等腾子蹇吧?”祁?嘴角勾起一抹讥讽之色道。

  “没错!我金尸寨大长老刚才因为有事羁绊了一下,所以落后我一步,如今正在赶来的路上,识趣的话,你们还是快快收手,或许可以分你们一些灵药和灵水,否则大不了等大长老赶到,大家来个两败俱伤。”申屠池闻言脸色微变,随即恢复了正常,冷声道。

  PS: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