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多余的

  但她很快发现她的担心是多余的,绷带拆下来以后,她身上曾被烧伤的地方的肌肤柔嫩如初,新生的肌肤甚至比她原来的肌肤还要白一些。请百度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苏子叶默然不语,她吃惊的看着自己原本的伤处,久久说不出话来。

  “再休养一个星期,这些地方就会和你以前的地方一模一样了,一点也看不出来,因为现在新的肌肤刚刚生出来,所以与你身体原来的地方可能有些不一样。”林煜笑道。

  “镜子,我要看镜子。”苏子叶抚摸着自己的脸,这是她最关心的地方。

  女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容颜,苏子叶不敢看自己的脸,因为她怕看到的是那张被烧的面目全非的面孔。

  林煜犹豫了一下,还是把镜子递给了苏子叶。

  怀着忐忑的心情,苏子叶把镜子潜到了自己的跟前,一照之下,她整个人震惊了。

  只见镜中的自己,面孔洁白如初,这张脸上的皮肤很嫩,如同初生婴儿一般,苏子叶知道过不多久,她的脸就会和以前一样了,但是令她震惊的是,自己原本是一头黑发,可现在却洁白如雪。

  叭……镜子掉落在地上,苏子叶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眼泪无声的落了下来。

  “林煜,这……这是怎么回事,子叶她……”苏母吃了一惊,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当天晚上火势太大,子叶,这是中了火毒,加上她这几天因为苏老过世的缘故伤心过度,所以……才会有她现在的情况。”林煜叹了一口气道。

  “那还有没有办法治好了。”苏母紧张的问。

  “这要看她……什么时候才能从悲伤中走出来了。”林煜坐到苏子叶身边道:“子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希望,你能看开点,只要你保持乐观,我再施些中医手段,你的头发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

  “我知道……我知道。”苏子叶拼命的捂住嘴,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在病房里面陪了苏子叶一个上午,林煜才离开了,他的心情有些沉重。苏老的去世,金阳丹方的传承,几乎像是一块石头一样压在他的心头。

  他紧紧的握住自己的拳头,自己,终究还是太弱了。如果能早日突破道门太玄心经第三重,如果能早日领悟太玄心,或许有些悲剧就不会发生。

  “林煜,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许岚岚的声音从林煜身后传来。

  林煜回头一看,只见一身白大褂的许岚岚和许母一起从他身后走过来。

  “我一个朋友烧伤了,现在这里养伤。”林煜道:“阿姨这是怎么了?”

  “没有,我妈最近一段时间很好,她几乎和正常人一样,我想了解下她身体的情况,所以就带她来看看。林煜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妈身上的癌细胞,好了很多了。”许岚岚高兴的说:“这些都是你的功劳,真的该好好感谢感谢你。”

  “我看看阿姨的情况吧。”林煜为许母把了下脉,片刻后他松开手道:“没事,阿姨的身体很好,照我开的方子,还有一些药膳,平时没事的时候做着经常吃一点,很快就好。”

  “谢谢你了林煜,本来以为我这条命都活不了多长时间了。”许母笑道:“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遇到了刚好,一起吃个饭吧。”

  林煜心情实在是低落,本来想拒绝,但是看许岚岚一脸期待的表情,他还是点点头。

  到了一家还算说得过去的餐厅,点了几个菜递给了服务员。

  “林煜,最近几天怎么也不和我联系了。”许岚岚鼓足勇气,问出了这句话。

  自从上一次听到母亲的托付,而且这家伙同意以后,许岚岚看到林煜,总是有种羞涩的感觉。

  “最近几天事情比较多,忙着七堂会诊的事情。”林煜淡淡的笑了笑。

  “七堂会诊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哈哈,林煜,真有你的,这一次你可是为江南的中医界争光了,我都恨不得去学中医了。”许岚岚笑道。

  “行,你要是学中医,我们江南肯定又多了一位医道高手。”林煜道。

  “小林,看你的情绪不太高,有什么事情吗?”许母毕竟还是阅历比较丰富,她一眼就看出来林煜的情绪些不高。

  “没什么事。”林煜笑了笑,他摇摇头道:“一位朋友,出了点事。”

  “什么事情?”许岚岚这才感觉到林煜有些不对,她诧异的问。

  “没什么,你不要问了。”林煜摇摇头。

  “对了,杏林堂的事情,你听说了吗?”许岚岚有些惋惜的说:“苏老是位德高望众的中医,可惜竟然遇到这种事故。”

  “而且人走茶凉啊,他刚走,杏林堂的事情还没有过,在他对面就开了一家合一门,听说是东洋人开的。而且那东洋人信心十足的说要成为江南第一诊堂,压过所有人。”

  “你说什么?”林煜怒了,“真有这种事情?”

  “是的。”许岚岚点点头,她诧异的看着突然暴怒的林煜,有些反应不过来。

  咔嚓,林煜手中的杯子碎裂而开,滚烫的茶水溅的满地都是。

  “啊,林煜,你怎么了,有没有烫着。”许岚岚吓了一跳,连忙找来纸巾为林煜擦干净,他的手被烫的通红,不过问题不大。

  林煜心中怒极,他从来没有这样暴怒过。

  川奈一叶是故意要激怒他,他这是在打整个江南中医界的脸,他的意思就是说,我就把你们这里的老中医杀了,你们奈我何?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外国人在华夏,还是有些特殊的能力的。当天发生了事以后,川奈一叶就被警察局问话,但是因为他做事不留一点尾巴,整个过程根本找不出一点有关于他是凶手的证据来。

  再加上他是东洋人,身份敏感,他来华夏本来就是东洋文化部和卫生部打着文化交流的旗号来的,所以没有十足的证据把他直接证死,那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合一门,就开在八诊堂的对面吗?”林煜笑了。

  “是,正对面,而且装修的很仓促。”许岚岚说:“不过那东洋人在我们华夏显摆中医,他们是想被打脸吧。”

  “他是想死的更快一点。”林煜冷笑了一声,他打算一会儿过去看看,那东洋人到底想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他微微笑道:“伯母,岚岚,好巧啊。”

  七杀,张文远。

  林煜现在心情不好,相当的不好,张文远出现绝对不是巧合,这孙子是故意来给自己添堵的。

  “一点也不巧。”

  许母对张文远的成见大的很,她皱了皱眉头道:“岚岚,我们换个地方去吃吧。”

  “伯母,你为什么老是对我有这么大的成见呢?”张文远走了过来,他坐到了一个空位子上道:“我和岚岚,毕竟还是有婚约的。”

  “张少。”许母突然笑了,她转身对林煜和许岚岚说:“我对他有些话说。”

  “妈,你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呢?”许岚岚有些不解。

  “不,有些事情我回头再告诉你。”许母摇摇头道。

  “走吧,岚姐。”林煜拉着许岚岚离开,在转身的瞬间,他警告的看了张文远一眼。

  张文远看到了林煜的眼神,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的一笑,对林煜做出一个不雅的手势来。

  “张少,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说吧。”许母索性明着来了。

  “呵呵,阿姨,你知道的,我喜欢岚岚,我们两个之间有婚约。不管她是不是灰姑娘,但是她在我心里,一直是公主。”

  “我知道,你怕她在张家受了委屈,所以我把我在张家所有的股份,全部转到她的名下,只要您点头,她随时都能成为张家的主人。”

  “我的诚意很足,因为除了她,我再也遇不到一个令我怦然心动的女人了。”张文远说着缓缓的站起来,单膝跪下道:“我希望,伯母能够成全。”

  “呵呵,张少起来吧,我受不起。”许母笑了,她站起来淡淡的说:“而且,张少的为人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很清楚。”

  许母靠近了张文远的耳边道:“鼎鼎大名的七杀张文远,竟然会有自己追求的爱情?我不相信。明明骨子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为什么现在要做出一幅可怜像在这里摇尾乞怜呢?”

  “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清楚,不过有些事情我要警告你。”许母一字一板的说:“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别打岚岚的主意。”

  张文远一幅诚恳的神色变了,他的脸色有些阴冷,缓缓的站起来,露出一抹冷笑道:“阿姨,你这么说,就有些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呵呵,你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吗?”许母笑了,她冷冷的说:“岚岚她父亲的死,责任在谁,是谁在背后捣鬼,我一清二楚。七杀,你敢说当年的事情,你没有参与其中吗?”

  “一群狼。”许母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