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生命平等

  “对对,你是怎么知道的?”老人家吃了一惊。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我是医生啊。”林煜微微一笑道“之前找谁看过?”

  “之前我开过药,呵呵,这可不是我徒弟,我都想拜了为师了。”杨开济走过来笑道。

  “开过五积散,当归四逆汤吧。”林煜看了看药方,寻思道。

  “对,是开过这两剂药,但是效果不大。”杨开济说,“这是我老病号了,你今天可得好好给他看看,我也顺便跟你学习学习。”

  “这位老先生的脉,杨老不妨把一把,细细感受一下,看是不是脉象沉细?而且舌质淡,中有薄黑苔?”林煜微微一笑道。

  杨开济走上前为老人把了把脉,然看看了一下他的舌苔道:“你说的不错,是脉象沉细,舌质淡。”

  “这是证属寒凝关节,营卫不行,宜温经散寒为治,用乌头桂枝汤加碱,然后用三痹汤善后,三天见效。”林煜微微一笑道。

  “原来是这样,受教了,小林啊,我拜你为师得了。”杨开济恍然大悟道。

  “呵呵,杨老,我可当不起,您老的几十年行医经验可不是我所能比的。”林煜笑了笑,继续看病。

  病人很快就只剩四五个了,就在这个时候,两辆豪车停在了八诊堂的门口,几名保镖率先走下来,分站在门口两侧,紧接着两名中年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两人正是陈筠竹的大伯陈祥和她的父亲陈平。

  “我家老爷子的病情又严重了,现在请林医生随我们走一趟吧。”陈祥径直走到了林煜的跟前。

  “你是肝火上炎以后少吃辣,我给你开一幅龙胆泻肝汤,泻泻肝火,刚开始吃有轻微的腹泻,不过不要紧,这是排毒泻火,吃完就没事了。”

  林煜好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一样,自动忽略了他的存在,自顾自的跟眼前的病人看病开药。

  “你听到我说话了没有?”陈祥忍不住心里有气,他好歹也是陈氏集团的老总,平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里被人这样轻视过?

  “你在跟我说话吗?”林煜诧异的抬起头道:“不好意思,我在忙。”

  “你可以回来以后再忙,我家老爷子的病不能耽搁了。”陈平说。

  “那就去医院,你们陈家有的是钱,恩,我这种身份低劣的人没有资格给陈老爷子看病,以陈老爷子的身份,应该去帝都,请中南海的大国手或者御医去看。”林煜淡淡的说。

  “你……”陈平被林煜噎了一下,刚刚他们鄙视林煜的时候,一幅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样子,但是风水轮流转,现在他们反倒求到别人的头上了。

  “现在跟我们走,治好我们家老爷子的病,条件可以随你们提。”陈祥忍着胸中的怒气说。

  陈老现在已经转到中心医院重症监护室了,这种急性的胰腺炎死亡率是非常高的,相关专家已经含蓄的说了,即使是能及时赶到帝都,这种病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现在杨文极力推荐林煜,说他一定会有办法的,所以这兄弟两人不得不拉下面子巴巴的跑到八诊堂来求医。

  但这两人高傲惯了,他们这幅样子,简直是大爷,哪里有一点求人救命的模样?

  “我是医生,宗旨是给病人看病,从来不提条件。”林煜一幅油盐不尽的样子。

  “那我家老爷子也是病人。”陈祥怒道。

  “我眼前的,哪个不是病人?”林煜反问。

  陈祥哑口无言,他愤愤的说:“不就是要钱吗?说吧,诊金多少,你说的出来,就出得起。”

  “是吗?那就出个十亿八亿的来意思意思。”林煜淡淡的说。

  “你说什么?”这兄弟两人的火气蹭的上来的,两人不由得大怒,这林煜也真的是敢狮子大开口啊,十亿八亿的什么样的医生请不来?

  “出不起?还是舍不得?”林煜冷笑道“堂堂陈家,出不起这十亿八亿?你逗我吧,钱倒是次要的,你们是不是觉得,出这么大价钱请我一个野路子出来的医生,不值得?”

  “确实不值得,有这钱我什么样的专家请不来?”陈平也怒道。

  “那你去请啊,去美国,去瑞典,那里都是医学圣地,你出个十亿八亿的,肯定能请来。有用吗?”

  林煜站起来,他指着跟前的人道:“这个世上,唯一的平等就是生老病死,你可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你也可以有高高在上的权势,但是买不来你一生平安,眼前的人都是病人,他们同样有生存的权利,你让我放下他们去给你家老爷子看病,这是对生命的不公平,我做不到。”

  “到底怎么样,你才能跟我们走?”陈祥语气一软。

  “等我治完这些人再说。”林煜说着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两位请到外面等吧,等我有时间的话,自然会去中心医院。”

  “小林医生是位好医生啊。”眼前的这几位病人纷纷感叹,这要是换了别的医生,看到有钱人,还不屁颠尼颠的趴上去?可小林医生不一样,他就是视金钱为粪土。

  陈氏两兄弟无奈,来的时候杨文在三交待,林煜是真正的高人,高人都是有脾气的,不要拿世俗的一套来,人家不吃那一套。

  他们只得走到医馆的外面等,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才见林煜提着一个行医箱走了出去。

  两人连忙迎了上去,岂料林煜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便要上车。

  “我们开车了。”陈祥眉头一皱道。

  “我现在去给连老复诊,去医院等着吧,我复完诊就会过去。”林煜不冷不热的说。

  “可是我家老爷子的病很严重,你刚才还说生命平等,可现在呢?你跟地些附庸风雅的人有什么区别。”陈平怒道。

  “连老相信我的医术,你们不相信。我看过陈老的病情,我会掐准时间去的,如果想让我帮陈老治病,你们就回医院耐心等,如果等不下去,请随便。”

  林煜说完上了出租车,向市委家属大院里驶了过去。

  “王八蛋……”

  饶是陈氏两兄弟已经是分管数个公司的老总了,平时早就养成了不喜怒于形色的形像,但是现在还是气的恨不得从地上拿起一块砖砸过去。

  见到连老的时候,他正在品着茶。

  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连老的精神抖擞,根本不像是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而且他的头发白的也很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连老看起来精神不错啊。”林煜笑道。

  “呵呵,病好了吃的好睡的好,不操心什么,精神当然好。”连老哈哈大笑道,他拿起一个紫砂杯,为林煜倒了一壶茶道“之前我亲自摘的雨前龙井,从摘到炒都是自己弄的,你尝尝。”

  林煜端起茶,在鼻端微微一嗅,然后先用舌尖微尝,再喝一小口。回味着茶水中的芳香。

  “甜润清香,好茶。”林煜赞叹道。

  “那是,论茶艺,还在世的那些老家伙们无人能比的上我。”连老得意的说。

  “这是谷雨前的龙井,一叶一芽,堪称上口啊,我今天有口福了。”林煜笑道。

  “今天来,不是为了就蹭我的茶吧。”连老笑了笑。

  “当然不是,我是给爷爷送些好东西来的。”

  林煜微微的一笑,转身提过一边的行医箱,这个行医箱是杨开济专门为他准备的,是杨家祖上游走四方行医的时候拿着的,黄梨木制成,颇有些年代了,要是去卖,绝对是古董级别的。

  “哦,是吗?什么好东西。”连老马上来了精神,他颇感兴趣的看着林煜打开行医箱,从里面拿出来一小坛子的酒来。

  这个小坛子足足能盛两斤的酒,上面封着泥封,入鼻一阵芳香涌入鼻端,这股清香并不是酒香,反倒是像坛子上的泥封发出的香味。

  “这是……酒?”连老一喜,林煜早就说要给他带些酒来,他昨天还念叨着呢,这不今天就带过来了。

  “呵呵,这是我师父亲自酿的玉琼饮,藏在地下已经至少有十年了,而且这种酒是混以十几种中药材治成的,能治百病,您平时可以多喝一点也无妨的,不过陈年的我可没多少,您省着点喝。”林煜微微一笑道。

  “哈哈,快打开我尝尝。”连老迫不及待的说。

  林煜依言打开酒瓶上的封泥,一股浓郁的酒香扑入鼻中,连老已经迫不及待的找来了一只碗,倒了一满碗酒,然后放在鼻端一闻,稍稍的品尝了一小口。

  “好酒……”酒一入口,连老就拍案叫绝,林煜拿来的酒闻起来味烈,但事实并不辛辣,口感恰到好处。

  “这个平时可以多喝一点,不过您老还是得省着点,我可不多。”林煜笑了笑。

  “哈哈,喝完了你在酿嘛,别告诉我你不会。”连老说着已经把那一碗酒一饮而尽,然后畅快的大喝:“爽快,好久没有这么爽快过了,哈哈。”

  “这酒酿起来需要时间,我已经开始酿了,不过口味肯定比不上这陈年的。”林煜笑道。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