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改学西医吧

  他的言下之意就是中医的东西都是一些骗人的玩意。三寸人间(.)

  “还不出去,要我找人把你赶出去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招摇撞骗也得分个场合吧。”一边的赵俊明向外一指,像是赶垃圾一样的。

  林煜心里不免有气,从进别墅到现在,心里就没有痛快过,想他堂堂鬼谷医门的传人,在当地被人称为小神医的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于是沉声道:“那好,我离开。谢医生开的药无非是西药甲钴铵胶囊,用于影响神经。西医是靠机械说话,这么浅显的病,李总的医疗团队能看不出来?我想李总最近没少吃这个药,有没有用,李总和夫人心里最清楚。”

  “在者李总今年四十了吧,常言道,四十而不惑,李总的病根,其实在三年前的那场癫痫时就有了,所以两位好自为之,告辞。”

  林煜说完,转身离开。

  “你在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丢出去,赶紧出去。”赵俊明冷笑,这小子真的把自己当成神医了?还癫痫?李总这么健康的人,什么时候得过癫痫?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李相和的脸色早就已经变了,失声喊道“小兄弟,请留步。”

  只是林煜早已经走出卧室了,严雪神色一紧,连忙站起来向外跑去。

  正在开药方的谢宁愣住了,他刚刚开好的药方上只有一种药,那就是林煜说的甲钴铵胶囊,这种药确实是影响神经的药。

  “李总,这药……”谢宁结结巴巴的说。

  “如果是甲钴铵影响神经一类的药,就不用开了。”李相和挥挥手。

  谢宁和赵俊明傻眼了。

  严雪一直追到门口,才算是追上了林煜,她微微喘息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刚才我们怠慢你了,我丈夫的病,还希望您能多多费心。”

  “我跟李总可能是缘份不到,所以就不勉强了吧。”林煜站定身形淡淡的说。

  “真的对不起,我们刚才怠慢您了。严雪后悔刚才对林煜的态度。”

  这几天她为丈夫的病操碎了心,初步的诊断和谢宁的诊断都一样,什么药都用了,可是一点效果都没有,林煜一眼就看出来了李相和的病,这说明他是有真本事的人,严雪暗自后悔自己以貌取人。

  “不敢,我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更没法跟谢主任那尊大神比,所以李总的病情,另请高明吧。”林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憋了许久的火气,终于消了一点。

  “小兄弟,医者父母心。我丈夫也是江南的慈善家,请你看在他平时做了不少善事的份上,不要在跟我们夫妇计较。”严雪叹了一口气,她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做有眼不识金镶玉了。

  林煜犹豫了一下,本来以他的脾气现在应该早就闪人走了,但严雪所说的不错,医者父母心。来江南之前,他对江南的情况做了一些了解。

  李相和每年资助的孤儿院不计其数,他和那些伪善炒作的人不一样,他每捐出来的一分钱都是实实在在的花到了穷困人的身上,这一点值得林煜赞赏。

  “那好,我就出手帮他一次,这是看在李总平时为人不错的份上。”林煜点点头。

  片刻以后,林煜回到了卧室,李相和拱手道“小兄弟,刚才真的对不起,怠慢了。”

  “李总的病情并不算什么严重的病,不过说起来时间太久了,而且可能会牵扯到李总的一些**,不知道方不方便讲。”林煜说。

  “当然可以,小兄弟有话尽管说。”李相和点点头道。

  “从刚才李总的脉象中得知,李总出生的时候月份不足,是早产。”林煜为李相和把了下脉,中肯的说。

  卧室的谢宁还没有离开,听到这里他不由得暗笑,正要讽刺林煜一句,但李相和的表现让他硬生生的把话咽到了肚子里。

  李相和吃了一惊,他神色震惊的说:“对,我是早产,我母亲在距离我预产期一个月的时候生下了我。也正是这个原因,我从小体弱多病,我母亲一直念叨当时要小心点就好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把脉,一个人的脉象,能记录一个人一生的病因。”林煜顿了顿又道:“也正是因为早产的原因,李总的身体一直不好,离不开药,一直到了八岁,身体才渐渐的和正常人一样,只是你的身体里早就有了病根,几年前的癫痫,就是爆发点。”

  “而且在上个月,你曾经发过一次高烧,而且没有仔细治疗对吗?”

  “对的,他工作起来很拼,那时候刚好跟进一个项目,所以就吃了几片退烧药挺挺就过去了,之后也不烧了,就没在意。”严雪连忙点点头,通过把脉就能把出这么多信息,这年轻人果然不简单,她对林煜是越来越信任了。

  “这就是上次发烧落下的病根,虽然李总的身体看起来很好,但其实很虚弱,不好好调养,会更加严重的。这次以后要多注意身体,有病的话一定要看医生。”林煜笑道。

  “原来是这样。”李相和懊悔不已,他本想自己身体好,发个烧而已,挺挺就过去了,没有想到差点弄出来大事来。

  “那,需要几个月才能治好?治好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严雪着急的问道。

  “几个月?”林煜有些诧异的说“不用几个月,几分钟就行了。”

  “几分钟?”所有人又吃了一惊,如果不是林煜把脉把的极准,谢宁都要开口大骂了,就算你是神医,也不能几分钟把人的病治好吧,况且李相和的病已经有一星期了,现在还没有任何起色,你真能几分钟就治好?

  林煜说着取出一个针袋,右手一抖,针带铺开,只见针袋里面扎着大大小小上百根金针,这些金针与普通的针不同,每个针尾处都篆刻着一个极其精细的灵鹤。

  这灵鹤极小极细,仿若米粒一样大小,每一只灵鹤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看得出来针尾处的灵鹤是手工雕刻,雕完这一百零八根金针,得费多大的精力就可想而知。

  林煜走上前,把针铺到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双手持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的下针,十九根金针迅速的刺在了李相和双腿上各处穴位。

  林煜下针极快极准,如果现在场中有中医,一定会对他的针灸手法大为叹服,他下的针深浅不一,手法各异,下针时或拔或捻,让每一根针落下的效果各不相同。

  针留在李相和的双腿上,他觉得双腿上的每一根针都微微发麻,像是被电击,又像是被蚂蚁咬一样,过了一会儿,林煜便收起了针,整个过程不足五分钟。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