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忽略

  严代荷开始有些紧张了起来,她觉得,她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对手。三寸人间

  “是,我现在就去。”林虎点点头,转身就走。

  “等等。”严代荷突然叫了一声。

  “夫人,还有什么吩咐?”林虎连忙转过身来问道。

  “先陪我去一趟公司,我要看看雪狼和林煜这两个人。”严代荷站起来。

  “他们恐怕已经走了吧。”林虎诧异的说。

  “不,他们会在那里等我,我不去,他们不会走的。”严代荷冷笑了一声。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王亮依然站在办公室里面。

  他的鼻子一直在向外飙血,虽然数量不多,但是细水长流,这么长时间的失血,已经快超出了他的极限了,在豪华的办公室中,在他站立的地方有一滩浓稠的血水,这是他的血流下去以后凝固而成的。

  陈筠竹没有放他走的意思,雪狼也一直站在门口档着他的去路。

  而且林煜下手很黑,他的鼻子直到现在还一直在向下淌血,而且速度很均匀,他不管用什么塞都止不住。而且过了这么久了,他没有看到这些人有放他走的意思。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王亮终于忍不住了,他咬牙切齿的问。

  “我们打个赌吧。”林煜笑了笑道。

  “赌什么?”王亮感觉到自己的火气在蹭蹭的向外蹿……

  打赌也得分个场合吧,你没有看到老子现在身上还在冒血吗?你没有看到老子现在混身已经在发抖了吗?鬼现在才有心情跟你们打赌,现在是保命要紧啊好不好。

  “就赌,你背后那位到底会不会来找你。”陈筠竹淡淡的说。

  “小姐,你什么意思?”王亮怒气冲冲的说,因为之前被林煜一拳砸碎了牙,所以他现在说话还有些漏风。

  “我什么意思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陈筠竹悠悠的说:“如果你觉得你的血能够继续向外淌,那你就站在这里等吧。”

  “我……”王亮很委屈,他真的想跪到地上求陈筠竹饶了自己算了。

  但是想想自己的立场以及那个女人许诺他的无限好处,他还是咬咬牙坚持下来了。他相信很快就能挺过去,他不相信陈筠竹真的敢就这样让他失血过多而死。

  又是十几分钟过去了,王亮的身上有些发冷,他情不自禁的裹了裹衣服,他站的地方脚下的血液已经凝固了起来,成一块黑褐色的血痂,而他鼻子上的伤口,从始至终总是保持着那样的速度,一点也不快,一点也不慢的淌血。

  虽然出血量不是很大,但是他已经撑到了极限了,王亮的脸色发白,而且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已经确定自己马上就要撑到极限了,如果在撑下去的话他绝对没有救了。

  “我们……能淡淡吗?”王亮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

  “想通了?”陈筠竹瞥了他一眼。

  “我……我想通了。”王亮咬咬牙。

  “没劲,我正在和他赌你还能撑多长时间呢。”雪狼有些无趣的说。

  “可惜我现在不想谈了。”陈筠竹淡淡的说:“你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对我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我为什么要和你谈?”

  “我……”王亮憋了一口气,他这才发现陈筠竹说的不错,他现在确实没有资格和对方谈。因为他没有一点利用价值。

  他清楚那个女人的手段,他也知道这一次的表现会让他直接出局。但是他现在,真的没有资格和陈筠竹谈什么。

  “求你……”王亮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单是这一个动作,就让他眼冒金星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满脸寒霜的严代荷从门口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鼻青脸肿的林虎。

  看到眼前这一幕,严代荷的脸色铁青,她的目光从王亮的身上扫过,然后死死的盯在了陈筠竹的身上。

  陈筠竹的脸上无悲无喜,没有一丝表情,她清冷的目光同样反盯了回去,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泛出阵阵火花来。

  王亮只感觉到身上一阵阵的发冷,他想站起来,但是他咬咬牙还是打算保持这个姿势。

  因为他是严代荷的人,做为安全部的首脑,严代荷对他的信任可想而知。但是他现在跪倒在陈筠竹的眼前,丢的是严代荷的脸面,弱的是严代荷的气势。

  既然已经看到了,王亮觉得自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只希望陈筠竹没有她这位后妈这么腹黑。

  “好,很好。”严代荷的神色冰冷,她冷冷的盯着陈筠竹。

  她这句话似乎是对陈筠竹说的,但又似乎是对王亮说的。王亮的身子微微一颤抖,但他还是勉强支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阿姨,没什么事的话就少来公司吧,公司姓陈。”陈筠竹不冷不淡的说,她这句话,等于说直接向严代荷宣战了。

  严代荷的目光凌厉,几乎要喷出火来,但是她还是一言不发,转过身,目光从雪狼身上扫过,然后看向林煜道:“你就是林煜。”

  “我们见过的。”林煜微微一笑道。

  “很好。”严代荷微微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严代荷头也不回的离开,王亮情知自己以后不可能在取得她的信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他下意识的看向陈筠竹,露出一丝乞求的神色。他的立场已经很明白了,他清楚陈筠竹这么做就是为了向严代荷宣战并挫一挫对方的锐气。

  不可否认,她很成功,王亮这才意识到这个女人不简单,虽然她很年轻,但是她的手腕却很老道,想想自己刚才敢面对面的和这个女人做对,他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不是公司的股东,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领导,在陈氏集团这个庞然大物里面根本没有一点话语权。上面的交锋不应该是他掺合的,他只需要巴结好现在的老板就行了。

  “去医院吧。”陈筠竹淡淡的说了一句。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