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连老撑腰

  因为电话是免提的,所以在场的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连老的话,虽然连老说话的语气有些不善,但听他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一个长辈在找晚辈。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在这里呢,要不,你让他给你说话?”连锋看了一眼林煜。

  “老爷子,这段时间忙,没时间去看你,老爷子可千万不要见怪。”林煜接过电话先陪罪。

  “你小子还知道有段时间没见我了?我老人家一个人在家里闷成啥样了,你也不来看看,现在滚过来,我给你介绍我的老哥们。”连老在电话里笑骂道。

  “老哥们儿?”林煜愣了愣,一时间没有回过神来。

  “来了就知道了,赶紧过来,另外带点礼物来。”连老说。

  “老爷子,您不是要给我介绍老哥们儿吧,你这是盯上了我的养生酒啊。”林煜不由得苦笑道。

  “哪那么多废话,你的酒说实话味道一般,也只有我这个老家伙喜欢喝了。”连老笑呵呵的说。

  “好吧,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就过去。”林煜苦笑了一声。

  “那边有什么事情?”连老问。

  “没事,我只是和圈子里的人起了点冲突。”林煜瞥了对方一眼道:“而且我不小心,把他脑袋砸破了。”

  “又是哪家的纨绔吧,没事,这些家伙们平时安逸生活过习惯了,该打。不管是谁,你先教训他一顿再说,出了事情有我担着。”连老说。

  “貌似对方的高手挺多的。”林煜瞥了一眼李临风道:“江南李家的那娘娘腔不好对付啊。”

  “你说那个跟娘们儿一样的李临风?”连老说。

  李临风的脸瞬间又变得潮红了,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说他娘,现在又有人直接说他跟娘们一样,如果对方站在他跟前,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跟对方拼命。

  但这一次他不得不克制住,因为他知道这个老人在江南代表的是什么。

  “是吧。”林煜说。

  “你今天招惹到这些大家伙了,说说还有谁。”连老说。

  “还有一个叫破军的家伙。”

  “凌家的凌风?”连老问。

  “不错。”林煜点点头道。

  “果然够胆量。”连老说:“你等等,我打个电话,另外,事情处理完之后马上滚过来。”

  “好的,谢谢老爷子了。”林煜笑了笑。

  挂完电话之后,偌大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沉闷,凌风知道,今天自己这顿打白挨了。

  他不明白,林煜怎么会和连老这么熟,而听连老和他说话的语气,就好像是长辈和晚辈一样。

  这让他想不通,在江南界,这位老人家的地位是无可比拟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他身上的累累战功,就因为他是参加爬过雪山走过草地的人。

  只是这位老人家退下来之后一直在江南养老,而且向来是一个铁面无情的人,一般情况下不理江南圈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更不会和谁走的近包庇谁,这一次是怎么了?

  “退下吧。”李临风对自己身后的那些人挥挥手,他也不是傻子,知道今天的事情恐怕难以善了。

  “很遗憾,今天我不能把你剁成肉酱了。”凌风说。

  “也很遗憾,我今天没把你从窗口丢下去。”林煜说。

  “你的命,我会记着,随时会回来拿,你也要记着,你欠我一条命。”凌风说。

  “你也要记着,你欠我一个道歉,如果你不道歉,你的脑袋也只是暂时寄存在你的脖子上罢了。”林煜说。

  就在这个时候,凌风的电话响了起来,里面传出凌家老爷子不容质疑的声音:“马上回来。”

  “老爷子,我马上回去。”凌风知道自己家那位老人家是什么脾气,他说的话从来不能让人质疑。

  挂完电话之后,凌风对林煜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然后转身离开。

  “临风,回来吧。”李临风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爷爷,我马上回去。”李临风淡淡的说完,挂断了电话之后深深的瞥了林煜一眼,然后同样转身离开。

  这些人一走,室内倒显得有些空旷了起来,林煜重新坐回茶桌前,他淡淡的说:“刚才那杯茶,喝的好不爽,麻烦易仙子重新再来吧。”

  “我今天的三壶茶已经冲完了,再冲的话,恐怕冲不出那种感觉了。”易茗雪淡淡的说:“况且,临仙楼有临仙楼的规矩,我也有我自己的规矩,一天三壶茶,这规矩不能破。”

  “或许你今天愿意为我破一次规矩呢?”林煜淡淡一笑道:“规则是人定的,也是人解除的,我讨这杯茶,喝的不是茶的味道,而是易仙子的一个说法。”

  林煜说的没错,易茗雪今天莫名其妙的叫他来,就是为了让林煜帮她档枪,现在枪档了,林煜与破军结下死仇,又莫名其妙的招惹上了素面娘子李临风,易茗雪如果没有一点说法的话,恐怕有些说不过去。

  “我只是想摆脱破军的纠缠罢了。”易茗雪说。

  “我想知道他为什么纠缠你。”林煜说:“为了爱情?恕我直言,破军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坏了自己的名声。”

  易茗雪沉默了片刻道:“因为,他想把我据为他用。”

  “你不过是一个弱女子。”林煜感觉到有些诧异:“对他来说,除了能冲一手好茶外,并无多大用处。”

  “或许,他想用我拉拢一些人也说不定。”易茗雪说:“我是一个弱女子没错,但我的临江茶楼,并不仅仅只是一个茶楼这么简单。”

  林煜登时醒悟,破军看中的是临江茶楼这个招牌,易茗雪虽然是个弱女子,但架不住她的名声大,每天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如果能将她据为已用,对破军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破军是个有野心的人。他不满足于现在的名望与地位,所以他想让自己变的更强,最好是能压过同为杀破狼的七杀与贪狼。

  易茗雪虽然是一个弱女子,但是她是个名人,从她成名到现在,也不知道与多少大人物展示过她出色的茶艺,关键的时刻,这些人都会发挥出余热。

  如果易茗雪能为他所用,那对他来说将是一个不小的助力,当然,鼎鼎大名的茶仙易茗雪,也不是他说降伏就能降伏的了的。

  所以便有易茗雪今天设下的这个局,她的本意就是让林煜和破军撕,能让她置身事外,之所以能找上林煜,那是因为圈子里盛传,前几天林煜当着破军的面把凌家的凌三少从江南会所的三楼上丢了下去。

  她觉得林煜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敢那样做,就是为了踩破军一头,借着他上位。只是林煜的做法隐约有些超乎她的想像,事情隐约有些不受她的控制。

  “原来是这样。”林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你是个有野心的人,你想借着踩破军一头上位,我今天也是遂了你的心意,今天的事情,相信不久以后将会传遍江南的圈子。”易茗雪说:“这对你,似乎没有什么坏处。”

  “你说的倒也是那么回事,但是这样步子迈的太大了。这一次我已经彻底的把破军得罪死了。”林煜苦笑道。

  “想在江南的圈子里站稳脚,不头破血流怎么做的到?”易茗雪说。

  “不愧是茶仙,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按你的话说,今天这件事情反倒是对我有利了?”林煜说。

  “不敢说有利,但至少也不像你想像中的那么糟,林煜,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你注定不是平凡人。”易茗雪说:“你有野心,更有与你野心相匹配的能力。”

  “如果在古代,你一定是一位很好的女谋士。”林煜说。

  “可惜现代不大流行谋士这个职业。”易茗雪微微一笑。

  “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跟时代无关。拿现在的江南来说,这个圈子里看似平静,但暗地里又有多少人会头破血流?”林煜说。

  “这些与我无关,我之所以不答应破军,那就是不想卷入江湖暗流中。”易茗雪淡淡的说:“倒是你,得需要注意你的六浮绝脉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六浮绝脉?”林煜的眼神渐渐变冷。

  六浮绝脉是一种特殊的脉像,普通的人根本不可能听过,易茗雪只懂茶,不懂医,她是从哪里听来的六浮绝脉?

  “如果我说,你的六浮绝脉,是因为中了一种极寒真气导致的,你会不会相信?”易茗雪说。

  林煜的脸色瞬间变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从记事开始,他便知道,自己的六浮绝脉是死脉,一般情况下,绝对活不过六岁,但师父从小为了治疗,并传授道门太玄心经让他自保。

  他也曾经一度认为,老天对他不公平,为什么别人有父母,别人可以在父母的关怀下快乐成长,而他只有师父,而且还要承受六浮绝脉三关六劫的痛苦?

  “你说的,是真的?”林煜死死的盯住易茗雪说。

  “信不信随你。”易茗雪淡淡的说:“你身怀绝学,有些事情应该明白,你的六浮绝脉是什么样的,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