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意境

  这幅画其实严格来说是无可挑剔的,不管是画功还是画风,以及鱼跃龙门的意境,以及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问题。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可是林煜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他情不自楚的把这幅画取下来,拿在手里反覆的看着。

  当他看到龙门上方一片空白时,他不由得恍然大悟,原来这幅画上少了几个题字,如果在多上一幅大家书法所书写的字,这幅画就完美了。

  林煜一眼瞥见一侧的办公桌上有一幅文房四宝,他把这幅画铺在桌子上,拿起毛笔,就要题字。

  但提起笔的那瞬间他又犹豫了,这样做会不会不好?原主人会不会不乐意?可他自身有强迫症,看着这幅画少了几个字,他就感觉到心里极度的不自然。

  就在这个时候,门一开,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爷爷,你在不?”

  紧接着一抹幽香传了过来,同时一条纤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林煜诧异的抬起头,在他抬起头的那瞬间,不由得愣了。

  只见眼前的女孩,一头如丝缎般的黑发随风飘拂,细长的凤眉,一双柔眸显得淡淡然然,无欲无求,一张瓜子脸上显现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嫩滑的雪肌肤色奇美,一幅清丽绝俗的形象堪称完美。

  “你是谁?”女孩警惕的看着林煜,然后她一眼瞥见林煜手里拿关的毛笔以及那幅铺在桌子上的画,她不由得神色大变。

  “来人啊,抓贼了,有小偷啊。”女孩惊呼了起来。

  “不不不,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我只是想在这上面题一幅字而已。”林煜吓了一跳,想象不出来这女孩的声音竟然这么高分贝啊。

  只是他一摇手,一滴墨汁顺着毛笔滴了下来,正滴在那幅画的空白处。

  一时间,室内寂静无声,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幅画上那滴惨黑黑的墨汁。

  本来完美无暇的画滴上了这滴墨,完好的一幅画登时被破坏了,这好比一道美味佳肴里多了一只苍蝇,又好像是一锅汤里多了一只老鼠,总之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我的画……这是我是最用心画的一幅画,你这个混蛋,你把我的画毁了,你赔我……”女孩尖叫道,她怒气冲冲的跑上来,伸出玉手就向林煜抓去。

  岂料她太激动了,脚下的高根鞋一个重心不稳,一声惊呼,仰后便道。

  “哎,小心啊。”林煜连忙上前,向前一揽一抱。

  入手柔软的纤腰,以及入鼻的幽香,让林煜呆住了。一时间他竟然忘记了放手,两人就这样四目相对。

  只是林煜忽略了自己的手因为刚才太仓促,现在还放在对方的胸口处。

  “啊……放手……”女孩尖叫。

  “哦,真对不起。”林煜慌忙收回手,然后失去了他右手支撑的女孩就这样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呃……对不起。”林煜傻眼了。

  “来了来了,雨辰,是你吗?”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头从洗手间里捂着肚子走了出来。

  看到眼前这种情形,他不由得傻眼道:“这是怎么回事。”

  “爷爷,他是小偷,他毁了我的画。”

  片刻以后,梁雨辰揉着几乎被摔成两半的臀部,侧坐到沙发上怒气冲冲的说,刚才林煜那一松手,让她直接摔倒在了地上,现在臀部一阵刺痛,而且这混蛋还毁了自己最得意的一幅画。

  这让她对林煜几乎是恨得咬牙切齿的。

  “这都是误会,介绍一下,这是林煜,我最新聘请的老师,学校打算开一门养生课。这位是我的孙女梁雨辰,在江南美术学院读书。”梁思德已经弄清楚了状况。

  “开什么玩笑?养生?你看他这样像是会养生的样子吗?长毛了吗?”梁雨辰怒道,她对林煜没有一点好印像。

  林煜大怒,他真的很想脱下裤子证明自己长毛了,这女人太会打击人了。但眼前他不得不忍住,因为是自己理亏。

  “咳,小林是名中医,他之前在学校讲了一次课,也有学生跑去跟他学养生功,反响不错,现在有一大部分学生要求学校开展养生课。”梁思德苦笑道。

  “那也不能请一个小偷来讲课吧。”梁雨辰道。

  “我再次申明一下,我不是小偷,我刚才只是看那幅画看得入迷了。”林煜实在忍无可忍了。

  “你就是小偷,如果我晚进来一步你肯定就把画顺走了。而且你还毁了我的画,这是我发挥的最好的一幅画。”梁雨辰越说越委屈。

  自己的这幅画的确是在墙上挂着的,但现在摆在自己的办公桌上,而且上面弄了一滴墨,梁思德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林煜。

  “我只是感觉,这幅画上少了些东西,所以显得意境有些不够。”林煜苦笑道。

  “你说什么,你的意思就是说我画的不好喽?我堂堂江南美术学院才女,连续两年在国际绘画展示大赛上夺冠,你说我画的不好?”梁雨辰更怒。

  “我没有说你画的不好,我只是说感觉少了点东西。”林煜哭笑不得的说。

  “你就这意思,你懂画吗?你凭什么对我的话指手划脚的?”梁雨辰越说越怒,这是她自己发挥最好的一副画,这混蛋弄坏了不说,而且还对自己的话品头论足的,有他这样的人吗?

  “小林,你说说,少些什么东西?”梁思德突然双眼放光的说。

  “这幅画的意境是不错的,堪比古代大家手笔,但是如果在多几个字,意境就更好,这才堪称完美。”林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说的不错。”梁思德一拍大腿道:“雨辰,你不记得之前这幅画我拿给书画大家陈大师看的时候,他也曾提出这幅画的缺点就是少了几个字?”

  “记得啊,陈老师说他的书法水平有限,题字恐怕会让这幅画的意境大打折扣,得不偿失。”梁雨辰说。

  “那就是了,小林一眼就看出画的问题,这说明他对画风还是颇有研究的。你是误会他了。”梁思德笑道。

  “就算是,他拿着毛笔干什么?难道想题字?开玩笑,连书画大家陈老师都不敢题,他这么年轻,他懂毛线书法啊。”梁雨辰怒道。

  “我确实是想题字,因为我觉得我的字能配得上这幅画。”林煜中肯的说,他从小学习医术的同时还要学习书法,因为师父说做为一名中医,字很重要。

  从一个人的字中,就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医德和气魄,所以他对自己的字是相当自信的。

  “吹牛都不打草稿,你会鬼画符还差不多。”梁雨辰不屑的说。

  “小林,你说真的吗?”梁思德笑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年轻人很看好,他有种直觉,这个年轻人一定会说得出做得到的。

  “当然是真的,如果这幅画上再多几个字,我保证,意境提升不止一个档次。”林煜道。

  “吹,继续吹。”梁雨辰冷笑。

  “雨辰,你不妨让小林试试,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梁思德说。

  “爷爷,你有没有搞错啊,他会个鬼的书法,毛都没长齐。”梁雨辰吃惊的说。

  林煜怒了,这女人第二次说他没长毛,他真的差点掏出来让她看了,太欺负人了。

  “画反正都这样了,你不防让他试试。”梁思德建议。

  “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他乱来的。”梁雨辰猛的坐起来反对,但是一不小心就扭到了屁股,她不自由主的一声痛呼。

  “你就让他试试嘛,放心吧,我信得过这小子,要不小林你立个保证。”梁思德笑道。

  “可以,如果我题上的字不让你满意,任你处置。”林煜笑道。

  “你说真的?”梁雨辰犹豫了一下。

  “当然,你可以现在就提条件。”林煜点点头。

  “好,如果说你提的字不让我满意,你要脱光在学校裸奔一周。”梁雨辰咬牙切齿的说。

  林煜感觉满头黑线,这女人好狠,他一咬牙道:“那好,如果你不满意,我裸奔。”

  “好,我做见证。”梁思德笑呵呵的说。

  林煜走到前面,在次提起毛笔,然后深深的吸一口气,饱蘸墨汁,然后大笔一挥,一番龙飞凤舞。

  “鱼跃在水雁在云!”几个字苍劲挺拔,独具风格,字的寓意与画的意境完美融合,这幅画的整体水平立马提升了数个档次。

  “好,好字。”梁思德拍案叫绝,林煜的这几个字写的极好,虽然他喜欢书法,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泼墨临摹几个字,但是跟林煜比起来,差的远了。

  他拿起这幅画,重新挂到了墙上,左看右看,越来越喜欢。

  梁雨辰也吃惊的看着墙上的那幅画,林煜就写了几个字而已,但是这幅画的整体水平立马上升了几个档次,这几个字恰到好处,与画的意境融合在一体,混然天成,堪比大家名作。

  “这……真是你写的?”梁雨辰不敢相信的问,难以想象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林煜,竟然会这一手。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