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是季节性的

  “是属于季节性头痛,但也不全是,江南这个季节正是属于梅雨季,气候偏于潮湿,老人家年纪大了,身体承受不了这种湿度,前不久下了场雨,可能跟这场雨有关系吧,如果没错的话,吴老的身体是与前不久的这场雨有关系。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林煜说。

  “你把过脉了?”苏子叶倒是吃了一惊。

  “没有把过,我刚来。”林煜微笑道。

  “那你怎么分析的这么清楚?”苏子叶像是见鬼似的看着林煜,她爷爷苏?锤詹懦榭崭??擦艘幌侣鱿瘢?等绻?锒喜淮恚?庵制?吠从Ω煤吞炱?笔?泄兀?侍馐恰??朱细绽矗??趺凑饷辞宄?克?崴忝?穑?br />
  话说间,几位老中医在一起交头接耳了一翻,把病情敲定了下来,几个人经过商量,病情大致就是这样了。

  “吴先生,经过我们几个一致的意见,这是属于季节性的偏头痛,一般来说,这种情况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只能静养几天,我们可以开些方子,给吴老服下,可以暂缓病情,等梅雨季过去,就不会有大碍了。”泰康堂的时子林走到了吴文彬的跟前说。

  “没有好的办法,立马缓住头痛吗?”吴文彬皱了皱眉头问道。

  “这个……没有太好的办法,用西药的止痛药,倒可以快速的止住头痛,只是这种方法治标不治本,需要连续数天服用,否则的话药力一过,头还是会痛的。”时子林无奈的说。

  时子林的资格在这里最老,所以商讨结果由他来说。也不是说没有其他的办法,只是用药太猛了,生怕吴老身体受不住。

  “我爷爷不用西药的。”吴文彬有些无奈的说。

  “你们一定有别的办法的,说出来让我听听,让我成天躺床上,还不如让我死了算了。”

  病床上的吴老身体硬朗,脾气还是像打仗那时候一样火爆,让他躺床上挺死,他是做不到的,他也不相信没有其他的办法能够治好他的这个头痛病。

  几个老中医面面相觑,他们确实是有其他的办法,只是这种办法用药太猛,用在老人家身上不合适。

  “几位老先生,如果有其他的办法就说出来吧,我爷爷的脾气就是这样。”吴文彬苦笑了一声。

  “方法也不是没有。”梁明江有些犹豫的说:“用白芷、桂枝、当归、蝎子,蜈公等药加碱,再以一样五步蛇为药引,我想,五天之内,应该会有成效,只是这药方中毒物太多,属于猛药,怕的是吴老身体承受不住啊。”

  “是,我开的方子和梁老相去无几,也是五天之内。”杨开济说着转身道:“老苏,你有什么方法?汤剂之法,是你最擅长的。”

  “三天吧,我把方子调剂改一下,最多三天就能治好。但是……这种药方的还是有风险的。”苏?聪肓讼氲馈?br />
  “治病怕什么风险?不要前怕狼后怕虎的,有什么好方法就上来试试。”吴老头痛的心烦意乱,他索性坐了起来。

  “爷爷,还是稳妥点比较好啊。”吴文彬苦笑道,深知自己家老爷子脾气的他知道老爷子是不会听他的话的。

  “难道你就让我这样一直疼下去?”吴老瞪了孙子一眼,他一眼看到了苏子叶等人在远处站着,他向那边一指道:“那些年轻人呢,看看有没有办法?”

  “吴老,那些只是我们带来的弟子们,他们的经验远远的不足。”时子林等人吓了一跳,他们那些徒弟,大多没见过世面的,在吴老跟前恐怕话都说不全了,哪里还能过来给他治病?

  “吴老,我倒可以试试。”苏子叶发话了。

  “呵呵,小姑娘挺大胆的,来,你说说你的方法,你能用几天能把我治好?”吴老笑了。

  “两天。”苏子叶说。

  “丫头,你说话可得负责任啊,你爷爷都需要三天,你不会认为自己的医术比你爷爷还要好吧。”时子林不悦的说。

  不止是时子林,他身边的华志杰等人也有些不岔,他们认为苏子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吴老的身体不比年轻人,这一次用药甚猛,三天治好,苏?匆丫?堑A撕艽蟮姆缦眨???锱?购茫?苯铀盗教欤?阏馐窃谠夷阋??信频耐?笨恿四阋??话寻 ?br />
  “子叶,你想清楚了?”苏?匆彩窍帕艘惶???潜鹑苏饷此担??缇屠洗笞彀统樯先チ耍???宄?兆右兜囊绞酰??擦私庾约旱乃锱?歉鑫戎氐娜耍??蔷?圆换崧宜档摹?br />
  “想清楚了,二天。”苏子叶说。

  “丫头,不要一味的追求药效,懂不懂得君臣佐辅?给病人用药时不仅要考虑到效果,还要考虑得病人身体承受不承受得住,别到时候了自己无法收场了。”时子林不阴不阳的说。

  泰康堂和杏林堂有些小矛盾,所以两家人也是相互看着不顺眼,看能上来打击苏子叶一下,时子林当然不会客气。

  “我杏林堂行医,用不着时老来教吧,要真的想教,那行,过几天江南七大诊堂七脉会诊的日子又到了,到时候医术上压倒我们杏林堂了,随便你怎么教训,但现在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

  苏子叶可不是个吃亏的主,她这一通连枪带棒的损几乎让时子林气炸了肺,他猛的一拂袖子道:“苏?矗?愕乃锱?窃趺唇痰模???欢?米鹁闯け玻俊?br />
  “为什么在场的人都尊敬,单单不尊敬你?”苏老也毫不客气的对时子林说。

  “你……”时子林大怒。

  “好了,就听这小姑娘的吧,呵呵,早一天治好早一天安生,我这头痛的都找不到东西南北了。”吴老倒是很干脆,他也喜欢直来直往的性子,苏子叶的性格很合他的意。

  “林兄弟,你也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吴文彬的眼前一亮,他看到了在人群中的林煜,他一拍脑门,怎么把林煜给忘记了?

  前天晚上林煜那一手医术真厉害,他有种感觉,林煜的医术与别人的不一般,只是刚刚替爷爷的病情着急,一时间把他给忘记了,现在看到林煜才想起来。

  “我是刚到。”林煜笑了笑道。

  “快来给我爷爷看看,能不能有好一点的方法?”吴文彬不由分说,拉着林煜就走到了前面。

  “爷爷,这是林煜,八诊堂的伙计,医术很厉害的,让他给你看看吧。”吴文彬说。

  “好,来者不拒,今天我老头子就当是让你们做标本用了,全当培养下一代的中医了。”吴老呵呵一笑,伸出了手腕。

  其实林煜已经看出了吴老的症结所在,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好直接说不用把脉了,他伸出手指,细细的为吴老把起脉来了。

  “小伙子,这手链不错啊。”吴老看到林煜手腕处滑落的那个手链道。

  “吴老见过?”林煜心中微微一动。

  “不,没见过。”吴老摇摇头,他双眼中的精光一闪而逝,显然就是没有说实话。

  看他的神情,林煜便知道吴老肯定知道他手链的来历,只是他不愿意多说罢了,既然不愿意多说,林煜也不好勉强,他换了另外一个手腕,然后又细细的把起脉来了。

  片刻之后,林煜松开了吴老的手道:“吴老的病情,我已经了解了。”

  “小叶,说说你的见解吧。”杨开济对自己未来的孙女婿极其满意,他真的有些羡慕起自己的眼光了。

  “吴老的情况,是属于血淤夹寒症,正如各位所说,因为这几天梅雨导致的,吴老的偏头痛应该是季节性的,以前经常犯吧。”林煜说。

  “不错,年轻的时候一到有些季节就会犯。”吴老点点头道。

  “不过我想吴老遇到过高人,而且吴老的偏头痛以前每到这个季节就会犯,但看吴老的脉像,应该有十年没有犯过了吧。”林煜呵呵笑道。

  “对啊,小伙子不错嘛,我这病算是老病了,十年前遇到位神医,帮我治好了,只是没想到现在又犯了。”吴老微微一愣。

  “那位神医给你订下的规矩是不能喝酒吧,是不是吴老一到江南,看到老朋友,一时间高兴就多喝了两杯,结果病情又犯了,对吗?”林煜说。

  “对啊,就是我嘴馋,十年没有喝酒,一碰到老朋友就忘记了,结果是喝了没多少就犯了。”吴老一拍大腿道。

  “吴老的偏头痛是属于血淤夹寒症,所以是不能喝酒的,以后喝酒的话还是要忌口才行啊。”林煜说。

  “哈哈,这一次痛的我已经怕了,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了。”吴老的笑声还没的止住,他的脑袋又是一阵针扎似的痛,他的眉头一皱,脸色有些发白。

  偏头痛一疼起来,那种感觉真的是要人命的,好在吴老性子硬,这才没有叫出声来,不过他脑门上的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林煜,那你有什么办法没有?能不能再快一点?”吴文彬担心的说。

  “吴总,不能再快了,药性太猛啊,如果再快的话药量就要加重,吴老的身体会承受不住的。”时子林吃惊的说。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