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夺权

  “以前有我在场镇着他,可是我同有想到,一场大病,竟然让他下定了决心来夺权了。”

  杨老闭上双眼,他的神色露出一丝凄凉,“我以前以为,他虽然不甘心,但我是他父亲,他不会对我下手,可是我还是低估了他的恨意啊。”

  “爷爷,接下来,怎么办?”杨刚道:“你病的这些日子,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些东西,已经不在我们掌控之内了。”

  “呵呵,还能怎么样?大义灭亲。”杨老的神色显得有些杀气腾腾,他冷冷的说:“他以为,我当初亏待了他母亲,所以他一直对我有意见,现在终于按捺不住了吗?呵呵,我杨守诚还没有老糊涂呢,杨家,不能就这么灭了。”

  “杨老,这是你们的内事,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离开了。”林煜感觉,这场合,他有些不适合在场。

  “这位是?”杨守诚有些疑惑的看了林煜一眼。

  “这位是林医生,一位神医,多亏了他,爷爷才能这么快的醒过来。”杨刚介绍道。

  “原来是这样,多谢小兄弟出手相救,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杨家一定在所不辞。”杨守诚对林煜一拱手道。

  “杨老客气了,我和贪狼,是有些合作的。”林煜微微一笑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那行,改天,我们在一起详谈。”杨刚点点头。

  “林煜,我送你吧。”刚刚走进门的杨雨婷道。

  “谢谢,你不送我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出去的路在哪里。”林煜笑了笑道。

  他说的倒是实话,因为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让林煜在黑灯瞎火里摸出去,恐怕他真的摸不出去。

  “不,该谢谢的应该是我。”杨雨婷摇摇头道:“谢谢你为我爷爷治病,如果是换了别人,我爷爷的这种情况,恐怕别人都不见得会来淌这趟混水。”

  “我说过,我的的医德不允许我见死不救。如果我师父知道我因为怕淌这趟混水而不给一个口碑良好的老人治病的话,恐怕我会被他打死的。”林煜笑道。

  “你师父是谁?”杨雨婷有些诧异的问道。

  “他是一名道士。”林煜道。

  “我觉得,他一定是一位得道高人。”杨雨婷道:“不然的话他也教不出来你这种徒弟来。”

  “呵呵,我有些好奇。”林煜笑了笑。

  “好奇什么?”杨雨婷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圈子里的人,会叫你妖妃?”林煜问道。

  “这个……”杨雨婷干笑了两声道:“因为我有些时候,做出来的事情让他们感觉到不可思议。”

  “我看你做出来的事情,是让他们感觉到害怕吧。”林煜微微一笑道。

  “对,是让他们害怕。”杨雨婷道:“有些时候我自己都认为我自己不正常。”

  “你和普通的女孩子一样,我看不出来你哪里不正常。”林煜摇摇头。

  “那是因为,你没有招惹到我,而我也把你视为自己的恩人,否则的话,我保证,你会看到一个别样的我。”杨雨婷微微一笑道。

  “好吧,你是属于双重性格的。”林煜摇摇头。

  “我爷爷的病,以后会不会在犯?”杨雨婷问道。

  “不会。”林煜摇摇头道:“他的老年痴呆,只能说是有些健忘,这根本不算回事,如果没有人施阴招的话,他会和以前一样的。”

  “恩,谢谢你。”杨雨婷点点头。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林煜准时的醒来,在小院里面和杨老练习了一套养生功。

  林煜每天早上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雨,都要雷打不动的练习一回合这种养生功,这种养生功的口诀和动作是一尘真人根本道典里面自创出来的,养气活血,长期坚持的话对人体是有极大好处的。

  “不错,不错,我感觉最近精神越来越好了,是不是因为练习这个养生功的缘故?”做了个回手式,杨老不住的点头道。

  “那是当然杨老。”林煜笑道:“这功夫可是我师父独创的,长期坚持的话是对身体有极大好处的,您老经常练着点,保证你长命百岁。”

  “你师父真是位奇人啊,我真想见见他,可惜他始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杨开济有些遗憾的说。

  “呵呵,我师父比较相信缘份,如果缘分到了,他自然会和杨老见面的。”林煜笑道。

  “吃饭了。”杨欣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的手里端着一盘煎蛋,她冲着外面喊了一声。

  两碟咸菜,一盘金黄的煎蛋,稀饭与面包,早餐很简单,但是像一家人一样围在一起,却又很有感觉。

  洗了把脸,林煜坐到了餐桌前,杨欣妍为他盛了一碗稀饭。

  “谢谢。”林煜笑了笑,眼前的这个场面,他感觉到很温馨。

  “多吃个煎蛋。”杨欣妍给林煜夹了两个煎蛋,然后才端起起了早餐。

  杨老看看两人,他暗暗的点点头。在他的心中,林煜早已经是他内定的孙女婿,谁也抢不走的,之前两个人闹了些别扭,看来现在已经和好如初了。

  呵呵,这才对嘛,年轻人就是应该吵吵闹闹的才像是过日子的样子。常言道小夫妻就是床头打架床尾和,要是两个人真的平平静静的生活,反而有些不正常了。

  一顿早餐很快吃完了,杨欣妍站起来收拾碗筷。

  “不用你收拾了,我吃的慢,我吃完之后我收拾就行了,林煜今天不是也有课吗?你们两个一起去学校吧。”杨老叫住了正要收拾碗筷的杨欣妍,他觉得他给年轻人多留一点空间才对。

  “那好吧。”杨欣妍点点头,转身走出了门外。

  “杨老,那我也去学校了,不过……今天下午我还有些事情,可能不能回来坐诊了。”林煜道。

  “这个没事,你去吧。”杨老挥挥手。

  林煜驾驶着汽车,行驶在上班的路上。

  自从拿到驾照以后,林煜这还是第一次开车。

  想起来上一次让他开车时的情形,杨欣妍下意识的系好了安全带,回想起上一次的事情,她还心有余悸。

  林煜简直就是疯子,他那是第一次开车好不好,你连驾照都没有,都敢把车给飙的飞起来,你这混蛋还要不要命了?

  “别紧张,我开车很稳当的。”林煜笑吟吟的说。

  “信你才有鬼。”杨欣妍皱了皱眉头,她生怕上一次的事情在发生,她警告道:“不准在飙车,否则的话以后不要在碰我的车一下。”

  “好好,我知道。”林煜忙不迭的点头道:“上次也是特殊情况,我觉得那几个小混混太过分了。”

  “是啊,他们是过分,可你又不是警察你犯得着这样吗?在说了,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杨欣妍怒道。

  “考虑过。”林煜一本正经的说:“我只是想带你体验一把飞一般的感觉。”

  “拉倒吧,我想多活几年,认真开车。”杨欣妍命令道。

  林煜无奈的摇摇头,他只得认真的开起车来。

  “你下午有什么事情?”杨欣妍道。

  “去见一个人。”林煜想了想,他觉得没有必要瞒着杨欣妍:“一个亲人,最亲近的亲人。”

  “你有家人的消息了?”杨欣妍吃了一惊。

  “有了,但是现在我还不能和他们相认。”林煜道:“因为我现在太穷了,与他们的差别太大。”

  “他们是你的亲人啊,这跟穷不穷有什么关系?狗还不嫌家贫呢。”杨欣妍不解的问道。

  听她说狗不嫌家贫这句话,林煜感觉到心里有些不是味,敢情他成狗了?

  “事情太复杂,我现在不能和她们相认。”林煜苦笑了一声道:“今天下午,我见她也只是远远的看一眼。”

  “我还是不明白。”我以为,我的父母够奇葩的了,可是我没有想到你的比我更奇葩。

  “不是他们不要我,而是当初的事情太多了,他们也很无奈。”林煜沉默了片刻道。

  “你说现在还不是时机,那什么时候是时机?你在等什么?”杨欣妍有些不解的问。

  “成长。”林煜答道:“我成长到一个高度以后,就会去找他们。”

  “我还是不了解,你能正正经经的把事情说一遍吗?”杨欣妍道。

  “以后,你会明白的。”林煜沉默了。

  在杨欣妍的眼里,林煜一直是一个荣辱不惊的人,不管遇到多么严重的事情,他始终都是一幅笑吟吟的样子,像他这样神色有些黯淡还有些迷茫的表情,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林煜也不例外,杨欣妍沉默了,她觉得,现在林煜心里一定也不好受。

  就在这个时候,车子行驶到长江大桥上面,长江大桥是整个江南域中最长的桥,这坐大桥足足有一千多米长,桥下是滚滚江南,每年都有无数吨的江水从这里经过,注入大海。

  突然,林煜听到车底盘有一阵细微的响声,就像是汽车压到枯枝时的响声一般。

提交错误】【 永利国际下载app手机版
推荐阅读:医圣传承终极高手最强兵王杀神叶欢都市超级医圣葛东旭最强神医混都市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都市武圣末世也疯狂神级强者在都市