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游秦淮

  “不用了,上面带些茶点酒水就行了。”林煜说。

  “好的,请在里面稍等吧。”工作人员点点头。

  林煜和苏子叶走到了画舫上,这艘画舫里面的空间极大,要是在以前,这都是人工划的,不过现在已经改成了电动的,画舫的操作很简单,林煜很快就摸索会了。

  不一会儿,有人送上来了茶点酒水,林煜开着画舫,向秦淮深处游去。

  “好美啊。”看着沿途的风光,苏子叶陷入了深深的震憾中。

  “等天完全黑下来,应该会更美,这个地方夜景最迷人。”林煜把画舫靠在河正中心处,停了下来。

  在这种地方,赏月品茶,吟诗做赋,是一些文人骚客最喜欢做的,不过那是古代,到近代,大多数一些有钱人带着小三或者酒吧里泡来的妹子在秦淮河上装逼。

  “喝茶。”林煜为苏子叶倒了一杯茶。

  “谢谢,苏子叶接过茶。”向林煜微微的点点头。

  “客气了,我该谢谢你才对。”林煜笑了笑。

  “谢我什么?”苏子叶反问。

  “谢你为了治我的病,去翻金阳丹方。”林煜认真的说。

  “这没有什么,金阳丹方对我们来说,并不是禁忌。”苏子叶摇摇头道。

  “你还是不懂。”林煜苦笑道:“听我一句忠告吧,以后没事,尽量不要翻那个东西。”

  “我觉得这东西就是鸡助,根本没有别人传的那么神乎其技。”苏子叶摇摇头道:“好多东西,现实生活里根本没有。”

  “不,不是没有,而是太稀少了。”林煜摇摇头,不知道怎么给苏子叶解释。

  “不说这个了,今天晚上景色很美啊。”苏子叶向外看着。

  随着天色越来越晚,秦淮河也越来越热闹了起来,宽阔的河道上响起马达的声音,一辆又一辆的画舫从两人的船边经过。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大呼小叫声传来,只见一艘画舫上,站着三四个小青年,他们竟然直接解下裤子,对着正前方解决起生理问题来了。

  “这些人……太过分了。”苏子叶连忙转过头,有些事情,眼不见为净。

  “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这么多王八蛋?”林煜不由得苦笑,他只希望这艘画舫能快点开过去。

  只是这些些家伙们似乎很不识抬举,他们竟然和林煜所在的画舫并排停了下来。

  两艘画舫距离很近,有个明显喝多了的家伙竟然指着画舫里的苏子叶大声叫道:“看,美女,这里有美女啊。”

  不得不说,苏子叶的确是一位美人胚子,尽管她侧着头,只露出半边脸,但是那种国色天香的感觉还是让这些禽兽们忍不住调戏了起来。

  林煜皱了皱眉头,他举步走到了船舱上对着对方几个衣衫不整的小混混说:“给你们三秒钟,立即从这里消失。”

  几个家伙明显的一愣,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即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你喝多了吧,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一个家伙一边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一边大笑道。

  “你是谁?”林煜反问。

  “我是你大爷,哈哈,来来,看看我能喷到你船上不。”这家伙竟然对着林煜抖了起来。

  林煜转身走回船舱,出来的时候他手里已经多了一个杯子,而那家伙这泡尿可能是憋的太久了,竟然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完。

  林煜突然扬起手,太玄气一吐,猛的把手中的杯子向那家伙砸去。

  砰……

  伴随着一声惨叫,那家伙捂着裤裆弯下了腰,因为林煜这一下子丝毫不客气,到至于那家伙声音都有些走样了,随即哗啦一声,这货歪到了水里,激起一片水花。

  “快,快救人啊,严少。严少落水了。他不会游泳。”

  对方的船上登时一阵慌乱,可怜的是这一群家伙全是旱鸭子,他们在船上急的手忙脚乱的,但是谁也不敢贸然跳下水去。

  好不容易有个家伙扔了条绳子过去,这才把那姓严的小子给从水里面拖出来,对方七手八脚的把他拉上船去。

  “严少,你没事吧?”

  “严少,来换件衣服……”

  那家伙被拖上来以后,一直是进气多,出气少,他趴在船上喘了半天的气,然后哆哆嗦嗦的指着林煜说:“去……把那家伙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情我担着。去。”

  姓严的家伙在这里还是有些说服力的,他这一声令下,这群人马上行动了起来,他们把船开到林煜船只的前面,然后一个个跳了过来,把林煜给围了起来。

  打架这方面,林煜还真的没有怕过谁,况且这些小子们一个个脚步虚浮,林煜让他们一只手都不怕。

  “小子,你知道刚才得罪的人是谁吗?”一个领头的黄毛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把玩着。

  “不知道。”林煜摇摇头。

  “你特妈的还在跟我装糊涂,他是严少,严少你知道吗?”另外一个家伙指着林煜吼道。

  “不知道,没听说过。”林煜继续摇头。

  “难怪,原来是个乡巴佬,不是圈子里的人。”一个家伙上上下下的把林煜打量了个遍,然后说:“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向严少磕头道歉,叫几声大爷,然后让我们兄弟揍你一顿,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否则的话,你在江南别想混下去。”

  “哦,是吗?那你们让我混不下去看看!”林煜笑了。

  “你妈的你找死是吧。”一个家伙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拳向林煜的后脑处砸去。

  林煜脑袋微微一偏,这家伙的拳头便即落空了,林煜顺手抓住他的手腕,然后向前一推一送,把这家伙直接丢到了河里去了。

  “李三……李三,特妈的,这小子太嚣张了,别跟他讲道理,往死里打。”

  这群混混大怒,他们觉得林煜有些不识抬举,一个家伙一声招呼下,然后向林煜扑了过来。

  然后,他们扑上来的结果就是……林煜让他们全部下河去喝水了。

  “他们貌似不会游泳。”苏子叶看着河里的这群混混,虽然感到很解气,但看到他们好像不会游泳还是有点忍不住有点担心。

  “死不了,人的潜力是无限的。”林煜笑了笑,他走上船舱,然后顺着对方的船爬了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姓严的家伙傻眼了,他不明白林煜这看起来并不是很结实的小身板是怎么爆发出来如此强劲的战斗力的。

  “不干什么。”林煜顺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你姓严?”

  “对……我姓严,江南严家,你听说过吗?”那家伙咬牙切齿的说。

  “严代荷是你什么人?”林煜又拍了他一巴掌,因为这家伙的语气让他非常的不爽。

  “她……她是我姑妈,你想干什么?”

  “那你叫什么?”林煜笑了,真是冤家路窄啊。

  “我……我叫严捷。”这家伙开始意识到,林煜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

  “严捷是吧,我跟你姑妈有些不对头,你说我是不是该在你身上撒撒气?”林煜说。

  “你……你不要乱来,我哥是张文远,七杀张文远,你听说过没有?”严捷结结巴巴的说。

  “他是你哥?你们严家,和张文远是什么关系?”林煜好奇的问,他感觉这关系更乱了。

  “他……他管我姑妈叫阿姨,亲的。”

  “好嘛。”林煜笑道:“你哥的来头挺大的,不过不好意思,我不卖他这个面子。”

  “你疯了吧。”严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林煜,鼎鼎大名的七杀,在林煜的跟前竟然不管用,这让严捷有些无语。

  林煜听说过七杀,那代表他也是江南圈子里的人,他不知道鼎鼎大名的杀破狼之首的七杀吗?

  “我没疯,刚才你的举动很粗俗,而且你打扰了我和我朋友的雅兴,所以我现在心情很不好。”林煜说。

  “我警告你,马上把我放了,不然的话我保证你明天会横尸街头。”严捷想想七杀的名头,底气不由得又足了起来。

  “如果我说我连七杀都揍过,你信不信?”林煜笑了笑。

  “傻逼,说梦话吧。”严捷明显的不相信。

  开玩笑,大名鼎鼎的七杀张文远,怎么可能会被这个看起来衣着普通的人揍了?虽然张氏的影响力不如其他的几大世家,但张家却是过的最滋润的,为什么?因为张家在帝都的关系很硬。

  “信不信,我现在让你下去喝水。”林煜笑道。

  “你敢……”严捷怒道:“我保证我哥会把你灌了水泥,沉到海里去。”

  “那试试吧。”林煜抓起船上的绳子,一脚把严捷踹倒,然后捆着这家伙的双腿,提起来把他丢到河里。

  一声惨叫还没有终止,就听到扑通一声响,严捷便被头下脚上的丢进了水中。

  丢进去之后,林煜又把他拉上来,悬在半空中问道:“今天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就是为你刚才的粗鲁道歉,对着我朋友下跪磕头,并多叫几声姑奶奶,做的到不?”

  “你……你休想。”严捷的嘴巴挺硬。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