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你是学徒吧

  许岚岚沉默了片刻,然后有些不舍的问:“你会不会离开江南市?”

  “当然不是,岚姐你还在这里呢,我怎么会舍得走?”林煜调笑道。

  “贫,跟谁学的。”许岚岚嗔道。

  “我说真的,对了,你妈妈的情况怎么样了?”林煜问。

  “还好,一直在用药控制。”许岚岚答道。

  “改天我去看看她的情况,或许我能用中医让她好一点。”林煜思索道。

  “那好,谢谢你啦,李叔让我转告你,吃了你的药之后李婶好多了。他谢谢你。”许岚岚道。

  “不用谢,告诉李叔,药吃三个月后就可以停,以后不用吃任何药。”林煜道。

  “好……”

  听着林煜打电话的语气和神态,得知对方是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杨欣妍的胸中涌过一股闷气,她气恼的用脚一踩油门。汽车向前呼啸而去。

  林煜吓了一跳,看着板着脸的杨欣妍,感觉到莫名其妙,他怎么又得罪这女人了?

  午饭是杨欣妍做的,她从小就自己学做饭,手艺相当的不错。

  吃过午饭以后,林煜到诊堂里随意转了转。

  八诊堂算是中西医结合的诊堂吧,事实上到了现代,中医没落,即使是在传统的中医诊所里也会有西药。这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即使是有鬼手之称的杨开济也没办法打破这个局面,因为你纯中医的话根本不会有人来看。

  中药的弊端是见效慢,耗时长,但效果不是西医能比拟的。

  西医用药的同时伤及肝脏,但是它疗效快,疗程短,在快节奏的现代化生活中,选择西医的人还是比中医多的。

  今天的人比较多,即使是中午,还有一行病人在吊着水。李响是名西医,看他的衣着打扮,家里还是有几分底子的,他在这里坐诊,同时跟杨开济学学中医。

  “林煜,去把我诊桌上的听诊器拿来,我看看这病人的情况。”李响走到一名病人跟前看了看情况,然后指使道。

  看他居高临下的样子,林煜有些不爽,但他还是把诊桌上的听诊器拿来,递给了李响。

  “哦,对了,还有血压计。”李响接过来听诊器以后又甩下一句。

  林煜没有动,看来这货对自己有意见啊。什么原因?无非就是自己在这里住下了,和他的女神同居了呗。

  “怎么还不去?”李响见林煜一动不动,他不由得眉头一皱。

  “李姐,你看我长得像打杂的?”林煜向一边为病人拔针的护士问道。

  “呵呵,林煜你说笑什么,这么帅的一个小伙,怎么会像是打杂的。”李姐笑道。

  “听到没,李姐说我不像是打杂的。”林煜转身对李响说。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的?八诊堂不养闲人。”李响冷笑道。

  “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闲人了?”林煜反问。

  “你不坐诊,也不打杂,你不是闲人是什么?”李响道。

  “李响啊,杨老说了,林煜有独立开药方的权限,他不是学徒,而是坐诊大夫。”一旁的李姐提醒道,昨天杨老宣布了这件事情,只是李响不在场。

  “就他,还坐诊?”李响鄙夷的看了林煜一眼:“你是西医?哪所学校毕业的?”

  “我不是西医,我是中医。”林煜说。

  “中医?那就更好笑了,你懂多少中医?你能坐诊?我不妨告诉你啊,中医学徒说白了就是打杂了,想熬成杨老那种水平,你这辈子是没指望了。”

  李响说着还故做好心的劝道:“我劝你学西医吧,这年头中医不吃香,你可别选错了路。象我一样,学好西医,然后在学一点中医,将来出去也是号称中西医结合的。”

  “李医生,多谢提醒了,看你的病人吧。”

  这货的优越感很强,林煜懒得理会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少妇带着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她一进门就着急的叫道:“医生,医生在吗?”

  “我就是医生,怎么了?”

  中午的时候杨老不在,李响在这里招呼着店里的一切。

  “我儿子今天上午发烧到现在了,打了退热针还是没有反应,这是怎么回事啊。”少妇急切的问道。

  “抱过来,我看看。”李响走到了诊桌前,他摸了摸孩子的额头,感觉很烫,他拿出手电筒看了看孩子的喉咙,然后问了少妇几个情况。

  “需要输液,孩子现在体温很高,体内有炎症。”李响边说边写下单子。

  “哦,好,好的。”少妇连忙点点头。

  “孩子这种情况不是病理性高热。”林煜走过来为孩子搭了搭脉道。

  “你懂什么?你不要忘记了,你只是一个学徒,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别妨碍我给病人看病。”李响眉头一皱。

  “他这种情况,不建议注射青霉素。”林煜在孩子的额头上试了试,然后又把了把脉,心中已经有数。

  “林煜,这是我的病人。”李响的脸瞬间沉了下来,这小子故意来拆台的吧,自己是医生,难道不知道怎么看病?难道他堂堂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会不知道用青霉素前要做皮试?

  “我知道这是你的病人。”林煜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又对孩子的母亲说:“孩子的高烧不是病理性的,物理降热,用冷水敷额头,一会儿就好了。”

  “这……我还是给孩子输点液吧,这样可靠一点,孩子烧的很厉害。”孩子的母亲犹豫了一下说。

  相比而言,李响比较成熟一点,而且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比较像医生,而林煜穿着一身土里土气的便装,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打杂的。

  “林煜,如果你真的没事的话,去扫扫地,抹抹桌子。这里中午由我负责,另外不要妨碍我给病人看病,你的那点三角猫的医术在这里真的没用,去吧。”李响阴阳怪气的说。

  林煜无奈的摇摇头,他刚来这里,说话确实没有话语权,他只得先离开了。

  李响开了处方,对孩子的母亲说:“孩子有没有过敏史?”

  “没有,宝宝身体一向很好的,之前没打过针,平时感冒吃点药就好了,这一次也不知道怎么了。”孩子的母亲答道。

  “那好,里面用了青霉素,先去做个皮试,然后输液就行了,问题不大。”李响说。

  “谢谢医生。”女人抱起孩子去抓药去了。

  午后两点多,这时候本来是诊所最清闲的时候,但是一声尖叫声把诊所里的人都惊了起来。众人心中一紧,只当出什么事了,他们连忙向声音的来源处跑去。

  只见中午那名抱孩子来看病的少妇脸色惨白,正在手足无措的尖叫道:“医生,快来看看啊,我孩子怎么了,快来人啊。”

  只见她怀里的孩子混身起满了皮疹,而且嘴里不停的在冒着白沫,这还不算,他好像是有点抽搐。更关键的是他双手拳头紧紧的握着,好象有些中风的倾向。

  李响最先冲过来,这药的处方是他开的,现在孩子成这样,如果追究责任的话他就完了。他连忙拿着听诊器听了听孩子的心率。

  “医生,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的母亲被吓的失声痛哭。

  “这……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快送到医院,送医院去。”李响这时候显得有些六神无主,他还真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林煜冲上前去,把输液轮关死,然后在孩子的手腕处一搭,他瞥了一眼李响道:“你用青霉素了?”

  “我……用了,但是我做皮试了,皮试没问题。”李响有些惊慌的说。

  “没用的,这孩子的体质跟别人不一样,皮试看不出来他对这个过敏的。”林煜说着在孩子的后心按揉了几下,渡过一丝丝的气息,片刻以后,孩子的状况便有所缓解。

  五分钟以后,孩子轻咳了几声,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叫着妈妈。

  一听到孩子开口哭了,在场的人都不自由主的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开口出声,那就代表问题不严重。

  而李响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到双腿都有些发软。

  “宝宝,妈妈在这里。”年轻母亲抱着孩子泣不成声。

  林煜找了一条湿毛巾,为孩子擦去嘴角的白沫,然后安慰道:“没事,只是孩子的体质原因,对过敏反应比较大,如果不放心的话去大医院检查一下。”

  “去医院检查吧,所有费用由八诊堂承担,如果有问题的话我们负一切责任。”杨开济得了消息之后匆匆的赶了过来。

  “杨老……我是附近的人,我相信你的医德。我只想知道孩子怎么会这样?”孩子母亲惊魂未定的搂着自己的孩子。

  现在孩子已经清醒了过来,身上的皮疹也消失的几乎看不见了,伸出小手抓着输液管玩,他的精神显得极好。

  “林煜,什么情况?”杨开济弄不清楚现状,他转身问道。

  “这孩子体质特殊,对青霉素过敏。你以后要记着,对于青霉素的药,绝对不能给孩子用,因为这孩子身体做皮试看不出来异常来。”林煜说着轻轻的拔去了孩子手腕上的吊针。

  “可他的高烧还没有退,怎么办?”孩子的母亲担忧的说。

  现在孩子身体还发烫,刚才输的液根本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孩子之前打过狂犬疫苗吧。”林煜指着宝宝胳膊上一个不太明显的伤痕说。

  “对,这是最后一针了,他一个月前被狗咬伤过。”孩子的母亲点头道。

  “那就对了,高热是疫苗反应,并不是病理性的。用湿毛巾敷在额头上干预退热就行了,我刚才说了你不听。”林煜一边说一边把毛巾打湿,敷在孩子的额头上。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