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6章 原来真正的杀招是你们

  “忘了告诉你了,我们的殿主也落后了我们一步,想必他现在正和腾子蹇在叙旧呢!”祁?冷笑道。请百度搜索()

  申屠池闻言终于脸色大变。

  金尸寨有两位金丹后期老祖,弑魂殿有三位,换成其他时候,就算申屠池一个人出行,弑魂殿的三位金丹后期老祖也不敢动灭杀他的念头,最多也就点到为止,以免招来不必要的损伤,毕竟对他们而言最重要的是仙婴大道!

  今日他们二人同样不敢动灭杀他的念头,但他们的目的只是灵井,只要拖住他将灵井挖走,便算是大功告成,自然另当别论。

  “哈哈!申屠池受死吧!”正当申屠池脸色大变之际,突然有猖狂的笑声响起,几乎同时,有一耀眼如日的圆环呼啸着对着申屠池的后背砸来,一道飞剑如虹朝着申屠池的脖子而来。

  “崔无涯!崔蛊娘!原来真正的杀招是你们!”申屠池脸色再次大变,两只金光大手带着三昧真火匆忙从他后背冲天而起,分别朝那圆环和飞剑拍打而去。

  只是崔无涯乃是万蛊门门主,功力无比精深,申屠池匆忙以真元法力凝聚的金光大手又哪里挡得住他蓄势一击,瞬间金光大手就被砸成了点点金光消失在空中,而圆环却只是微微一滞,便继续呼啸朝申屠池而去。

  崔蛊娘功力稍微薄弱了一些,但飞剑锐利,只是剑光一绞,便绞碎了申屠池的金光大手,然后继续如虹一般朝申屠池的脖子而去。

  申屠池见那圆环和飞剑呼啸而来,目中不由得闪过一抹绝望和不甘心。

  急促的铃声骤然响起,四头金甲僵再也顾不得与鬼帅缠斗,任由后背暴露给鬼帅,由得它们利爪撕扯下一块块金光闪闪的皮肉,分别落在了申屠池的周身,将他护住。

  饶是金甲僵浑身如同铜墙铁壁,但这般匆忙迎敌,尸力运力不到位,面对的又是金丹后期的修士,那一个圆环打将下来,“当”一声巨响,顿时身子一下子便如龟裂的石头,爬满了蜘蛛网,再被鬼帅伸出的两只巨大鬼爪,猛地一扯,金甲僵身子立马便撕扯成了碎片,腥臭的尸气弥漫整个天地,让人作呕。

  崔蛊娘的飞剑猛地劈下,一头金甲僵也被劈开了半个身子,然后被鬼帅用力猛地一扯,整个身子顺着飞剑劈开的伤口给撕扯成了两半。

  祁?和匡狞二人自然也是乘势猛攻,也分别毁灭了申屠池另外两头金甲僵。

  申屠池刚才匆忙运转真元法力凝聚两只金光大手,又催动三昧真火附在其上,那两只金光大手被崔无涯击散时,心神本就大为动荡,真元气血翻腾,如今四头与他心神相连的金甲僵又彻底灭亡,更是加剧了心神动荡,真元气血更是在体内翻江倒海起来,一口鲜血便控制不住狂喷而出。

  “想要杀了我,你们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申屠池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之后,整个人披头散发,面色狰狞地吼叫道,一把金色大刀舞得漫天刀光,每一道刀光都带着琉璃明净火焰。

  事到如今,申屠池早已经想明白,之前祁?和匡狞是故意露出行踪,吸引他的注意力,让他忽略了崔无涯父女的存在,显然四人从一开始就在处心积虑地算计他,要灭杀他。

  今日他已经不可能再走脱了!

  申屠池吼声还回荡在空中,突然间他脚下的地面纷纷凸起裂开,接着有无数黄色的飞虫卷起漫天黄土几乎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几乎转眼间申屠池就成了一个被黄土包裹起来的巨大茧一样,只勉强露出了一个脑袋。

  “戊土真蝗!我早应该想到!”申屠池目中终于透出绝望之色,一股股真元法力迸体而出,想要将包裹着他的黄土震荡开来。

  可是刚刚微微震开一些,便又有无数的黄土带着沉重的土元力如山洪泥石流一般奔涌向他,若不是他的脑袋四周有疯狂舞动的层层叠叠金色刀光护着,恐怕整个人都要被活埋了一样。

  “哈哈,是啊!申屠池你怎么可以忘了老夫擅长的是什么呢?”崔无涯见状得意的大笑起来。

  “父亲,两位长老,请与我一同架住这老鬼的刀光!我的噬金嗜血龙蚁差不多已经到了进化的阶段,正需这般血气旺盛的血食。”崔蛊娘冷声道。

  “哈哈,那是自然!”匡狞和祁?大笑一声,与崔无涯父女一起,催动法宝架住了申屠池的金刀。

  申屠池本就受了伤,如今身子又爬满了戊土真蝗,并被它们席卷而来带着浓厚土元力的黄土所困压,如今匡狞四人一起催动法宝,任申屠池再怎么拼命,金色刀光也被架在半空中落不下来。

  崔蛊娘见状冷冷一笑,在腰间的小锦袋上轻轻一拍,顿时一道黑色匹练飞了出,铺天盖地,嗡嗡作响地飞向申屠池,正是噬金化血龙蚁。

  “混账东西!休得伤我兄弟!”就在这时,远处有怒吼如雷声滚滚而来。

  有一位魁梧高大的虬髯男子急速飞来,途中便有一柄金光大刀横空劈向崔蛊娘放出来的噬金化血龙蚁。

  这魁梧高大的虬髯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金尸寨的大长老腾子蹇。

  腾子蹇身后有一黑衣男子驾着滚滚黑云紧追不舍,见他祭放出金刀驰援申屠池,立马桀桀一阵阴笑,祭了一柄血剑,卷起漫天血光朝腾子蹇背后劈去。

  腾子蹇却只是摇动摄魂铃,驱动四头金甲僵去抵挡那血剑,自己的金光大刀却一往无前,气势如虹地继续劈去,丝毫没有回防的意思,竟是宁愿自己负伤也要先救了申屠池。

  “腾大哥,快走!我们被算计了,不要两个人都栽在这里!”申屠池见腾子蹇不管不顾横空劈刀而来要解救他,不禁悲愤地大吼道。

  “你们尽快杀了申屠老鬼,腾老鬼那边我们先抵挡一下。”祁?和匡狞见状脸色微变,分别摇动身后的旗幡。

  顿时旗幡黑云鬼气滚滚而出,化为一头头鬼帅张牙舞爪地迎向金光大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纵横都市之绝世神医林煜最强狂兵大王饶命杀神叶欢奶爸的文艺人生一号红人神道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